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1/19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9/08/16 (Sun)
  临时的小聚会在一个小时后结束,由于方向不同,两人最后在咖啡店门口道别。


  「这次分别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相见呢?」她说。

  说是这么说,但其实这只是没有预期真的能够再见到面的离别话而已吧?

  「慶……」女人手腕搭上了慶太的脖子。「给我一个道别的吻吧。就像我们以前那样。」

  他没有拒绝,最后像以前一样目送她离去。

  而现在,这微微残留在心里面的又是什么样的感觉?怀念?惆怅?不,那只是很早就结束的一场初恋,早就……

  慶太叹了口气,转过身,打算朝原先预定要去的市场走去。没想到,才一抬头,眼前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人物。

  对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

  「那个女人是?」

  遇见初恋的女人完全是意想不到的巧合,而,这个也实在是……

  「刚刚和你拥吻的那一位是?」

  慶太本想自然地打声招呼,但在听到对方跟表情一样平板声调的重复问句时,才意识到情况没那么简单。也就是说,他都看见了!

  「啊……那个呀,只是……」

  「只是?」

  慶太突然停下解释,并不是因为他想不到词句,只是觉得好像没有这个必要。不,根本连想都不用想,因为现在站在这里目睹刚才那一幕的人既不是自己的母亲,也不是自己现任的女朋友涼子;就算是涼子好了,他觉得,以涼子的个性来推测,反应也不会像这位那样一脸严肃。

  不知道为什么,慶太看到那张美丽的脸孔加上责备般的表情,就有种奇妙的心情浮现。

  「我跟谁在一起似乎没必要向你报告吧?」明知道说这种话可能造成误会,慶太却停不下来。「是吧?涼哥哥。」

  眼前的人——涼平,他微皱起眉头。

  这个时候,雨,开始下起来……

  * * *

  公寓楼下的大门打了开来,两个已淋湿的少年拖着水渍走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往上爬升,当到达六楼时再度停止。

  慶太用钥匙打开家门。

  「请进。」

  他对着站在门前有点踌躇的涼平说。

  涼平走进来,右边的肩膀上挂着从家里带来的行李袋,另一只手上还多了几个塑料袋,里面是慶太刚从市场匆匆买回来的菜。

  怎么会这样呢?从想要质问慶太,到现在变成帮他提着菜走回来,这样的演变令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在不久之前,两人像是对立般的站着,然后,下雨了。

  那场雨来得又急又大,涼平是不介意被雨淋湿,他较在意的是,为什么妹妹的男友会跟别的女人极其亲密的拥抱、接吻。

  不过,相较于涼平对骤雨的无动于衷,慶太可就没那么冷静了。

  「啊!菜市场三点多就结束了!」

  看了一眼手表,慶太突然握住涼平的双肩。

  「涼哥哥,你想知道刚刚那位妖娇美丽的女人跟我的关系吧?」

  「当……当然。」涼平一时对慶太的反应有些措手不及。

  「那么,来帮我吧!」

  咦?

  什么?

  不由分说的,慶太拉起涼平的手便直拖着他走。

  「啊!喂……你要去哪里?」

  「菜市场,再不去就要结束了。」

  菜……市场?

  就这样,任由眼前这个男人拖着走了一小段路,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置身在四周都是摊贩、人声喝的地方了。

  平常固定在三点多就收摊的市场,因今天突然来的大雨,有些摊贩已经提早收摊,可这个时候人潮还很多。

  「老板,这个怎么卖?」慶太拿起一颗绿色花椰菜。

  「快收摊了,算你便宜一点啦!一颗……」

  涼平在一旁楞楞地看着。对他而言,来这种地方算是大开眼界。因为他几乎没亲自上过菜市场买菜,即使现在外宿,要解决一餐,就随便买个面包充饥;再说,由于自己一直没有经济上的压力,所以根本也没想过要省钱来到这种地方买做菜的材料,顶多像是去顶好那种生鲜超市吧,或是在外面的餐饮店里解决。

  然而,现在却半被迫、半带好奇心的跟着慶太团团转。

  「拿着。」

  匆匆之间,手上的塑料袋多了起来。叶菜类、鱼、玉米、罐头、蛋……最后在一间杂货店里秤了包白米。

  「嗯,这样就够吃半个月了吧。」慶太回头对着涼平露出总算结束了的微笑。

  涼平觉得,好像又重新认识一个人的感觉。

  两人淋着大雨,手提着大小包的回到这里。

  * * *

  窗外,雨势已经稍稍减缓了些。

  仍站在门边的涼平,由于浑身湿淋淋的,基于礼貌,觉得不便在别人家里走动。

  他环视屋內客厅,这是间三十坪左右的住家,装潢完整家具齐全,怎样看都不像是学生为了就学临时租的房子。

  「你的家人呢?」

  「我一个人住。」

  慶太回答完涼平之后才发觉,涼子刚来时也问过同样的问题。不愧是双胞胎。

  但是,转念一想,其实不是这个样子的。对他们这种视有健全家庭为理所当然的人来说,有血缘关系的家人就应该在一起的吧。

  「你要不要去冲个澡?」慶太朝涼平伸出手,将还在他手上、装着菜的袋子拿过来。「全身都湿了,你可以使用这边的浴室。」

  也好,在提袋里也有从家里拿来的衣服可替换。涼平想着。

  在涼平进浴室的空檔,慶太将物品处理了一下,该放冰箱的放冰箱……

  当涼平从浴室里走出来时,闻到食物的香味从后方厨房传来。

  「正好。」慶太来到客厅对涼平说着:「能不能再麻烦一下,五分钟后请涼哥哥帮我把正在煮汤的炉火关掉,我也想进去冲一冲。」他指指浴室。

  「连同瓦斯也关掉?」

  「只要关掉火就行了。」

  「好的。」

  真是乖小孩,对于别人会觉得被指使的事却不怎么抗拒的样子,连回答也是一板一眼的,跟涼子完全不同的性情……慶太看着涼平湿发的侧面心里这样想着。

  「喏。」随后,他从浴室里丢出一条干的毛巾。

  毛巾从涼平的头上复盖下来。

  「擦头发用的。」关上浴室的门之前,慶太向涼平说。

  「啊,谢谢。」

  浴室內响起水声。

  涼平走进厨房,一面对照手上的手表。五分钟……

  他就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环视屋內井然有序的摆设,涼平不禁好奇地想。

  一个人啊……现在自己也算是一个人住,是外租,地点就在学校对面。那也是和这里差不多大小的两房公寓,不过房间是个别分租,自己用一间,隔壁的是另外一个同学。

  关掉了炉火,涼平走到客厅闲晃。看到电视机旁边的地面上有几卷录像带,他蹲下来看看。

  變形金剛……嗯,在电影院看过了,这部片的特效还不错;哈利波特、鬼來電……看来他的喜好还满广的;夜半吟声……咦?唔,这、这是……

  涼平看着手上的十八禁A片不禁微红了脸。是曾在网络上看到别人转寄过来的色情图片,但觉得那画面太猥琐了点,所以通常只是胆小的瞄个一两张就删掉;不过,要说没半点想看的欲念也是假的。

  嗯,是因为没有和异性交往吧?连同性的朋友也寥寥无几。

  喀!

  浴室的门响起门锁打开的声音,涼平连忙放下DVD站了起来。

  慶太光着上半身,腰间围着浴巾走出来。「想看吗?」

  「啊?」

  「我是说DVD。如果想看的话自己动手,播放机就在旁边,不用客气。」语毕,慶太转身走进房里穿衣服。

  「请问……」

  [什么?」

  「你这里有脫水机吗?我想把湿的衣服弄干点比较好带回去晾。」

  「脫水机在厨房后面。」慶太从房里走出来。「我这边还有烘衣机,不急的话待到晚上再走好吗?」「我把衣服弄好就离开。」

  「那至少让我请你一顿晚餐吧!就当作今天硬拖你到菜市场陪我混战的谢礼好了。」

  「不劳麻烦了,谢谢。」

  「难道涼哥哥不想知道那女人的事吗?」

  本来还在客气的婉拒,一想起会一直跟到这里来的理由,涼平的表情立即敛了起来,嘴角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先前的面无表情。但是眼神是骗不了人的,在不了解的人的面前,或许会把那神情叫作严肃或是认真吧。

  还真是坦白呢!慶太想着。跟涼子的坦率直言不同,就算是不说话也能让人感到情绪转变的涼平。

  涼平无语地直视着慶太,等待他的回答。即使很少和别人正面接触,但在直觉上,涼平有着相当的自信,只要察觉这人想要敷衍或狡辩,那么涼子……必须防止以前那件事情重演。

  只见承受着涼平质询视线的慶太微微一笑,然后转过头进到厨房里端出之前的那锅汤。

  「一起喝吧!」

  「我来这里不是要让你招待的,请快点把话说清楚。」「说来话长,而且我有点饿了。你就放轻松点,坐下来嘛!」

  涼平暗自叹了口气,有点无奈地坐下。他是存心想耗吗?真搞不懂,问心无愧的话就直截了当地解释清楚,如果只是想要应付应付,也嫌大费周章了点。

  「涼哥哥,请用。」

  慶太摆个碗在涼平面前,同时掀开热腾腾的鲜香菇鸡肉汤。除了菇类是今天刚买的材料,其它则是在之前就煮了的。

  「不要这样子叫我,感觉很奇怪。」

  「那……好吧。我就直接叫你涼平,可以吗?」

  「嗯」虽然又太过亲密的样子。

  「吃吧。」

  闻到菜香味,涼平的肚子不禁咕噜一声,原来自己也饿了。中午出门前,延续外宿时的恶习,只咬了厚片土司填个肚子就上路。

  原定的计划是要回到租屋公寓整理完行李之后乖乖地溫习课业。学生生活日复一日的单调模式对涼平来说是再自然不过的,因为他可以在喜欢的画图及读书方面找到乐趣。

  「谢谢,很好吃。」涼平放下空碗说道。

  「那个女的是我的初恋对象。」

  「耶?」涼平稍微楞了一下,才了解慶太所指为何。「初恋对象?」

  「是啊。」

  「看起来……有点年纪的样子。」涼平回想起咖啡店前的那一幕。

  「她现在是有夫之妇。我们已经分手好几年了,今天只是突然在街头碰上,你看到我正在和她吻别。对方住在外国,她要回去了,反正以后也不一定能像今天这般偶遇。」

  「哦。」

  「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

  现在觉得似乎是自己大惊小怪了。

  「如果我没有解释的话,涼哥哥是不是会在涼子的面前告上一狀呢?」慶太以调侃的语气说。

  「呃……也不是这样子啦!」

  「还是说,涼平有兴趣的对象是我呢?」
 




為什麼橘慶太會如此的不要臉啊啊啊啊啊!!!!!!
半裸的上半身賣尬!!!!!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9/08/16(Sun)23:25
是要兄妹通吃嗎?!?
涼會不會過夜呢之後~?
期待下一集!
van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224  223  222  221  220  219  218  217  215  214  213 
Admin / Write
Calender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