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9/08/12 (Wed)
「翻译机?什么样子的?好,我知道了。」涼平挂上了电话。

 橘美子从厨房里走出来。「刚刚谁打来的?」

  「是涼子。说是手边的语文翻译机坏掉了,想从家里拿以前用过的一台旧的。」

  「在她房间里吗?」

  「那很久了,应该在置物间吧?」

  在三楼,涼平跟涼子的房间中间有一个小空间,不知不觉的,就被拿来当作储物室,里面堆满各式各样的旧物品。

  「得去翻翻看了。」涼平喃念着。

  「吃完早饭再去翻找吧!」橘美子建议。

  已经是早上九点多,而桌上仍旧摆着半个小时前就做好的蛋包饭。这是涼平喜欢的料理之一。

  「我要出去上课了。」美子拎起皮包。「中午肚子饿的话,冰箱里还有现成的咖哩鸡肉饭,还有玉米汤,只要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就好了。」

  「好的,我知道了。请放心吧!」

  涼平微笑着送后母出门。

  目前的美子除了是他父亲的老婆以外,也兼学习秘书的工作。为了补强能力上的不足,只好去上些商业补习班的课程。

  关上家门,一回头,顿时感觉到偌大的屋內空荡荡的好冷清。

  怎么会有这样子的感觉?

  平常自己不是个多话的人,也没有想找人聊天的意愿,更鲜少参加什么活动。在大学,涼子住在女生宿舍,而男生宿舍因为建地有限,再加上今年的人数较多,所以采资格限制及抽签,结果涼蘋从二年级起就在外面租房了。

  住宿舍的那段日子里确实因为空间上的距离缩小而跟同学室友比较有往来,现在想想,大多是别人来找他攀谈,就交友这方面来说自己真的是太被动了。他也常常被涼子这么念着:「你呀,就是太封闭了,当心以后没办法融入社会。」

  对了,是因为习惯吧?因为习惯有涼子在身边的日子。

  几乎跟涼平一同出生的涼子,听说从婴儿时期就很好动活泼,现在也是。

  她总是直率地说出想要说的话,坦然地表达出内心的想法,跟许多事情总往心里放的自己不同。在别人的眼中,也许是哥哥照顾妹妹,但是实际上,却是涼平在依赖涼子的活力。

  只要看到仿佛是自己的另一半的双胞胎,拥有自己所缺乏的特质活跃着,便有想要的阳光也照射在自己身上的感觉。而美子也是属于开朗大方型的人,以前有来往的朋友们也是。

  许多热力型的人聚集在身边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然而,现在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圈,涼子也是,反而是冷淡的自己被遗留下来……

  涼平一边自我反省着,一边吃下凉了差不多的蛋包饭。

  * * *

  同一时间里,涼子正依偎在男友的怀抱当中。

  这里是慶太的住处,一间位于住宅区高楼里六楼的公寓。

  昨晚他们和几个人去唱KTV为某位同学庆生,由于分手时已经很晚了,所以慶太带着涼子回来。

  「你的家人呢?」进门时,涼子问道。

  「我一个人住。」慶太回答。

  使用过浴室之后,涼子用吹风机吹着半湿的头发。

  「我睡哪里?」

  「有两间房间,一间是空房,有床及棉被,另一间是我的房间。」

  「那我就使用隔壁的空房好了。」

  「啊……不来我那里吗?」慶太撒娇似的将手从后方环住涼子纤细的腰。「我不会随便动手动腳的。」

  「你敢保证?」

  慶太歪了一下头作思考狀,「好难。」

  「哼,我就知道。」涼子一手罩上慶太的额头将之推开。

  * * *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解决简便的三明治早餐,依偎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音乐。在音乐方面,两人有着极接近的嗜好。

  感受到耳边的低喃,涼子微微抬起头来,慶太的唇贴了上来,深深地吻……

  先前有过恋爱经验的涼子,由他熟练的吻技便能窥知他在这方面的经验丰富。虽然他们都没对对方说过自己的往日情事。

  有感觉了吗?涼子察觉到他的手不规矩地爬上了她的胸部,当他解开胸前的第一颗扣子时,涼子适时地离开他的嘴唇。

  「可以吗?」慶太张开眼睛凝视着她。

  涼子清灵的大眼直视着对方。「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答案从慶太性感的薄唇中流泻出来。不是交往之初就表白过的吗?

  「真的?」她似乎是想再次确定。

  「真的。」慶太轻轻地亲吻着涼子的脸颊。就个性及性的吸引力来说……

  「那么……」涼子低垂着眼帘。「你爱我吗?」

  瞬间,慶太停止了动作。

  短暂的沉默笼罩在两人之间,答案再明显不过了。

  涼子从容地离开他的怀抱。她并不期待得到肯定或否定的答案,只是要更明确地向他表明自己的立场。

  「等到你能对我说出爱这个字、或确定真的想要我的时候,再来碰我吧!」

  「好严格……」慶太叹了口气。

  「会吗?」涼子回眸俏皮一笑。

  「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啊!」

  「啊……那么我很庆幸自己是个女人!如果不是真心相爱的话,就不想有更深一层的关系。」

  是的,从那场恋情的打击过后,涼子就暗暗地对自己允诺,只想把身体给真正珍爱她的人。虽然目前跟慶太的交往算是顺利,可是要到达那样的程度还有段距离。

  若只是一般对异性的喜欢的话,涼子也喜欢着慶太;相对的,如果他是那种肤浅、为了得到对方的身体而说着甜蜜而虛伪谎言的人,那么她早就不甩他了。

  记得那个时候——

  「考不考虑跟我交往?」以男女朋友为前提来往之前,慶太对涼子这样说。

  「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

  「分手了。」

  「那么,说说看,对我的哪些部分产生兴趣了呢?」

  「外表。」慶太毫不犹豫地说:「就目前来说。」

  当时的涼子微微地瞠目了。多么……直截了当的回答呀!

  「我想要了解更多的你。」

  有意思,这个人……往前踏出一步,就算错了也未必会受伤害;可是如果只是心动而停留在原地,就什么也没有。

  恋爱的感觉,她想要再一次感受……

  「话说在前头,我可是很任性的喔!」面对眼前的追求者,涼子带着挑战性的口吻。

  「哦?那么我拭目以待。」

  就这样,两个人的手牵在一起了。

  至于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谁也不敢保证。

  * * *

  打开储物室的门,尘封的味道随着气流迎面扑来。

  涼平开启日光灯,环视周围。旧书桌、摇椅、以前的婴儿床、玩具箱、垫子、捆起来的地毯……本来想打开惟一的窗户让空气流通一下,不过看到有棵人造圣诞树挡在窗子前面,便有点嫌麻烦的放弃了。

  只是要找台翻译机,涼平凭着印象往涼子的旧书箱里头翻。

  很快的,他找到了。然而就在抬起上半身时,头不注意地撞上位于上方、但位置过低的架子;木架上面放的是些纸箱,其中的一箱有一半的底部露在外面,受到摇晃之后掉了下来。

  「哎呀……」

  涼平抚摸头,看着散落在地面上的物品,都是些圣诞节用来装饰圣诞树的饰物。他蹲下来收拾着,把空箱装满放上架子之后,发现还遗漏了一个小盒子在地上,便再弯下腰捡拾起来。当要把它丢上去时,手腕在半空中挥动时静止了。

  里面有东西。这是晃动时手指感触到的。

  通常,这种亮面包装的迷你盒子只是拿来吊在圣诞树上面的装饰品,里面是空的,不可能为了增加重量而装东西。

  而这个……

  对了,是那一次吧。涼平有了印象。

  几年前的圣诞节,有许多亲戚要来家里玩。在那之前,涼子想了个主意,说要把圣诞树上所有的空盒子里装进东西,让大家抽签选择得到的礼物,于是他陪着涼子上街选购;回到家的时候手上提了几大袋血拼的成果,这样子,所有的盒子里都不再是空的了。

  记得,那时有人拿到糖果、巧克力、写着物品的纸条……

  而这里面会是什么呢?

  将小盒子带回房间里的涼平,以重新收到礼物的心情将之拆开来。

  结果,他得到一枚银色的指环。

  * * *

  有些事情会凑在一块儿,纯粹是巧合而已。

  连续几天的阳光,今天似乎不怎么赏脸,中午过后,云层明显的变厚。

  查看一下冰箱,除了几瓶调味料,其它能当正餐的几乎都见底了。应急的话,只要到楼下的便利超商买些快餐即可;但是……不行,依照往常的经验,连基本生活都偷懒的话,就只会堕入随便买来吃,又未必能吃饱、且多花钱的生活模式了。

  觉悟到得充实粮库的慶太,穿起外套,拿只购物袋便往附近的市场走去。

  「咦,慶?」

  走过一处公车亭时听见背后有人这么叫着。慶太回过头。

  「真的是你,好久不见了呢……」

  映入他眼帘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中等时髦的装扮。

  是她!认出眼前的人着实让他感到意外。

  「你看起来还不错。」对方说着。

  啊……八年以来首次的见面。

  * * *

  「有空吗?能耽误你一点时间吗?」她这么说着。「吃过饭了没?让我请你好吗?」

  在女人的提议下,两个人来到了这间网络咖啡厅。

  「小慶真是越来越有男人样了呢!十足的大帅哥。」

  「你倒是老了不少。」

  「哎呀!你好坏喔!记得你以前还比较可爱的说。」她失笑的手捧着脸。虽然已近中年,但这像少女般的举动仍然存在。

  以前非常宝贝长发、舍不得剪短的她,现在头发剪短到肩膀以上,烫了个內卷的发型,脸上化淡妆,和记忆中的她出门时必定上浓妆的这点有所出入。是结婚后的差别吗?

  听母亲橘美子说,她两年前随着丈夫移居加拿大去了。

  「我这次回国是来参加亲戚的葬礼,顺便到这附近来探望友人。没想到在这里可以看到小慶呢,我好开心。」

  「我上这附近的大学。」

  曾经一度想把她遗忘的,而现在……慶太脑海中浮现一个女人,那女人远比现在来得年轻,且是花样年华的貌美,当时年仅九岁的他将比自己大一倍的她称作阿姨。

  「啊,讨厌,叫我大姐姐啦!」当时,手捧着脸的她充满着青春的气息。

  漂亮的大姐姐。

  一起生活后,她成了惟一照顾自己的人,是姐姐、长辈,也像是代替了已经不住在一起的母亲。

  然而,几年之后,他们的关系有了变化。

  橘慶太,十三岁,正值对性好奇的年纪。

  某天,那女人围着一条只到大腿的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看到坐在客厅里的橘慶太也不避讳,嫣然一笑,裸足从容地走进自己的卧室里。

  仿佛受到牵引般,他走了过去,视线来到了房间门口,只因为想多看几眼那双曲线美好白皙的腿。然而……

  「小慶?有什么事情吗?」当看到门口伫立的孩子时她这么问。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慶太脸一红,赶紧别过头去。

  但,就在这一瞬间,女人身上的浴巾滑落下来,这并不是意外。

  「想要吗?」

  她张合着即使不涂上口红依然鲜红艳丽的唇如此说着。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9/08/12(Wed)23:39
慶太那傢伙還真是早熟(汗)
不過好想知道他之前跟涼平
到底是怎麼認識的
IZUMI.T 編集
無題
2009/08/13(Thu)15:43
IZUMI.T
恩?之前不是有寫在聖誕節啊XD
龐小閔 編集
無題
2009/08/18(Tue)19:29
好,我從頭再認真看一次。
IZUMI.T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223  222  221  220  219  218  217  215  214  213  212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