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8/10/16 (Tu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9/09/07 (Mon)
宁静的湖面被一颗飞来的石子击碎,漾起圈圈涟漪,小慶坐在堤边,目无表情,不时拾起石子向湖內掷去。


  「哎,小慶。我们在这发了一下午的呆,你预备坐到什么时候?」龍一无奈一耸肩,从背包里取出两罐啤酒,扔给小慶一罐。

  「龍一,你不也有个姐姐吗?他就不反对你离开家,到别的地方演出?」

  「我姐姐?」龍一伸了个懒腰,仰面躺下,「我姐姐都结婚了,哪有空管我?」

  小慶看着湖面,轻轻叹气:「可涼平却有空管我,且是极度有空。」

  「不是我说你,小慶。」龍一以手肘撑地支起半张脸,「涼平哥和你虽非亲兄弟,但他对你真的不错。我们连演几场时,他在后台一待就几小时,也只有他受得了。」

  小慶不语。

  沉默,因为无言以对。

  「我懂了。」龍一突然喊道,吓了小慶一跳,「你是担心他将来和你平分家产?」

  白了对方一眼,小慶道:「谁在乎那种事。」

  不为家产那又为什么?小慶自己也理不出头绪。

  「其实你们都这么有型,完全可以组一个兄弟组合。」

  龍一笑了起来,展望道:「那一定红遍日本,无人能敌!」

  「不可能,他不适合这个圈子。」

  小慶及时打断龍一的幻想。

  涼平是一个很文静的人,他甚至不喜欢到人多的地方去。

  如果把自己的热情比作一个充满能量的太阳,那么,涼平则像一轮毫无瑕疵的明月。

  演艺圈的确充满诱惑,但与之共存的,还有內部含带的污浊,这会玷污涼平。

  从没认为表演、歌唱是件批头露面的丑事,但小慶却无法接受把涼平带入这个圈子的建议。

  这是他的一项原则,不容更改。

  黃昏,影子被长长的拖到地上,小慶与龍一并肩走着,他们百无聊赖,前卫的打扮很容易招致路人误解,将他们视为游手好闲的不良少年。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红?」龍一边走边问。

  小慶拍拍龍一的肩,笑道:「以你我的条件来看,一般是我红在你前面,不过龍一也不用担心,到时我一定拉你一把。」

  「去你的红在我前面,死在我前面还差不多。」

  龍一笑骂,拍掉小慶的手。

  前方是北海道最大的室內剧场,以龍一和小慶的身分还不够格到那里演出。

  就因为办不到,所以才越发向往。

  情不自禁地,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向剧场走去。

  会场外,一条横幅出现在视线內,令小慶蓦然停驻了腳步--『第二男主角招募成功!』小慶一急,心道:「在招演员吗?齐藤那家伙明明就在這里担任重要角色,应该会提前得到消息,怎么不及时通知他?俊逸的脸上挂了失望,小慶有些不服气,自言自语道:「一定还有机会。」

  他急着找手机想要打给齐藤英睿,以齐藤英睿在事务所的身分,推荐他出演一个角色,应该不是难事。

  找了许久也不见手机。

  小慶这才意识到,清晨他把手机放在龍一的外套口袋里,而那件外套则被扔在家里。

  来不及多思考,忽见一辆公交车停靠在剧场门口,小慶快步登车。

  他急着赶去找齐藤英睿,正式招募已结束,只有通过齐藤英睿这层关系才可能还有机会。

  「哎,你去哪里?喂,橘慶太!」眼看小慶撇下他突然上了车,龍一来不及反应,等到公交车开动后才追着大喊:「你有病啊,干嘛一下子跑掉?混蛋!」

  焦急的心情使小慶现在才想起还忽略了一个人,他从车窗內伸出头,向龍一挥手:「对不起啊,你先回去等消息吧,我红在你前面,拉你一把的机会来了!」视线內车后的剧场正在不断变小,小慶坐回车厢,暗笑自己胡涂,现在龍一一定在咒骂他了。




   Hotel的电梯內墙面上,映出一张清秀的脸。

  先前在服务台问清了齐藤英睿的房间号,涼平便直接上了楼。

  墨色瞳孔中浮上坚定,他此行必须当面与齐藤英睿说清一些事。

  「叮!」电梯门打开后,迎面走来了一名工作人员,向涼平道:「如果您是观众的话,是不能进入这里的。」

  涼平回应:「我是齐藤君的朋友,有事想找他。」

  对付Fans找出种种见艺人的借口,有经验的助理很容易就能摆平。

  对方看了一眼手中的行程表,说:「抱歉,齐藤君今天并没预约朋友,您请回吧。」

  涼平正要解释,忽听有人走至走廊,惊讶道:「涼平?」在房里背了许久的台词,正准备出门走走的齐藤英睿想不到涼平竟在门外。

  看他脸上负伤,齐藤心头一颤,向助理交代了一句,牵过涼平的手将他带入房间。

  「你的脸怎么回事?摔伤的吗?」进入客房齐藤英睿倒来一杯水,轻轻触上涼平的脸。

  这张漂亮、精致的脸,谁忍心将暴力施加于上?感到气氛的尴尬,涼平立即扭头走到沙发前坐下。

  他瘦得实在不象话,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像要陷进去一样。

  齐藤英睿知道面前这个男孩深藏着一颗剔透、易碎的心,自己乐意在小慶的演艺道路上助他一臂之力,让他不必多绕弯路,直奔主题。

  但对于涼平,想为他做的,不仅仅只有帮助这样简单。

  涼平的气质隐含着一份安静、忧郁、似水一般的高贵,他皱眉忧心时的神色,足以让自己想去永远保护他。

  注意到齐藤英睿看他的眼光夹杂着无数关怀,涼平赶紧直截了当:「我今天来,是想请你答应我一个请求。」

  难得听他提出请求,齐藤英睿坐到涼平对面,问:「什么事,你说吧。」

  「以后请不要再找小慶了,好吗?」涼平抬头,续道:「自从你出现后,你的身分、地位就一直吸引着小慶,他渴望和你一样,成为万人瞩目的偶像,但我了解他,他不行,离开了家,他什么也做不了。」

  寂静,像是保持了一个世纪这么久。

  原来涼平找他,果真是为了小慶,自己真是有些悲哀呢。

  齐藤英睿无奈一笑,「小慶离开家,真正什么也做不了的是你吧?」早晨他让小慶前来面试,那条拒绝的简讯绝不是小慶回复的,齐藤英睿可以肯定。

  只有涼平,只有他会关心小慶会不会离开北海道。

  齐藤英睿握住涼平的手,他的手指纤细、修长。

  握住的一瞬,齐藤英睿忽感如这一生都不放开该有多好。

  「你这样做,与封杀小慶有什么区别?」被握在掌心的手指动了动,涼平想逃,齐藤英睿却不许,紧紧拽住他的手,「以小慶的外型、能力,他完全可以得到伊崎先生的赏识。去了东京又怎样?你害怕离开他,就和他一起去,这不就行了吗?」

  猛一用力,涼平终于将手指从齐藤英睿掌中抽出。

  他微微一笑,却无限苦涩,「你还不明白吗?无论是东京、大阪、京都,只要小慶离开家,他的心就走了,不可能再回来。他确实出色,所以我断定他会有接不完的片约和通告。那时,他还有空记得我吗?说句话也得预约吧,我跟去又有什么用?咫尺天涯!」

  咫尺天涯!这四字的尾音回荡在齐藤英睿心头。

  突然想起自己已有一年不曾回家了,艺人闪亮的事业背后,都是些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齐藤英睿不曾料到,只要谈到小慶的问题,任何相左的意见涼平他都会彻底反驳。

  难道爱到了一种疯狂的境地,会变得刀枪不入、毫无破绽?齐藤英睿不懂,他难以理解。

  回过神的一刹,齐藤英睿即刻站了起来,镜片下的双目充满了难以置信,只因涼平居然在他的面前,将衬衫的扣子一颗颗解开,露出底下纤瘦的身体。

  「你?这是在做什么?」齐藤英睿开口询问,声音竟已颤抖。

  「齐藤君很喜欢我吧?」涼平站了起来,他的身体真的很瘦,腰肢像是一折就断,雪白的颈上隐约可见青色血管。

  「只要你不再鼓励小慶,我愿意做你的恋人,不用公布身分,你来北海道时可以找我……」

  「别说了!」齐藤英睿的语气突然僵硬起来。

  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为了小慶,堕落到这种地步?怎么可以把自己对他的感情,当作交换的筹码?不愧是涼平,拥有如此精确的洞悉力,齐藤英睿自问把感情隐藏得很好,居然还是被发现了。

  他是很想拥抱涼平,想把他留在身边呵护,但不是现在这种状况。

  捡起地上的白色衬衫,齐藤英睿把涼平的身体包裹起来,吻了一下他的脸颊,「我对你的感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令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失望,是一种变相的伤害。

  涼平太了解那种感受,因为他已饱尝小慶带给他的失望。

  「你知道没有亲人的感受吗?」靠在齐藤英睿怀里,涼平自问自答:「在孤儿院里,我经常战栗。小慶恨我,他失去了父亲,害怕又被我夺走母亲,这种切肤的恐惧,我最能体会。但他不知道,我最害怕的却是他的离开。」

  感觉齐藤英睿微微一颤,涼平接着道:「我宁愿小慶与我僵持着,过着他厌恶的生活。不要对我说,只要爱的人快乐就好,我做不到!离开了小慶,我怎么会快乐?有的只可能是痛苦!」身上被人拥抱的力量突然消失,涼平看着眼前面色苍白的齐藤英睿。

  他令他吃惊了。

  那一席话,无论谁听了都会吃惊不已,但涼平不想回避,这每一字、每一句都是他的心声。

  「涼平。」

  齐藤英睿低道:「也许你认为,你对小慶的爱已深入灵魂,但在我看来那无非是束缚他翅膀的羁绊,一种自私的霸占。」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231  230  229  228  227  225  224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7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