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9/07/26 (Sun)
時間是晚上過八點,街道上充斥著散步購物的人潮,等候許多紅綠燈耗費了不少時間。途中,橘慶太對司機無聊的疑問用各種答案草草應付掉,他只想趕快到達目的地。


最後前面的計程車在一處往上的斜坡路邊停了下來,等橘美子下車後,他才步下車來。

「怎麼?看上那個女的喔?」


「那是我媽啦!」

橘慶太不耐煩地從司機手中接過找零的錢,心裏想著:快滾吧!



這一帶的住家不多,靠近山坡地,零零散散的建著幾棟別墅。

橘美子走進一間位於斜坡、三層樓以紅白顏色粉飾外觀的別墅裏。

果然是有錢人啊!橘慶太撫摸大門上的雕花白鐵欄杆想著。

突然他覺得自己很蠢。到底在幹嘛呀?知道這裏又怎麼樣?就算這麼做,以前所懷念的事物會再回來嗎?說不定被母親知道了還會造成她的困擾呢。

拖油瓶……前幾年才認識的字眼,由別人的談論中聽到的,也是自己在這段關係中的定位。

橘慶太誠緊握住欄杆,低頭手輕輕敲擊著。

成熟點吧!已經多次這樣子說服自己了。帶有壓抑的意味,孤獨的時候、寂寞的時候……

會使橘慶太如此壓抑,部分原因是橘美子那邊的友人與親戚經常耳提面命:要乖、要聽話,媽媽養你很辛苦的……當她要嫁人時,也有人這樣說著:要替媽媽高興,她終於得到應有的幸福了……

那自己呢?在那些人眼中,自己除了是她生的小孩以外又是什麼?

即使外表看起來十分平靜,心裏卻有種想哭的衝動……

走吧!要是被裏面的人看見了,人家也會覺得很奇怪。

覺悟到這裏非久留之地的橘慶太,正想轉身離去的同時……

「啊,不要那麼隨便就倒出來啦!」
 
橘慶太抬起頭來,聲音來自上方。緊接著,有樣東西掉了下來,就落在他的腳邊。

他定定地看著,那是一個金黃色的紙包裝的方形小盒。

「啊……」

橘慶太再度抬起頭來,這次跟一個探出頭的人打了個照面。

對方站在三樓,上邊是透天陽臺的樣子。地面上的東西大概就是從那邊掉下來的吧?

「呃,對不起,麻煩一下好嗎?」

橘慶太瞭解對方的意思,只要撿起來丟上去就可以了是吧?於是他拾起如掌心般大小的小盒。

  * * *

「啊!喂!」

聽到哥哥意外的聲音,正在裝飾聖誕樹的女孩抬起頭。

「怎麼了?涼平。」

「有個人把我們的盒子撿走了啦!」

「是誰?」

「剛剛站在樓下的人,本來要叫他順便把東西丟上來的說……」

「他有聽到你在叫他嗎?」

「有啊,他也看到我了,居然還撿起來就走掉了。」

「啊!那裏面有禮物的呀……」女孩嘟起了小嘴。

「我去要回來。」名叫涼平的男孩轉身跑下樓去。

 橘慶太以平常的速度離開那棟別墅約數十公尺處,直到聽到後方逼近的腳步聲及叫喚聲才停下來。

「喂!你……站住!」

他回過身。在路燈的照射下,這次他看清楚剛剛那在上面的人的面貌,那是個眉清目秀的……少女?

不,是個男孩子吧?雖然有張不輸給女生的可愛臉孔。

聽說千葉家有兩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這位大概是其中之一吧?

也許是微微的妒意在作祟,橘慶太心念一轉,索性撿了東西就走人。只是沒想到還真有人追出來!

「幹嘛?」

「還來。」涼平理直氣壯地瞪視著慶太。

慶太則面無表情地問:「什麼?」

「你從我家樓下撿走的東西呀!」

「什麼東西?」

「還裝傻啊,我明明看見了,小偷!」

皺了皺眉頭。小偷那兩個字讓慶太感到不舒服。

自己的親生母親變成了別人的媽媽。到底……到底誰才是小偷啊?

他打算要跟這個小子好好的耗一耗,這個看起來純潔得像不曾吃過苦的有錢人家的小鬼。

「哼!」慶太舉起空空的兩手。「你說,我從你家樓下撿走啥東西?在哪里?」

「呃……一定……一定是放在你的口袋裏。」涼平知道他在耍賴。

「哦?是嗎?好啊,那你過來搜啊!如果找得到就還給你,找不到的話嘛……」

「怎麼樣?」

「你就要聽我的話。」

「聽你的話?」

「對,也就是說我叫你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像是跪下來向我道歉。怎樣?你敢嗎?」

看他那胸有成竹的樣子,涼平猶豫了;可是,他很快就拋除了疑惑。沒錯,明明就是這個人……

看到涼平朝著自己走過來,慶太被他的勇氣給震懾。這小鬼……

慶太睨視著眼前矮自己半個頭的涼平,而他只跟他對看一下就低下頭來,專心把手探進自己的上衣口袋中摸索。

右邊……沒有,左邊……也沒?

涼平並沒有因此而氣餒,他注意到還有褲子的口袋,於是手往下方移動。

冷不防的,涼平的手被慶太給一把抓住。

「幹嘛?想要亂摸是不是?」

「才……不是呢!你的褲子那裏也有口袋呀!」

「哼,沒有用的。」慶太主動將他的手拉往自己的牛仔褲,貼放在扁平的口袋處。「怎樣?」

涼平有點慌了。現在他懷疑他把那盒子隨意丟掉了,眼光不由得掃向剛才跑來的柏油路。

慶太右手抓住涼平的手,左手扼住他小巧的下顎,將他的臉扳過來面對著自己。「你輸了,所以要聽我的。」

涼平瞪大眼睛看著慶太。老實說,他現在有點怕這個人,同樣是小孩,不光是身高比他高,還有那超出同年齡之人、就算是大人也未必有的氣勢;與其說是流氓樣,倒不如說自己有種被盯上的感覺。

「誰要……聽你的啊!」涼平咽下口水,從喉嚨裏擠出話。

「哼,一點也不可愛。」慶太皺了皺眉頭。

咦?等等,男生需要什麼可愛啊?

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也許是他的秀氣,還有近看時才注意到的纖細五官,那過長的眼睫毛,小巧的鼻子、嘴唇……

涼平開始掙扎,而慶太也自端詳對方的容貌之中回過神來。

「放手啦!」

「那你要跟我說對不起嗎?」

「不要!」他對慶太的狡猾不服氣。

「小鬼……」

為了制服不住晃動的身軀,慶太索性將他壓上道路旁的擋土牆。

慶太並沒有以欺負弱小為樂的嗜好。平常獨來獨往的他,鮮少跟朋友交往,即使有團體活動,他也只是配合群體而已。不過今天的他有些失常。

如果他像一些被稍微威嚇就乖乖聽話的小孩就好了,或許他也不會像現在這般強硬。

涼平在身體被壓制,兩手手腕被抓住的情況下,忍不住地大叫了起來:

「放手啊——」

「閉嘴!」

「啊……」

要是引人注意就不妙了。這樣想的慶太,下一秒鐘採取了連他自己都沒預料到的行為——

「啊!」

涼平呆住了,他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這個傢伙在做什麼?竟然把嘴唇壓在他的嘴巴上!

看來是奏效了。因為吃驚,涼平停止了反抗,連聲音也忘記發出;在極近的距離下,與他那不能理解這種行為的迷惑眼神相望,慶太逐漸閉上眼睛。

已有過性經驗的慶太對於肢體的親密碰觸並不排斥,接吻更不用說了;他也知道現在的物件並不是女人,只是對方的嘴唇真的很柔軟。

「唔……」突來的疼痛,將慶太的神智拉回,同時也放開了對方。

被咬了……慶太的手撫著嘴唇,口腔內有微微的鐵銹味,那是血的味道。

腳獲得自由的涼平,眼眶含著淚水,帶著屈辱的表情瞪了他一眼之後,飛也似地跑開。

慶太望著逐漸消失在暗處的背影,他突然像是做了虧心事一般,以近乎狼狽的步伐快速跑下了斜坡。

目睹剛剛整個事件經過的,只有立在路邊的那盞孤伶伶的路燈……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215  214  213  212  211  210  209  208  207  206  205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