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1/27 (Sun)

會客室裏,慶太坐在長桌的一邊,他的助手敬多坐在他的身邊,櫻井月江則坐在他的對面。

「櫻井女士,過兩天就開庭了。現在,我們演習一下開庭時會出現的問題與發生的情況。」

為避免在庭上出錯,律師一般在開庭前都會與自己的當事人做一次出庭演習。

「好。」表情有些木訥的櫻井月江點點頭。



「待會,我就作為對方律師,向你提出一些問題,你只要把你知道的告訴我就可以了。」

「好。」

「敬多。」慶太面向助手,「你做好記錄。」

「是。」

「那麼,櫻井女士。」慶太著櫻井月江,「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可以了。」櫻井月江點點頭。

慶太望著她,沉思了一會,才開始問:「櫻井女士。你控告川島達也賄賂千葉市警局局長,濫用職權設計讓你丈夫慘死於獄中,你可否有根據說明?」

「根據?」櫻井月江冷笑,「早在我的丈夫入獄前,真柴  豪跟川島達也就已經勾結在一塊了!當時,我經常到警局裏去求他,求他查明事實再定罪。可他非但不理會我,還把我趕走!」

「有一次,我就見到真柴 豪坐上川島達也公司派來的車子——」

「櫻井女士,請你在這裏說明一下,你怎麼知道那輛車子是川島氏公司派來的?」

「我怎麼會不知道!」櫻井月江在這時,就變得不再冷靜,有些激動,「為了證實我的丈夫是無罪的,我把川島達也公司的車子徹徹底底地全找過一遍,我想找出跟我丈夫那天開的車子完全一樣的車子。以證明我的丈夫是被人加害,他是無罪的……」

櫻井月江說到這裏時,眼睛紅了。

沒有停下話題。想了想,慶太依舊把對櫻井月江而言有些殘忍的話題繼續下去。

因為,時間已經不多了。

「所以,你很確定那輛車子是川島公司的車?」

「是的。」聲音已經哽咽的櫻井月江點頭。

「好,現在回到剛才的問題。那麼櫻井女士,你可以確定一下,那天的時間,地點,有什麼人,還有當時的環境情況嗎?」

「記得的,因為當時的場面太讓我震驚,至今難忘——」

靜靜聆聽櫻井的回答,聽完後,慶太又是一陣沉思。

片刻,他說道,「川島達也與真柴 豪早在此之前就已經是朋友。這些,都有證據證明。如果你的所言是真,也有可能是川島達也跟真柴 豪有約,去述述舊而已。」

「就是因為是朋友,他們同流合污的可能性更高啊!」櫻井月江大聲地辯駁。


「你說川島達也賄賂真柴 豪,那麼,也要有個目的。他為什麼要收錢,他要為川島總裁辦什麼事?……」

錢,是誰都不會嫌多的!而他要辦的是,就是要幫川島達也陷害我的丈夫!」

「現在問題關鍵是,你有什麼證據證明川島達也陷害了你丈夫?還有,你剛剛說,錢是誰都不會嫌多的。那麼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以川島達也陷害齊藤 茂成為車禍肇事者這種理由騷擾他,目的,是不是為錢?」

「我沒有!」櫻井月江再也忍不住,站了起來,「你們亂說,我沒有我沒有,你們冤枉我!我沒有啊!」

「櫻井女士,請你冷靜一下!」一旁的敬多見狀,趕緊站起來試圖讓她冷靜下來。

可,一點用也沒有。櫻井月江的情緒已經交得十分敏感、激動。

「橘律師,請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啊!他們這是在污蔑!」

氣氛,已經到了不能再把事情繼續下去的情況。

沒有去安撫櫻井月江。慶太感到疲憊地揉著太陽穴。

不行,這樣下去,根本不行。

對方律師問的問題一定會比他更苛刻、更尖銳。到時,櫻井月江要怎麼應付,他又該怎麼辦?

並且,掌握在他們手上的證據,太少、太少了……

他不想認輸!真的不想!

但現在,伴在他身邊的挫敗感是那麼的強烈。好多事情,完全沒有往他預想的方向發展,讓他難以適從,身心疲憊。

頭一次,慶太對自己的能力產生了懷疑。

懷疑自己是不是真能成為一名真正的律師……

一杯溫熱的咖啡放在慶太面前的桌子上,慶太抬頭一看,是他的助手,敬多。

「橘律師,喝些咖啡調解一下心情吧。」

「謝謝。」慶太順從地拿起咖啡啜了一口,有著澀澀苦味的咖啡入口片刻,化做綿遠的甘甜,令慶太感到一陣舒暢。

「敬多,兩天後開庭所需要的資料你準備好了嗎?」沒過多久,慶太出聲打破難得的寧靜。

「橘律師,這種情況,還要繼續開庭嗎?」坐在一旁的敬多有些擔憂。

「已經沒有辦法了。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畢竟,這次的開庭審理是我們好不容易爭取到的——」

「嗯,我知道了。我會照你的吩咐把事情做好的。」

敬多的聽從讓慶太深深看了他一眼。

「敬多,我記得你的夢想是當一名律師?」

「是的。」敬多開心地點頭,他沒想到慶太會把這種事情記在心上,真讓他既驚又喜,「我的夢想是跟橘律師一樣,做一名出色的大律師!」

「出色的大律師?我是麼?」慶太有些懷疑。

「當然啊,橘律師很厲害的,每一次我看到你在庭上鎮定自若、侃侃而談的樣子,我就覺得,橘律師真的很厲害啊!不愧是我的偶像!」

才二十一歲的敬多不但擁有一張娃娃臉,有時候言行舉止也頗有小孩子的風格,好多時候,都會讓人懷疑他的年紀。

看著這樣的他許久,慶太突然笑著對他說:「敬多,要當大律師,首要條件是要穩重哦。」

「啊?」敬多呆了一下,他不知道慶太突然說這句是什麼意思。

「你這樣,一點都沒有律師的樣子,反倒像個不懂事的孩子。」

說完,慶太起身離開座位,留下兀自發呆的他。

好久,久到慶太開門走出門外,他的聲音才沖出房間,響起在整個樓層中:「我才不是孩子呢,橘律師!」

聽著他的叫嚷,慶太搖頭。

還說自己不是孩子呢!

這樣的舉止,哪里不像個孩子?






近段日子,慶太一直覺得自己怪怪的。

不,不知道是自己怪還是這個世界多了些什麼東西……把他與其他人隔開了來。

很多時候,明明,盲人就要與他迎面撞上,卻當他不存在一樣,徑直走走來。

只能讓開,但那些人仿佛看不見慶太一樣,目不斜視繼續前行。

這樣子,真讓人不舒服。好像,自己被這個世界捨棄了——

好難受,類似於被什麼掐住脖子的窒息。

為什麼會這樣呢?





面無表情的女人的一個怪異的舉止引起了慶太的注意。

看不清女人的眼睛,只能憑感覺知道那雙眼睛是無光的黯淡——失去了生命的灰暗。

慶太看到後,讓計程車司機把車停下,付了車費,走下車,朝這個女人走去。

不管這個女人出於什麼理由站在這樣危險,隨時都會被車撞上的地方,但他不能任由她這樣繼續站在那裏。

如果他選擇忽視,那他就是殺人兇手,間接殺人。


女人看起來已經站在那裏有一段時間,世態的炎涼,竟會如此蒙蔽人的眼睛,讓一個女子做出如此危險行為並置之不理……

事情仿佛就如同慶太所預測,原先一直穿梭在女人身邊的車子中,突然有一輛車加快速度超車——

什麼!

慶太震驚!

那個女人明明就站在正中,如果超車,不就會撞上她了嗎,

而這輛車子居然,居然——

也顧不及再想什麼,慶太瘋狂地朝女人所站的位置跑去。

「把車停下,前面有人啊!」

慶太衝那輛開過來的車子吼叫著,一邊跑。

開車的人是聽不到慶太的聲音吧?還是什麼?

總之,車速一點不減,為了超過前面的車子,還有加快的意思。

見此,心有些冷的慶太不再浪費體力,一心朝那個一直動也不動站在公路中央的女人衝去。

他快要接近女人的時候,衝上來的車子同樣接近了她,已經沒有時間讓他跑過去把她拉開了,慶太只能縱身跳過去,想撲開她——

 

「叭叭叭——」

幾乎是同時,汽車的鳴笛聲,緊急煞車聲充斥了整個街道,一直流暢的交通頓時結滯。

很多司機沖下車,朝一臉震驚坐在地上,有些兒狼狽的人走去!

「車子這麼多,你衝出來找死啊!」

司機的咒駡,沒能引起他的絲毫注意。他的目光著急地轉望四處。

「那個女人呢?剛才那個站在路中間的女人呢?」他有些迷茫地哺念著。

「什麼女人?」回應他的,是氣憤的司機們的怒吼,「這裏一直都沒有人,我看你八成是見鬼了!」

他的臉刷的慘白,他的眼死死盯住說出這句話的人。

「看、看什麼看!」被他盯得全身發抖的人虛張聲勢地叫著,「你要不是見鬼了就是瘋了,要不然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有人站,這可是公路。」

掙扎著站起來,對面前眾多面露怒氣的司機說聲對不起後,他踏著不穩的腳步一步一步離開。

他不能忘記當他撲向那個女人時全身被一股凍澈心扉的寒意貫徹的震驚,還有,那個女人消失前,那個沾滿鮮血的猙獰笑容!

見鬼?

這個詞清晰的回蕩在他的腦海,在身子碰到倚靠物時,他快要溺斃一樣死死抓住它。然後,他用變得模糊的視線看向他周圍的世界……

當用另一種心情去觀看的時候,他看了出來,在他原本平常的世界中,多出了一類人——不、不是人。

它們忽現忽閃,很多的時候,臉青得可怕。

有的,學人的步伐,走著:有的,腳懸著地,飄移——它們是鬼,不願再看,那些不時與人穿透而過的幽靈,於是移開了目光,垂下視線。


卻,一張面皮披剝開一半,一隻眼珠子懸掛在臉上的臉就這樣在他猝不及防的時候出現——

「你看得到我——看得到我們——」


聲間宛如撕扯著喉嚨,發自最黑暗腐壞的地底,可怕的令人全身打戰。

眼睛不受控制的不能移開,任由那張恐怖的臉佈滿他的視野,在同時,全身被壓上了什麼,好重……

眼睛能轉動的刹那,他看到——

沒有手的,沒有臉的,沒有身體的,內臟露出來的,頭碎了一半的——一大群的鬼糾纏著他的身體,拉扯他。

「……看得到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的人類——他的身體,是我們逃出地獄的門!」

沒有什麼,比親眼看到自己的身體被一大群的鬼拉扯,欲圖撕裂更令人心寒的事了,慶太如是。

但他的掙扎,對那些瘋狂的鬼而言,根本沒有用。

路過的人很多,看不到它們的他們不明白他的處境,他張開口,想求助,但馬上,他的嘴被什麼封住了。

嘴裏,樁一股腥臭的味道刺激著,直接嗆到喉嚨,讓胃翻騰起來,想咳,咳不起來,想吐。吐不出——

糾纏在他身體上的,蠕蟲一般的軀體越來越多,黏黏稠稠,一點一點佔據他的身體,侵蝕他的意識,他發現,除了身體被撕扯時痛不堪言外,連靈魂都要被抽離的感覺是那樣的——可怕——

視線,在痛與懼的交錯下,漸漸潰散,慢慢被分離——

笑笑,居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想笑!

是啊,只想笑。

想過自己的很多種死法,卻沒想,是死在這種情況下。

——或許,還不會死——

墮入黑暗的那一刻,看著朝他沖來的熟悉身影,這次,他真的笑了。

逃過一劫,欣慰的笑。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48  147  146  145  144  143  142  141  140  139  138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