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1/19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7/10/29 (Mon)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與情人激情纏綿過後,橘慶太摟著他靜靜享受激情過後的餘韻時,他突然的話語讓慶太動作頓了頓。



慶太抿嘴一笑,把他的身子摟得更緊,沒有回答。

慶太沉默著的動作讓懷裏的人領悟了他的意思。
  
「我信。」他原本清潤的聲音因為方才的激情,此刻變得有些低沉沙啞。

溫柔地吻了吻他光潔的額,慶太在這時才開口:「怎麼突然間提起這個話題?」

慶太的聲音很好聽,帶著男人特有,卻很少有人能有的磁性,不緊不緩,聽著舒服。

他一直埋在慶太胸前的臉抬起,他比所有人都更要深湛的黑眸藏著任何人都解讀不了的思想,包括與他交往了長達三年的慶太,都讀不出他任何時候的心思——就像現在。

「慶……」他望著慶太,一字一句地說,「你是聲名遠揚的大律師,辦過很多案子,把很多人送入過監獄,也把很多人送入地獄——那些死了的人,要是變成了鬼,一定會來找你算帳的,因為是你,他們才會死,才會下地獄……」

聽完後,慶太很想笑,卻又笑不出來,他看見了他眼中不容忽略的認真,讓他震驚的認真。

「慶,有好幾次,我都夢到你被那些帶著怨恨的鬼撕成碎片——慶,我好怕,好怕——我不要,不要看著那些惡鬼把你帶走——你說過你會永遠留在我身邊的,你說過的——」

他望著慶太的眼睛垂下,有些無助地把身子鑽進他的懷中,在他耳邊響起的聲音帶著驚怕。

心中,因他的言語舉動一窒,慶太無言地把他的身子緊緊抱住。

慶太靜默了片刻之後,用無比認真的口吻回答:「涼,如果你相信鬼,那你也應該相信神。我雖然沒有做過什麼大善事,但我也從不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就算我把很多人送入監獄甚至是地獄,那都是因為他們罪有應得,神,應該嘉獎我的這種為民除害的行為而庇佑於我,讓我不被那些惡鬼毒害。」

慶太自信認真的話讓懷中的人長時間沒有言語,當他再次拍起頭時,慶太看到的,依舊是他深邃讓人讀不出其中奧義的眼睛。

「慶,不管怎麼樣……」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聲音慶太聽來,含著捉摸不定的縹渺。

「你都要為我保重自己。」

「你是我的,除了我,沒有人能左右你的生死。」

他輕柔卻突顯霸道的話令慶太愛憐地吻他。

用最熱情的吻,宣揚心中的熱忱,表達不可磨滅的愛戀。

闡述的時間,還有漫長的一夜。

 

 

 

 

 

 

 

一走出律師事務所的大門,慶太隨即被一大幫的記者包圍。

還未來得及做出反應,讓慶太怎麼也適應不了的閃光燈刺眼的讓他深深地聳起了眉尖。

「橘律師,聽說這次千葉市川島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川島達也被告撞死一女幼童卻把罪名安在屬下齊澤 茂的身上,造成其含冤入獄的案子三年來很多律師都不敢接,請問,你是基於什麼樣的理由,把這一件棘手案件接到手上?」

「你會接下這樣的官司,是不是原告給了你什麼好處?」

「——你冒著風險接下這個案子,是不是已經有了防範的準備?」

「就算你是聲名遠揚的大律師,接下這宗線索不多的案子,也會為此感到吃力吧?」

「——你有幾成的把握打贏這場官司?」

眼前看到是閃光燈下一大堆的話筒,收錄機,耳邊響起的是記者們咄咄逼人且嘈雜的話,心生煩念的慶太不動聲色地給了身邊與成群的記者推擠的助手一個讓他解決現況的眼色。

他的助手收到他的目光之後,很快便來到他的面前,—邊大聲嚷嚷,一邊把群聚的記者推離慶太的面前。

「請大家讓一讓,案件沒有正式審理之前,橘律師不會對此事做出任何評論——大家讓一讓!」

看見助手千方百計,也只不過是讓自己被圍堵的身子有個轉圈的餘地,慶太二話不說,轉身返回律師事務所。

他打算由律師事務所的後門出去。

儘管選擇這條路線,到他停車的地下車場,會比從前門出去要遠一大截,但總比與這麼一大堆窮追不捨的人糾纏浪費時間要好得多了。

「橘律師,你這種逃避行為是不是表示身為法律界數一數二的大人物的你,也感到這宗案子會成為你擔任律師以來,最有威脅到你律師地位的案件?」

就在慶太轉身步入律師事務所的大門時,身後不能跟上來的一大群記者中,一個男聲突兀的響起。

慶太前進的步伐頓了一下,即刻便頭也不回繼續不改速度地前進。

他的自尊讓他有把這句話反駁的意願,他想告訴那些記者,如果他害怕逃避,那他就不會接下這宗案件。

但同樣的,也是他的自尊告訴他自己,何必跟他們一般見識。是對是非,時間會證明,他又何必浪費口水力氣去解釋。

事務所的保安與防備設施攔住了那些記者,讓慶太不受阻礙地一路前行到地下停車場的入口。

就在慶太踏入地下停車場的入口時,慶太放在公事包裏的手機響了起來。

取出手機,看了看來電的人是誰後,慶太自方才就—直板著的臉變得柔和。

微笑著按下接聽鍵,慶太把手機話筒放在唇邊後說的第一句話是:「涼,才分開不到半天時間,就想我了?」

慶太玩世不恭的話令對方長時間的無語。

「慶,外人如果見到這個時候的你,一定會嚇壞的。法律界中一直處事強硬、冷酷無情的橘大律師居然會嬉皮笑臉開玩笑——」

「呵!」他平穩清朗,卻藏著戲譫的話令慶太的笑意更深。

一邊與涼平手機通話,慶太一邊走進地下停車場,欲走到他停車的地方。

「……好了,慶,我打電話給你不是要跟你開玩笑——我看到今天的新聞了。你接了前段日子鬧得沸沸揚揚的那件千葉縣川島股份有限公司總裁製造假察的案子——」

他的話令慶太目光一冷,所說的話,卻仍舊戲譫:「啊,現在的資訊傳播得夠快,我一個小時前才確定的事情,一個小時後就人人皆知了。」

「意思就是,一個小時前你才決定要接下這宗案子?是什麼原因讓你做出這個決定?」

「原因?」慶太挑高眉,望著地下停車場中天花板下照明的日光燈自信一笑,「原因就是這樁案件沒有人敢接。」

「慶……」電話那邊的人歎息,「慶,你應該比我還清楚這宗案子的危險性。還未能定罪的川島達也財粗氣重,他可以用一百種辦法置你於死地,自己卻不會枝牽扯上任何關係——」

「你錯了,涼。」慶太語氣鄭重地打斷他的話,「如果他真的做事不留痕跡,那他今天怎麼會被告?」

「……慶,你是憐牙俐齒的大律師,我說不過你。總之不管怎麼樣,你惹上了他,你會很危險的。」

 慶太溫柔一笑,儘管對方看不見,「涼,你不用擔心。如果我沒有辦法保護自己,我不會接下這樁案件。相信我好嗎?我會好好照顧自己,不要為我擔心了,嗯?」

「……慶……」

聽著他還在擔心的口氣,慶太正要繼續向他保證,出現在他面前的一個人讓他楞了一下。

站在慶太面前的人慶太並不認識,這個人之所以會令一向鎮定的慶太感到震驚,是因為這個人的目光,與他的衣著。

這是一個,穿著一身白得詭異的衣褲,擁有一雙澄清的大眼睛,年約十六七歲的少年。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這雙大眼睛太過引入注目的原因,少年的臉略顯透明。

真正讓慶太難以適從的是少年正在用這雙清澈深沉的眼睛緊緊地盯著他,像要把他看透一般,目不轉睛地盯住他。

不知怎麼,慶太因少年眼中透露出的某種訊息而感到困惑。

少年的出現令慶太感到呼吸困難,不過是一個瘦削的少年,慶太卻覺得他像海嘯一樣向他排山倒海壓制過來,只消用眼神,就可以置自己於死地——


「……慶?慶?」

「什麼?」涼平的喊叫,令慶太恍然回神。

「你剛才怎麼了,一直不出聲。」

「我剛剛……」慶太再放眼前方時,方才的那名白衣少年已經無影無蹤。

「我剛剛東西掉了,我撿起來花了些時間。」剛才遇上的莫名其妙的事情,慶太不想讓多疑的情人擔心,便沒有提及。

「哦。」

「好了,涼。我快到我停車的地方了。我先去倒車。待會兒再跟你聊。」慶太對他這麼說道。

「不用了,我還在上班,看到新聞後擔心你才偷偷溜出來打電話給你的。我不能出來太久,馬上就要回去了。」

「這樣啊,那好吧。回去後,我們再聊。對了,你可要安心工作,不要再為我擔心了,知道了嗎?」

「好,知道了,橘大律師!還有,晚上見。」

「嗯,晚上見。」笑著說完,慶太在對方掛斷後,才收起了手機。


把手機放回公事包時,慶太順便取出了車鑰匙。

車鑰匙取出後,慶太也已經來到了自己的車子前面。

無意中踩到一樣東西,讓慶太一怔。隨後,他猛然抬頭,當他看見自己的車子此時的模樣後,他冷下了一張臉。

他車子的車頭被人擺上了裝死人骨灰的靈罐,而車子的四周被撒滿了冥紙,慶太方才踩中就是鋪在地上的其中一張冥紙。

不僅如此,他車子的車窗上到處被人用紅色的噴漆寫上了「詛咒你」三個字。

鮮豔的紅色字體觸目驚心的突顯在慶太的眼前,配上車頭上的靈罐與車身車下蒼白的冥紙,再加上地下停車場的灰牆、陰涼,的確形成了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氛圍。

但,慶太此時完全被自己的愛車被人如此對待的怒意覆蓋,完全感覺不到,地下停車場裏,本不應該出現的風,把車身下的冥紙慢慢吹動……

恨恨地把擺在車頭前的東西揮手掃掉,慶太悻悻然地看著車窗上,必須要送到洗車場,才能處理乾淨的那些紅色漆字。

慶太垂在身惻,沒有拿住公事包的手,在他靜默著冷冷地望著自己的車子時,死死拽緊、慢慢鬆開——

慶太再次取出手機,打電話到律師事務所的保安辦公室裏。

「找個值勤人員來停車場裏,把我的車送到洗車場去洗。」

交代完畢,慶太收起手機,深深看了—眼車窗上寫滿「詛咒你」三個字的自己的車子後,轉身離開。

慶太踏出的步伐比來時沉重了許多,他直視前方的眼眸除卻憤怒,就是義無反顧的堅定。

他,橘 慶太,不是那種被人隨便嚇嚇就腿軟的人!

別以為搞這種小把戲就會讓他撤回這件案子。對方越是這麼做,越是堅定了他要把這樁案件辦理到底的決心!





※如果不行我會刪!!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7/10/30(Tue)18:25
沒有啊,我很喜歡這種題材XDD
很新穎,不過我擔心接下來你怎么寫誒,
感覺不是很好寫的樣子。
不過加油啦!

我支持你^^
編集
無題
2007/10/31(Wed)00:48
建議晚上看更有fu吧...
對喔!
我突然發現你有篇問郡沒寫喔←變態記憶
哈哈!!
http://wyamin520.blog.shinobi.jp/Entry/75/
有空在寫(笑)
Ya-min. 編集
無題
2007/10/31(Wed)22:01
依照約定的把他看完了
雖然說沒半個認識的人,不果我把它當成推理+BL的小說來看,感覺上不錯,繼續寫喔。
對了你有錯字↓

「憐」牙俐齒的大律師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98  97  96  95  94  93  92  91  90  87  86 
Admin / Write
Calender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