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9/08/26 (Wed)
真正清醒了过来,是在不知道正确时刻的时间里。


  茫然地张开双眼,等到回复所有意识之后,涼平只觉得身体好沉重。

  推开复在自己身上的体溫,涼平赤裸着身体从床上爬下来。

  「呜!」

  一动起来就明显地感觉到躯体的疼痛以及腰酸……

  强忍住想要呕吐的不适感,涼平从地上捡起衣物然后穿上。

  知道背后床上还有另一个人存在,但他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拿起袋子,拉开大门,而后关上。

  * * *

  外面的天色显示现在是夜晚,看一下手表,不过凌晨四点多一点而已,这种时间连市內公车也还没发车。

  辨认出方向,走过三站以上的公车站牌,终于来到学校附近。

  要是赶着上早课,涼平通常会直接进学校,在授课的教室內占好位置先打个盹;可是以今天这种贫血的晕眩狀态实在是太勉强了,所以他直接走回住处。

  进屋內的第一件事是去冲澡。当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身体时,他楞住了,因为从脖子到胸部以下,有事后遗留下来的痕迹,还有大腿之间的残留溫度。

  涼平痛苦地别开脸合上双眼,把脸埋在手心中,任由水柱淋遍全身。

  混乱的情绪……现在他只想清理自己疲惫的身体,然后好好地睡上一觉。

  * * *

  「喂?涼平,我的翻译机……」

  隔天,涼平接到涼子的电话。

  「我拿到宿舍去给你好了。什么时间?」

  之后,涼平有整整两个礼拜的时间不曾主动打电话给涼子,有别于以前两三天就打一次手机问安的异常。通常涼子不会没事主动打来,只有涼平有那种习惯。

  不过,在最近一次的通话当中——

  「喂?喂喂?」

  来电显示的是涼子的电话号码没错,可是……

  「涼平,是我。」

  一听到恨不得想忘得一干二净的声音,涼平立刻关机,并且把手机重重地摔往墙壁。

  看着撞得外壳分离的机体,一时慌乱的情绪令他胸口因急促呼吸而起伏不定着。

  事件的回忆像海浪般涌现。

  那简直是……简直是——

  强暴!

  * * *

  「是你。」

  仰视着压住自己的男人,涼平紧咬住嘴唇。

  「那又怎样?」

  到这种地步再假装下去似乎毫无意义。

  距今已六年多的事情,涼平早就将它埋进记忆当中。当时只感到惊恐,然后逃跑,之后随着意愿和年龄的增长便淡忘掉了。

  那种可归类为被性骚扰的事,如今却被当事人硬生生地挖了出来。平常的涼平溫文有礼,不过一旦被激怒,反弹也相当大。

  「我从未忘记过,有个说话大声的骄傲小鬼狠狠地咬了我一下。」慶太的嘴角牵起一抹令人不愉快的笑容。

  「谁教你要做那么变态的事。」涼平瞪视着对方。与愤怒的情感相反,表情异常冷静。

  对立的两个人,在不知不觉当中,仿佛回到了争执原点,战火再次延伸。

  「你嘴巴太坏了,居然骂是我小偷。」

  「不是吗?现在已经人赃俱获了。」

  「怎么突然变得伶牙俐齿起来,刚刚溫和有礼又乖巧的涼平到哪里去了?」

  「你到底放不放手?」涼平开始挣扎。

  「不行,你似乎还忘记一件事。」他提醒道:「我们那时打了赌啊,说你要是输了就得听我的。」

  「说什么啊……」

  涼平一脸的难以置信。那种……那种小孩子之间的赌注他居然还当作一回事的记挂到现在?

  「原本我不是那么会计较的人,可是看到嘴硬又傲慢的人就觉得有点不爽。」

  「那你想怎么样?」

  「怎样啊?嗯,一时之间还想不起来耶。」慶太忽然觉得像逮到猎物般心情的愉快。「对了,这样子吧,刚刚我替你服务,现在换你来帮我纾解一下吧。」

  刚刚……了解他的语意之后,涼平露出厌恶的表情。

  「我……我才不做那种事!」

  「不做?哼,你刚才可是一脸很舒服的样子喔。」

  这人怎么跟先前判若两人啊?刚来的时候觉得他还不错,现在则是一副无赖的德行。

  涼平恨恨地瞪视他。难道说,这才是他的本性吗?涼子怎么会跟这种人交往?居然一直拿以前的事情……咦?以前?

  突然流泻出来的记忆,让涼平对六年前某些场景的印象霎时清晰了起来。

  对了,有东西掉了下去,我跑过去找,那个时候……

  「为什么你会在那里?」涼平一脸恍然大悟地看着他。「当时,为什么你人会一直站在我家的门口?」慶太的身体倏地僵硬了。

  是的。当时的涼平早就看到了,有个人站在自家的大门前,他的一只手还握着门的铁栏杆。

  当时还是个孩子的涼平没想到那么多,只是当眼睛看到掉落的东西刚好就滚停在那个人的腳边,于是开口请求协助。

  现在怎么想都觉得他那时不只是单纯路过而已。

  「你说……想要见到某个亲人,那个人……就住在我们家那边?」

  面对涼平的疑问,慶太有种秘密被揭开的感觉。

  「你果然……很令人讨厌。」慶太露出憎恨似的苦笑。

  「橘慶太?」

  涼平不知道自己到底触犯到慶太的什么禁忌,只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印证了之前的预感。


* * *

  如果说,他是女人的话,是不是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向别人哭诉自己遭到侵犯了?

  还是说,应该庆幸自己是个男人呢?

  遭遇这种事,女人总是比较吃亏的不是吗?

  「哈哈哈……哈……哈……」双手环抱自己的身体,涼平悲惨地笑着,淚水顺着脸颊流下来。

  不原谅他……绝对不原谅他!

  不打电话给涼子,并不是对她有什么不满,只是为了避免跟那个男人碰头。

  事件后不久,涼平在校园里仍小心翼翼的,要是看到有相似背影的人,便立即绕道避开。

  对人际关系原本就不怎么热衷的涼平,现在更把自己埋在图书馆及绘图的天地里。

  虽然孤寂,但投身于自我的天地,封闭的生活倒让他获得了短暂的安全感。要说是逃避也好,胆小也好,至少不会在人际关系上受到什么冲击,至少不会有什么意外……

  这是涼平自我疗伤的方式。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9/08/26(Wed)22:50
是因為涼說了他想見他媽媽的事??
所以就做了那種事。。?
這樣涼會怕了他!!><
期待下一集
van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228  227  225  224  223  222  221  220  219  218  217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