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1/19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9/08/31 (Mon)
该怎么办?该告诉他要他别冲动,有话好好说是吗?这种应付的话行得通吗?但是……不懂得应付的涼平慌张得有想哭出来的冲动。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在门外,有钥匙却打不开內锁的龍一按了门铃。

  当他要再按下第三次门铃时,门被打开来。


「咦?」出乎意料地,来应门的人不是涼平,而是个有点面熟的人。

  「打扰了。」慶太向龍一点头致意之后便走了出去,就像正要离开一样。

  目送慶太离去的背影,重新关上门,龍一对站立在客厅一角的涼平询问:「他是?」

  「来找我的。」涼平的声音恢复镇定。

  「这个是?」龍一从地上捡起塑料袋。

  「我妹托他拿来的。你要不要吃?」

  「哦,有大阪燒、炒麵、天婦羅。」龍一把东西往桌上摆。「可惜,我刚才吃饱了。咦,你的脸好红哪。」

  「是、是吗?大概是……我觉得有点热。」

  「小心感冒。」

  龍一拍了一下涼平的肩膀,随即走进自己的房间。

  涼平的视线停留在桌上的小吃,思绪还停在刚刚慶太离去的前一刻。

  他离去之前一句话也没说,从背后环绕过来抱住自己,用尽全身的力量想要把他嵌进去似的,把脸埋在他的颈背;当时,涼平有一瞬间停止了呼吸。

  那就是他表达自己情感的方式吗?像席卷而来的风暴一样。

  不自觉的,涼平的右手握住之前被他紧握住的左手手臂。活了近二十年,平静的心情还没被如此彻底的搅乱过。

  想要你……不想让你逃掉……

  比感冒还麻烦。涼平困惑地咬住嘴唇。现在这种感觉是在意还是……

  心,乱了。

  * * *

  慶太从小就羡慕有爸爸、妈妈,完整家庭的人。

  小孩子在不懂世事之前,只是一味地比较别人有而自己没有的,然后提出一大堆的疑问。

  慢慢的,他知道了,就像没有完美的人存在一样,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绝对完整的事物存在,所以他只要拥有疼爱他的母亲以及外婆就够了。

  可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外婆在他七岁那年去世了,而一直以为能够永远住在一起的母亲也选择了别人,离开了自己。

  在母亲好友的照顾之下,一方面补足了亲情,一方面又因为滋生了情愫及需求,长辈变成了恋人;然而,终究是不被当成恋情的对象吧?她也走了。

  现在回想起来,有些东西是不是当时多坚持一点、多任性一些就能够保留得住呢?

  我爱你……

  至今只对两个人说过,而那两个人都离开了自己。能够说服自己放宽心胸去接受现实的,就是只要她们过得好就好了吧?

  可是,真的是那样子吗?

  不管怎么说,现在,他的心已逐渐被另一个人填满了。

  * * *

  「唷,你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有什么心事吗?要不要说来听听?」

  这是跟涼子的约会。地点在某电影城楼下的露天广场。

  「找个人倾诉也许不会得到什么帮助,但让心情宣泄一下总比闷在心里好过点吧?」

  慶太看着眼前这个美丽坦然的女孩。越来越严重了,自从上次到涼平那里之后,每一次见到她,就想要把这张相似的脸庞当作是他;就算现在心另有所属,对涼子的喜欢仍然不变,只是……

  该把那种落差说出来吗?

  「涼子,其实,我——」

  深秋的微风,吹过行道树的树梢。 

     「嗯?」涼子略渾的黑眸佈滿無法計數的疑慮与困惑望著慶太
  
  「我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其實我喜歡涼平,當初會想主動提出交往是因為覺得...」

  「你喜歡涼平?」
  
  「應該說是愛吧。 」

  慶太苦笑。 那晚被涼平拒絕那一瞬間,清楚感覺到一絲糾結的心痛,離開前的擁抱是想把心裡的不安與煩躁傳達給對方,錯綜複雜的情緒慢慢化成纏絲繚繞於心頭,隨著時間慢慢化成愛緊緊揪著心頭。

  「難怪,難怪你看我的眼神似乎是想再我身上找另外個人似的」涼子喃喃的說

  「我只是希望涼子可以明白我的心情,我很喜歡妳,可是我更愛涼平。」

  「既然是愛的話就把涼平緊緊栓在你身邊,涼平這個人如果不窮追猛打的話他可是會一直把自己關在只有他的世界裡的喔。」

          涼子唌在唇邊的悠然微笑打開了慶太心頭上的死結,之前慶太在腦海裡想過涼子的圓潤杏眼或許會透露出鄙視、厭惡、甚至是怨恨,沒想到現在的涼子的目光卻是流洩出有如月光一般的溫潤。

  當涼子跟慶太交往開始,涼子似乎慢慢找到高中談戀愛的快樂與感覺,滿滿的幸福似乎快溢出心口而滅頂。

        不過漸漸的從慶太瞳孔深處尋覓出濃濃的焦躁,似乎想在自己的身上拚命急切的尋找出一個人的身影,再漸漸的每每說出涼平的事情,慶太烏黑的炙熱眼神裡就會刺著難以忽略的光芒。

  最近的慶太常常看著自己出神,涼子有說不出的糾結感,方才從慶太嘴裡聽到『愛』這名詞,而且對象還是自己的哥哥說不驚訝不難過是假的,不過或許也是因為對象是涼平是慶太,涼子終於了解之前慶太眼神的追隨與始終無法從嘴裡給出的愛。

  只想把自己交給愛自己的人,不僅是喜歡而是更多的愛......

  「謝謝。」慶太揚起一弧陽光璀璨的笑容,難掩他溢於言表的欣喜。


* * *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快要到了……

每到以什么纪念为名目的假日,人们就开始计划要怎样度过。

千葉家也不例外,只是各有各的安排。

圣诞节的前一天,涼平与涼子两人回到家。当天晚上很难得的,一家四口聚在一起吃晚餐。先吃完饭的涼子坐到前面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好怀念小时候喔!」涼子抱起近一百公分高的无尾熊玩偶,靠在布偶身上。「只要放假,大家就会互相联络,然后彼此相约互串门子。」

她口中所说的大家,指的是以前常常互相串门子的亲戚们。

「大伯家的媳妇生了,是个男孩喔。」橘美子透露着亲人之间的情报。

「真的?太好了!那么过年回去就有小宝宝可以玩了。」涼子开心地说着。

「你们这两天有什么安排?」仍在餐桌上享受鲑鱼汤的父亲问。「我跟你们妈妈明晚要参加本田议员举办的晚宴,你们如果觉得无聊没事的话要不要一起去?」

「啊,好可惜……我跟几个同学约好了。不过,你们去的地方都是老头子比较多吧?聊的还不是什么财经政策之类的,我们去了也只是吃东西而已。」涼子喃道。

「有时候玩跟工作同时进行是满有趣的一件事。涼平呢?要不要跟我们去?」

「我?」在餐桌低头默默解决晚餐的涼平,听到父亲的话时抬起头来。

「本田议员家有很漂亮的小姐,跟你们差没几岁,听说在念东大,也许你们可以做个交流也说不定。」

「不要去,涼平。」前方的涼子回过头来。「你会被卖掉的。」

「涼子怎么这么说话?」

「这种话一听就知道有问题。」

「只是去认识几个朋友,没什么好乱想的吧?」

「是吗?上次是谁说只是去认识几个朋友的,结果却把人家放在一旁,害我得应付那几个无聊富家子弟的纠缠。」

「别想太多,只要当作是一种人际关系的见识学习不就得了。」

「哼,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实际上你的想法跟爷爷奶奶他们没什么两样。什么要结交就要和有利的对象来往……总之,像涼平这么驯良的小动物丢出去只会被当成食物吃掉罢了。涼平不要去。」

「涼子,你讲话很过分喔,我可不记得有这样教育过你。」

「哎呀,是谁曾经说过一家人就是要好好沟通,没什么好隐瞒的?」

千葉家父女的唇枪舌战是家常便饭。那两人的个性其实很像。

承自上一辈实业家想法的父亲,连婚姻的对象都经过安排。就连涼平、涼子他们的亲生母亲也是如此。

她是个娴淑溫良的女性,没有什么好挑剔的,虽然缺乏炽热的情感当基础,但相处起来还是相敬如宾;然而,当有第二次的选择时,他执意娶了现在这个没家世背景且受人议论的女性。毕竟……还是爱情的力量较大吧。

「涼平想跟我们去吗?」美子一边收拾空盘子边问道。

「我跟人有约了。」

「咦?該不會是慶太吧」涼子回头小聲說。 

涼平报以微笑。

涼平撑在桌前的手抚弄着脖子上的链坠。他已经跟那只银环的主人约定好了。

之前自己也有相似的一枚,但自从那次对换过后就没再换回来了。

交换戒指……简直像是结婚。涼平对这没来由的联想牵动嘴角笑了一下。

* * *

陆陆续续的,人一个个出门了。

首先是涼子,她和同伴相约在车站碰头,所以一早八点半就出发。

一家之长的父亲则在平常的上班时间起床,然后因有事而先橘美子出门。

再来是橘美子……

「没跟爸一起吗?」

正在客厅看整点新闻的涼平抬起头来,看到打扮好准备外出的橘美子下楼。

「他早上有事,我也有。」橘美子边套上风衣外套边说:「所以我们约下午两点多在机场碰头。」

「飞机起飞时间是?」

「两点四十五分。」

「要记得带钥匙喔。」

似乎在赶时间,橘美子匆匆出门了。

涼平转了几台,觉得没什么好看便关掉电视。然后当他顺手将遥控器放回电视机上时,他发现两张飞机票放在那里。


啊!这是已经划好座位的票,日期是今天没错。虽然可以到机场再办理补票,可是临时重新补买恐怕费心又费时吧,何况连续假日时的机场可是很忙的。

对了,打手机,可是他又不清楚号码。

橘美子才刚出门没多久,要叫住她应该还来得及吧?

涼平立即拿起沙发上的外套,边走边穿上,然后再套上运动鞋跑了出去。

跑下斜坡,来到大马路上,涼平刚好看到橘美子站在对面招来計程車,他出声叫唤的同时,她人已坐上车子走了。

「啧。」

也没多想的,涼平也拦了辆車尾随跟上。

一路上交通还算畅通,或许是假日,一般人没那么早起,交通较繁忙的时间通常要接近中午时才开始。车子进入市区,约三十分钟后结束车程。

涼平一边付出车资,一边留意前方的动态。

橘美子比他早一步下车,在他提起腳跟进时,她人已经走进一条巷子里去了;他快步跑过去,等到她进入他的视线范围时,她在一家餐厅门口正要进入。

「妈!」

听到熟悉的声音,橘美子回过头。

「涼平?」看到应该在家的儿子出现在这个地方,着实让她吃了一惊。

「妈,你和爸的机票……」跑过来的涼平,喘着气边从口袋掏出机票。

「啊!我忘记放进皮包里了吗?」橘美子恍然大悟地拉开玫瑰色的皮包,确认了一下之后将机票收进去。「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我不知道,只是来得及一路跟在你后面过来。」

「唉,到时候在机场补票不就好了。」

「不过等到发现时会很赶吧?」

「说得也是,都怪我太迷糊了。谢谢你,涼平。」

橘美子热情地搂了一下儿子。

「对了,要不要一起进来?我在这里约了人,你可以进来点些东西吃,这家店的松饼做得不错喔。」

「不了,我还不饿。既然妈有约,那就快进去吧,我不打扰了。」

「这样……嗯,也好吧。那你……」

「我先走了,晚点我也有约会。祝你跟爸玩得愉快。」

涼平跟美子挥手道别。他抬头看了一下招牌,看起来是家颇有规模的西餐厅。松饼不错是吗?下次吧,看哪天经过时再来光顾。

涼平沿着仍属于这间店的玻璃墙面往回走,无意间往店內一看,霎时,他的腳步停了下来。

慶太在那里!

是的,他就坐在里面。还真是巧啊!不对,他的对面有人,是妈妈!

「耶?」等等,妈说跟人有约,那么约的人就是他?

 

最近有沒有接龍慶涼文有點想試試看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9/08/31(Mon)17:48
夏夜是哪個 @@?
涼子没有和慶太約會?~
van 編集
無題
2009/08/31(Mon)20:07
夏夜改掉了出錯名字很亂OTZ
涼子那段我補上了可能我在打妳剛好在看我急著送出
涼子是好妹妹VVVVVVVVV


龐小閔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231  230  229  228  227  225  224  223  222  221  220 
Admin / Write
Calender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