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8/04/24 (Tu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7/11/02 (Fri)
從屬下手裏接過案件記錄本翻閱一陣,站在門口的神崎警官再抬頭看一眼已經燈火通明的紫色房間裏那具沒有頭的女性屍體,然後,他退出了房間。



神崎警官來到另一個房間裏。房裏,有幾個在做筆錄的他的屬下,也有,發現這具無頭女屍的慶太。

看到慶太的時候,神崎警官理了理思緒,以—種複雜的心情朝他走去。

慶太不認識他,但他,包括這座城市裏千千萬萬的人,都認識他。

在很多人暇裏,天之驕子這個詞就是專門為橘慶太而造的。

二十一歲出道身任律師,半年時間,他因為打贏了種種別的律師都不敢接的棘手官司而聞名。

他在人們的眼裏就是—個奇跡。

六年以來,他接在手中的官司從沒有打輸過,就連,看起來不可能翻案的一些案件,都被他一一洗冤。

橘慶太,在法庭上冷靜自若,從不被打敗的毅然。

橘慶太,女性雜誌單身漢排名榜上名列頭名的俊秀。

橘慶太,人們眼中神話般的存在。

現在,他就要與這位高高在上的大律師過招——不,錄口供了。

就算他們都身處法律界,卻從不曾真正會過面。

由於聽多了人們的流傳,電視報紙裏摻雜個人意願的報導,慶太在他心目中不但高高在上,並且冷酷無情,難以接近。

這也就讓他,在預備面對他,一個比他年少許多,未到而立之年的青年時,內心難免產生瑟縮。

來到屬下身邊時,他收到了屬下一個無奈的眼神,一本沒有寫上一個字的記錄本。

他拍拍屬下的肩,讓他出去——他要一個人與面前這位名聲遠播的大律師交談——他這一個在警界幹了二十餘年的員警。

屬下起身離開,把門關上,留下了無人言語的寧靜。

「該問什麼呢?」他一邊翻閱從另一個房間裏拿來的記錄本,一邊自言自語。

可以讓房間裏的另一個人聽見的自言自語。

他的話引起了安安靜靜坐在房間角落,把頭靠在牆上,似乎在沉思些什麼的人的注意。

員警怎麼會連怎麼問口供都不知道呢?更何況,眼前的警官看起來身經百戰。

神崎警官當作沒有看見,繼續「自言自語」。

「這種情況,讓人聯想到祭典。像是在祭拜什麼,又像是在祭祀什麼。紫色是通往,女屍是祭品,她身下的圓形陣是祭台——對了,圓形陣裏還有一個五角形,一個跟這具屍體一樣,沒有了頭的五角形——」

末說完,神崎警官手中正在翻閱的記錄本就被人猝不及防的搶走。

神崎警官維持記錄本被搶走前的姿勢,挑起了眉看著對面的人私自翻閱司法檔的不法舉動,卻無動於衷。

身為律師,慶太不可能不懂得他正在做什麼事,知法犯法,很有可能這件事的詭異性超出自己所想,深覺不可置信吧?

「倒五角形?」翻閱文件的慶太頭也不抬。

「是倒五角形沒錯。」看見慶太跟中的困惑,解釋完後,他接著問。「怎麼,是不是覺得有什麼不對?」

「我總感覺有什麼不對,在見到你們畫在記錄本上的倒五角形後,這種感覺更強烈了。」

「是什麼感覺?」

「說不上來……」突然,慶太抬起頭盯住正聚精會神聽他講話的人。

瞭解慶太眼中的含義,他笑笑。

「問口供並不一定要一板一眼我問你答才行的。掌握人的心理,分析進取,效果會更好。」神崎警官頓了頓,他望著慶太,「這種事情,並不是你們律師才會做。當員警的,多多少少也要掌握一些。」

慶太看著他,沒有言語。

「既然你已經看出了我的想法,那麼我也不拐彎抹角了。橘律師,不管你從事什麼行業,在涉及案件的基礎上,請你如實回答我們提出的問題。」

是他看錯了吧?他斂起笑容的嚴正聲明讓慶太一直面無表情的臉露出一絲笑意。

慶太這種這才是員警的作風的表情讓他有些無奈。「橘先生,難道我們員警在你心裏是這麼死板的人嗎?」

「不,是鐵面無私。」慶太老實回答。

他無語,這豈止是慶太一個人的想法而已,在全世界,人們對員警的看法大概都是這樣吧?

評判世間是非曲直的人,怎可以嬉皮笑臉玩世不恭?

「還有……」慶太話沒有說完,「怠忽職守。」神崎警官的手顫了一下:「我看了今天的新聞--三年前川島公司的一名員工齊藤 茂開車肇事,撞死一個小女孩的事,直到現在都鬧的沸沸騰騰,因為齊藤 茂所開的車是川島公司總裁川島達也的,起先,很多人也認為是川島達也開車撞出人命...... 」

「事情的結果,是你們警方調查出來的。如果這起案子的確是冤案——」

說道這,慶太冷冷一笑,話說得意義深長,「就算川島達也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動搖整個警局!」

「的確,如果這起案子真是場冤案——其中,必定有警方的人收了川島達也的好處在搞鬼。」

這樣的人,真是他們刑警界的恥辱。

但是,橘律師,並不是所有的員警都是這樣的。」

「一粒老鼠屎可以毀了一鍋湯。」慶太冷笑。

「既然如此,橘先生,你為什麼在發現屍體的時候報警?」

「我在想,這粒老鼠屎的本事還沒大到真的可以毀了舉國上下的刑警的這—鍋湯。」

「那你,為什麼不肯合作?」神崎警官把沒有寫上一個字的記錄本舉起,讓慶太一目了然。

「我在等,像你這樣的員警。」慶太深沉的眼睛目不轉睛地望著神崎警官。

「等我這樣的員警?」

「你這樣不會把案件當成任務,而是責任的員警。」

神崎警官不禁咧嘴笑了出來,不想掩飾聽到這句話時內心的愉悅。

這是他當上刑警以來,聽過的,最令他高興的讚賞。

「你不怕你看錯人?」

「之前是百分之九十五肯定,現在,百分之百。」

神崎警官不惑之年的臉上滿是滄桑的刻痕,他一笑起來,會讓人有種澀澀的感動。他的這種笑容就這樣深深印在了慶太黑白分明的眼眸中。

「那麼,橘先生,現在,請你告訴我們,你發現這具無頭女屍的始末,我們將盡全力,把案件查個水落石出。

身為律師,諳曉律法的慶太回答起神崎警官的問題並不是完全被動的,有時,知道員警查案規律的他會主動向神崎警官提供一些線索。

當他告知神崎警官那名一天之間出現在他面前兩次的白衣少年,並且白衣少年出現後發生在他身邊的種種時,神崎警官不再繼續往下問,他皺起眉凝思。

不久,他抬起頭問慶太:「橘先生,依你的猜測,這名少年會是誰?」

「我在停車場裏見到這名少年的時候正是我確定並向外界公佈接下川島達也的案子後,——於是我猜想,這名少年,一定跟川島達也脫不了關係,就是他,把我的車子弄得跟靈堂似的,這分明是對我懷恨在心,才用這種幼稚的辦法洩憤的。」

「至於他為什麼會指引我到這裏來,讓我發現這具無頭女屍,我就想不透到底是為什麼了。」

「他這麼做,根本就沒有什麼是不利於我的——」

陷害他成為殺人兇手嗎?不像,陳屍現場的佈置太過整潔,甚至連一滴血都看不見。任何可以殺人的兇器更是連個影都見不到,遑論是陷害他而佈置下的,帶有他指紋的殺人兇器。

「等等——」神崎警官突然想到了什麼,「橘先生,你有說,你的車子還被人用紅色的噴漆噴上了詛咒的字樣?」

「是……」正要回答的慶太同樣的找到了這兩件事情的共同點。

他驚愕:「這是一個詛咒的儀式?」

「如果是這樣,那麼紫色就代表召喚,畫了一個沒有頭的五角形的圓形陣就是召喚台,女屍是召喚惡鬼的祭品。」神崎警官突而又覺有什麼不對,「那麼,為什麼祭品是無頭的,並且五角形會是一個令人費解的沒有頂角的圖形呢?」

慶太無語,任是聰明如他,也被這件案件的詭異性難住了。

不過,在他的心裏,一直存在著一種很強烈的感覺,仿佛答案近在眼前,但他卻又怎麼也捉摸不到。

苦思過後的結果,仍是無解。「好了,橘先生,謝謝你提供我們這麼多寶貴線索,我們會調查清楚那明白一少年宇真柴 豪的關係,並且找出死者身分!」

死者的身上沒有一件可以表明其身份的證件,看來,他們只能是排除性的先調查一下近來向警局報案的失蹤人口,慢慢搜索一下。有沒有與無頭女屍身形特點相符的人,好證明死者的身份,最後找出真正的殺人兇手。

「你認為,那名白衣少年不是殺人兇手?」可是種種跡象表明,他是殺人兇手的可能性很高啊。

已經站起來的神崎警官笑笑,「橘先生,依你的描述,你覺得,他像一個殺人兇手嗎?」

不像……慶太低頭,沉思。

那名少年瘦弱純白的形象就像烙印,深入了他的心臟。

 他不僅不像一個手段殘忍的殺人兇手,潛意識裏,他更不希望他是殺人兇手,莫名的。「可是……」人,豈可光憑外表去判斷他的醜與惡,「如果那個女人的屍體真是被他弄成這樣的,就太殘忍了……」

令人感到殘忍的現實。

「所以,不到最後。不會清楚一切。」神崎警官露齒一笑,「時間是世間是非曲直的審判官,判定,將在罪犯無處躲藏時落下。」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01  100  99  98  97  96  95  94  93  92  91 
Admin / Write
Calender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