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9/09/02 (Wed)
播放着轻音乐,铺上深绿色桌布的餐桌上摆着预先向店里订做的小蛋糕,插瓶的玫瑰花香味溢满四周。几近满座的玛蒂儿,服务生来回穿梭着。

  「前一阵子我见到尤美阿姨。」慶太说道。

  「咦!在哪儿?」橘美子讶异地问。

  「就在我住的地方附近。阿姨说她是回国来参加亲友的葬礼,她没跟妈联络吗?」

  「没有。」

  至今,慶太在自己母亲的面前还称那个以前照顾过他的女人为阿姨。

  当然,跟那位阿姨同居最后的两年,两人所发展的一段恋人关系没必要刻意提起。身为母亲好友的她,想必对当初与他的那段恋情也有心隐瞒吧?

  回想起来,当初他以十四岁青涩之年就要搬出去独自生活,而居中游说的就是那位美丽的大姐姐;更实际一点的讲法是,她也有心想要摆脫不成熟小鬼的迷恋吧。

  「多年不见了,她人看起来如何?」

  「感觉比妈还老一点。」

  「呵呵呵……是这样子的吗?」橘美子发出有点得意的笑声。

  虽然说是好朋友,但是也有与竞争同时存在的友情,橘美子与尤美正是这种关系。当年在伸展台上竞争,在衣着打扮与品味上较劲,亦敌亦友。

  「学校那儿还好吧?」

  「成绩维持中上,还过得去啦。至少我只想念四年。」

  「还有什么需要吗?生活费够不够?」

  「还好,我偶尔会去打工,但基本上是为了兴趣而做的。」

  母子相会不一定非选在一年当中的这一天,只是,问候关心的话大多围绕着那几句。

  「你太独立了。」橘美子感慨道:「跟同年龄的孩子比起来,你显然早熟很多。有个不劳大人操心的孩子固然不错,可是有时候我会觉得,是不是我造成你这样子,或者其实你并没有那么需要我。」

  「没那回事。」现实就是如此,在孤独的环境中不坚强是不行的。

  慶太知道,她也很想好好扮演能够照顾他的母亲的角色,但他已习惯自主的日子了。对现在的他们而言,维持现狀就是最恰当的关系了吧?

  「今天行程较赶,我得准备离开了。」橘美子拿出信用卡交给服务生结帐。「对了,刚刚来的时候,我的另外一个儿子为了拿我忘掉的东西在我后面追了过来呢。」

  「另外一个儿子?」

  「嗯,我本想叫他一起进来让你们见见面的。」

  「你说的是……你的继子刚刚有来这里?」

  「是呀,那是个长相秀美的孩子。不过你们就读同一所大学,也许有碰过面也说不定。」

  「他叫什么名字?」

  已经百分之百确定的答案,慶太仍然明知故问。

  「千葉涼平。」

  「哦,或许会有见面的机会吧。」

  「我真的得走了。」橘美子起身。

  「妈。」

  「嗯?」

  「你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满意吗?觉得幸福吗?」

  橘美子一脸你怎么会有此一问的表情,「很好呀。我有爱我的丈夫,还有三个健康可爱的孩子,生活很富裕又很充实。如果再说什么不幸之类的话,那可是会遭天谴的。」

  慶太露出诚挚的笑容。「那就好。」

  那就好……

  * * *

  就在美子离开后不久,有人来到了慶太依然坐着的桌子前面。

  慶太抬起头来,眼前的人是涼平。

  在看到继母和慶太在一起时,涼平改变了主意走进店里,选个角落不显眼的位子,点一客松饼等着。纵使有着满腹的疑问,也得等到继母离开后再有所行动。

  「嗨。」慶太率先招呼。

  似乎看到涼平突然出现是意料中的事,慶太的表情没多大变化。

  「想必你一定有一箩筐的问题想要发问吧?要不要先坐下来?」

  「没想到我们约会的时间提早了。」慶太头靠上椅背,一派轻松,「看来和你在一起,我丝毫没有外遇的机会可言,总是会被你撞见。」

  「那是我的继母。」涼平直视他,「你早就知道了吧?」

  「嗯,跟涼子在一起时就大约猜到了。」

  「你们到底是……」

  「情人。」

  「正经点!」涼平的手捶了桌面一下。

  「我想看看你会不会出现吃醋的表情嘛!」

  一点都不有趣!涼平蹙着眉头的表情已表达他的想法。

  「你不觉得我和她长得有点相像吗?」

  「你们……」难道是……

  「她是我妈,亲生的母亲。」慶太看着睁大眼睛的涼平。「很惊讶?没人告诉过你们吗?」

  这么说涼子也不知道……

  「不,但有听说过类似的传闻。」涼平回想起以前一些三姑六婆的亲戚说的话。「没想到会是真的。」

  「是啊,所以说有可能的话我们会变成法律上的兄弟也说不定。」

  涼平思考了一会儿。「妈妈嫁到我家,那么,这些年你都一个人生活?」

  「差不多是这样。」慶太看了看涼平一脸同情,开口:「你想要说什么?被拋弃的孩子很可怜是吗?」

  「不是……」

  「你的表情就像是那种意思。」

  涼平再探问:「以前你来我家就是为了看你妈妈?」

  「我只是想知道她住哪儿、在什么样的地方生活,只有这样子而已。毕竟我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不能奢求些什么吧?」慶太看了涼平一眼。「看吧,你又是一脸同情人的表情。」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你没跟母亲一起过来,我们家有足够的环境……」

  「这就要问问你们那边了,有的人钱多可不代表他们有那种胸襟哪!」

  仔细一想是有可能的。的确,就算父亲本人不在意,但龟毛挑剔的爷爷奶奶不可能什么都不说吧?这是有前例可循的,光是姑姑的恋人是歌手的身份这一点就受到阻挠了。

  「也许每个人都有他们的考量吧。」慶太一副了解的神情。「我也早就习惯一个人生活了,虽然有时候感觉冷清了点,不过也算是自在吧!」

  真是这样的吗?只有一个人不是太寂寞了?虽然自己也常常独处,可是因为有涼子、有家人,所以即使不够主动,仅一墙之隔的他们还是会主动地敲门关心,所以他不觉得自己是孤独的。但以慶太的狀况来看却像是不得不一个人……

  「你呀!」慶太叹口气。「没对别人有充分的了解之前不要随便丢出同情,要知道,有的时候同情并不一定会被接受,说不定还会被当作别种意思。」

  涼平一脸不解样。

  「不懂?唉,毕竟是没受过历练的少爷。」慶太站起身来,「走吧。」

  「去哪里?」

  「约会呀。」慶太那张俊逸的脸庞布满迷人的微笑。

  * * *

  机车经过的街道,净是装饰着小灯泡的路树和圣诞红,四周传来圣诞乐曲和涌现一波波出来购物的人潮。

  他们去看了场电影,之后没多作停留,慶太直接把涼平带回住处。

  「呃,慶太……」

  刚进房里没多久,慶太便开始对涼平动手动腳。

  「这个……」涼平不安地拉住正在胸前解开钮扣的手。

  「怎么?」

  「未免也太快了吧?」

  「说那什么话?想做就做,要是男人的话就干脆点,别这样婆婆妈妈地犹豫不决。」

  就因为是男人啊!涼平在心里面大喊。

  「你不喜欢快是吗?那么我就慢、慢、来好了。」

  慶太故意加强的语气及诡异的笑容让涼平不禁一阵战栗。

  将半抵抗的身躯压上柔软的床,一一解开衣物,慶太开始在涼平纖細的躯体上吸吮着。

  「啊……」涼平不禁轻叫出声。

  「你不要绷得这么紧,放松心情享受,把一切都交给我就是了。」

  慶太吻上涼平那微启的唇,在他熟练的吻技之下,涼平的大脑一片空白。

  交换的唾液、彼此濡湿的汗水、灼热的气息、肉体间亲密的摩擦碰触……急切的接触感觉着彼此。

  「啊……啊……」

  慶太挑逗着涼平的敏感,随着不断攀升的快感及热度,涼平紧抓住揽在自己身上的臂膀。

  曾经,他用尽全身的力量抗拒这双结实的手臂,无奈自己运动量不足,加上拿画笔的瘦弱手腕没什么力道而轻易地屈居下风。

  被男人拥抱……他连想都没想过。

  「啊!」

  「该我了。」这么宣告着的慶太将涼平有点虛软的身体翻转过去。

  「啊!等……等一下!」

  「嗯?」

  意识到接下来的行为,涼平有些退缩。上次烙在身上的痛楚还记忆犹新,虽然事后有快感伴随着到来。

  「别怕……」慶太亲吻着他的颈子、肩背,「忍着点,你会习惯的。」

  习惯?这种事?

  感觉到身后强势占有的溫热气息,涼平倒抽了一口气。

  感觉自己的血液因对方的体溫而升至沸点,化成眼中氤氲的情欲。

  「啊——」

  「涼……放松……」

  慶太抵住涼平的腰,轻轻试探涼平的反应,寻求更深的共呜。

  「呜……」涼平只能紧抓住床单,任凭痛苦的淚水洒落。

  还是难以承受他的放肆,即使涼平对自己的身体较能掌控。

  「涼……」他难忘他咬牙接受他时的意乱情迷,扳过他的身子,忘情的吮吻着。

  「慶太……」

  「叫我……慶。」

  颈边耳际炽热的气息伴随着呢喃爱语,涼平以恍惚的神情、湿润的眼眸迎向慶太。

  慶太爱死涼平的这种表情。脸部的情韵也好,身体的反应也好,一旦进入狀况,两人的频率波动就搭上了。不知道涼平有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忘了使用防护措施的洁癖心态,跟涼平一起,他只想深刻地感受着、享受着被直接包围的快感。

  「慶……」涼平发出混合的半沙哑音调。

  好热。涼平仰视着上方,即使出声求饶,这男人也不会停止吧?

  混乱的大脑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HOME 231  230  229  228  227  225  224  223  222  221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