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9/08/10 (Mon)
  选修课在中午以前就结束了,这是一星期中最后的一堂课。

  在美术教室里,涼平正在为花了将近一个星期所画的图稿做最后的修饰。这是期中考后教授所指定的一项作业。此时的涼平心无旁骛,正一笔一笔专注的涂上色彩;当完成最后一笔时,他放下画笔松了口气。

  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画完了吗?」

  背后声音响起。涼平回头一看,是同系的学生伊崎央登。

  鲜少与人交际的涼平,常主动跟他打招呼的央登算是与他较有互动的一位。

  「嗯,终于画完了。」涼平说道,同时注意到他手中的画夹。「你也是来画画的?」

  「不,我是来交图的。你也要交了吧?一起去怎样?」

  * * *

  涼平与央登从办公室大楼走出来。央登提议要请涼平吃东西,但他拒绝了,因为明天是星期六,连着星期日两天放假,他打算回家一趟,所以想提早回到校外的住处整理行李。

  两人走到近校园大门处,涼平看到熟悉的人。

  那是涼子,她正站在花坛边水泥砌起的围栏旁跟人说话;在她身旁的人并不是他经常见到的翔子,而是一个陌生男子。两人狀似亲密地聊着天。

  涼平想问问也许没有要回去的涼子,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要托他拿回去或是拿来的。于是,他从容地走过去。

  涼子先一步看到朝他们走来的涼平,于是向正在谈话的对象说道:「啊,正好,你们可以互相认识一下。」

  面对着涼子的慶太,眉毛扬了一下,循着她的视线转头看去。

  涼平走了过来,他的视线焦点摆在涼子的身上,所以对妹妹身边的男人投射过来的视线没怎么注意。

  「涼子,我今天要回家,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拿回去的呢?」

  「嗯……没有耶,现在还没有想到……」

  「那想到的时候再用手机联络好了。」

  「嗯,好。哥,这位是橘慶太。」

  涼平首度把目光对向从刚才就在打量着他的人,对方足足比他高一个头。当视线对上的那一剎那,他突然有种感觉——他们似乎……不是第一次见面。

  不过,有见过面却没啥印象也是有可能的事。只要是同一个校区的,就算没什么交集,偶尔也会打上照面。

  然而,尽管习惯性地用常理去推断事情,涼平却忽略了自己的那种感觉里还隐含了某种成分,那是一种属于直觉的悸动,一种危险的预感。

  「你好。」

  基于礼貌,涼平点头致意,而慶太则报以给人好感的微笑。

  「嗨。」

  涼子接着说:「我们正在交往。」

  「咦?」涼子的话提高了涼平的注意力。「你们……」

  原来就是他呀!涼平记起了翔子对他讲过的话。

  「还请涼哥哥多多指教 。」慶太在他面前搂着涼子的肩膀。

  「喔,嗯。」涼平有些措手不及,他原本就不太会应付人。

  「怎样?我跟涼平长得很相像吧?」涼子抬起下巴。

  「不太像,哥哥比较漂亮。」

  「你喔……」

  也不知是认真抑或不正经的话,涼子只当作被开了个玩笑似地轻捶慶太的肚子一下。

  客套过后,涼平怀着有点复杂的心情离开了两人。算了,只要涼子觉得开心就好,而且对方看起来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当他这样想时,身旁的央登却这么说了:

  「你妹妹在跟他交往啊?这样子好吗?」

  「什么意思?」

  「那家伙挺有女人缘的,听说女朋友一个换过一个……」

  听完他的话,涼平的脸色不禁凝重起来。
 

* * *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按下门铃,打开门来迎接的是现在被他称为妈妈的后母。

  「妈。」

  「回来啦,涼平。」她仍旧一脸亲切的微笑着。「肚子饿不饿?冰箱里有草莓蛋糕,要吃的话我拿出来……」

  涼平还满喜欢这位不到四十岁的美丽后母。想当初,她嫁过来前,老一辈亲戚们的评价不一,说什么她是演艺界的人,出身不清不楚的,还有什么私生子之类的……因为周围的闲言闲语,加上感觉妈妈的地位被人取代了,所以当时尚年幼的他与妹妹都已先入为主的,在还没有跟她相处之前,就有将她排挤在外的共识。

  因此,尽管新妈妈努力的想融入他们,做好吃的饭菜,每日噓寒问暖,尽心地想要扮演好母亲的角色,但还是没在两个孩子的內心里占有地位。

  不懂得伪装的冷漠,连工作繁忙、不常准时回家吃晚餐的父亲也察觉到了。

  有一天,父亲单独跟他们说关于新妈妈的事情。

  「为了进到这个家,她舍弃了重要的东西呢!」

  「重要的东西?」涼平与涼子同时发出疑问。

  当时父亲并没有明说是什么,只是大略地解释,说由于爷爷奶奶的成见而阻挠父亲再婚,也在父亲的坚持及有条件的说服之下才成功。

  「你们觉得自己过得幸福吗?」父亲这么问着。

  双胞胎面面相觑。所谓幸福的定义是?

  「我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因为你们的爷爷奶奶那一代努力打拼的结果,使得你们的爸爸不必像什么背景都没有的人一样辛苦奔忙,就能有像现在这样的地位。当我看到你们出生的时候,也下定了决心,要好好地闯出一番事业,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的小孩饿肚子。

  虽然你们的妈妈很早就走了,可是她在世的时候很疼爱你们,而现在的新妈妈也是一样的疼爱你们。想想,有多少小孩像你们一样不愁吃又不愁穿的,而且还不孤单。这样子还不算是幸福吗?」

  兄妹俩一想,的确,有些同学在缴交班费学费时总是延迟好几天,而他们俩在吃的营养午餐也不是人人都有的样子……

  比较起来,他们算是幸福的吧?

  「嗯。」小孩子们同意了爸爸幸福的说法。

  「而美子……」话题转回到后母的身上。「她出生在贫穷的家庭,高中没毕业,年纪比你们稍大一点的时候就去打工赚钱,经常孤伶伶的,一个人过得很辛苦。而且没遇到好对象时就有了……」说到这边时,父亲略停顿了一下。「她的愿望很单纯,只想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然后组织家庭,就算不富裕也没关系,她只想平平稳稳的过日子。爸爸因为喜欢她,所以想给她那样的生活。而你们生下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拥有的幸福,也可以分给她一些的,不是吗?」

  「幸福要怎么分?」问道。

  「只要微笑就好了。」

  「微笑?」这次是涼平。

  「对。当她亲切善意地对待、叫唤你们的时候,你们也同样以微笑响应,或试着叫她妈妈,这样她就会有幸福的感觉了。」

  就这么简单?这样就觉得幸福了?

  话是这么说,但相较于涼子的坦率,涼平还是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坦然地面对橘美子,只因为涼平生性较內向怕生吧?

  幸福啊……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222  221  220  219  218  217  215  214  213  212  211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