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7/12/08 (Sat)
慶太張開眼睛,眼前就充斥了純白這種醒目的顏色。

感到不適地轉開頭,就看到了趴在床邊沉睡的人兒。

艱難地抬起頭,慢慢挑開貼在人兒精緻臉蛋上的亂髮,想看清他的臉,卻看到了他蒼白憔悴的面孔。

眼睛下,黑眼圈很深啊。

慶太在心底歎息,因自己讓重要的人如此擔心而負疚。

是他的動作或是他不露聲息的歎息驚擾了沉睡的人?

歎息過後,趴在床邊的人兒慢慢地張開了眼。

沒有多久,他看到了張開眼的慶太。

「慶!」

「慶,你醒了。你終於醒了!」

臉色憔悴的人壓抑住激動,小心地捧起身上被纏滿繃帶的人的手,貼在自己的臉上時,已經是淚流滿面。

「不——」想勸他不要哭的人,才說第一個字,就感到喉嚨灼燎般痛著。

「我找水給你喝。」心細過錦線的人趕緊拭去眼上的淚,起身為慶太找水。

看著瘦了許多的他忙碌的背影,慶太又憐又內疚。

說過不要讓他擔心的,可是,總是因為自己,讓他如此擔心受怕。

移回視線,望向天花板沒有塵埃的白,慶太沒有折斷的手緊緊握住。

「橘律師……橘律師……」

病房的角落,一個瘦小的女子痛苦的縮蜷著,發出低泣般的悲鳴。

「對不起,橘律師,都是櫻井月江求你接下這樁案件才讓你被真柴 豪那壞蛋害成這樣的……對不起……對不起……」

已經能坐起來,正躺在床頭靜靜看著窗外景致的慶太在這時,才轉過頭望向角落裏的女子。

「櫻井小姐,你這麼說,是想讓我撤回這樁官司?」

縮卷的女子的身子僵了一下——

「如果你想繼續把這場官司打下去,你就不要再說這種話。三年了,你等的不就是有個律師能為你的丈夫申冤嗎?」

「……橘律師,你的大恩大德我櫻井月江無以回報——」

「你的回報,就是在官司打贏後,再去愛一個人。」

視線不再看著女子,慶太望回窗外陽光璀璨的景色。

一直沒有抬起頭的女子在這時,發出了一聲接一聲哭泣聲。

「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橘律師……茂他……我愛他,沒有辦法再這麼去愛一個人……」

這時,出現在窗外的一個單薄的身影讓慶太一直平靜的眼睛充滿了柔情。

要是——要是——有—天,他們之間有一個人必須先離開——

他們還能用已經愛過,破碎不堪的心再去愛別人嗎?

  





慶太住院的第三個星期,神崎警官來了。


「涼,你不是要煮些東西給我吃嗎?」

視線在神崎警官與慶太身上轉了一圈後。涼平點點頭:「好,我這就回去煮。」

直到看著涼平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坐在病床上的慶太才回過頭面對神崎警官。

神崎警官對已經出去的涼平顯露出好奇:「他是?」

慶太沉默了一會兒,才回答:「我量重要的人。」

是慶太看似寧靜的表情表露出了什麼,還是神崎警官敏銳的察覺到了什麼,總之,慶太的回答讓神崎警官眼中充滿了然。

「是重要到,不捨得讓他為自己擔心的人。」

「是。」慶太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承認的。

「可是我覺得,瞞著,會更讓他為你擔心。」

慶太不再回答,低頭,沉默。

見狀,神崎警官自嘲地笑了一下。

是他多事了,像慶太這樣的天之轎子,一定有自己的處理情感的辦法,他胡亂地發表什麼意見呢?

只是,要是外頭戀慕慶太的人知道他已經心有所屬——

呵,一定會引起一場大騷亂。

搖搖頭,神崎警官讓自己不再胡思亂想,理了下思緒,他視線直直對準慶太,聲音沉緩地對他說:「橘先生,這次我來,除了探望受重傷的你,還要告訴你兩件事,有一件事是關於那具無頭女屍的。」

他的話讓一直冷靜的慶太有些動容:「你們查到了什麼?」

「是的,通過警方的調查,得知,死者名叫仲間 惠,今年二十四歲,是一家廣告公司的會計——她於今年五月七日突然失蹤,她的家人在五月九號向警方報案,十四號,她的屍體在東門大廈的頂樓倉庫裏被你發現——」

「通過法醫更進一步的鑒定得到了她死亡的準確時間為五月十號下午六點到九點之間。」

「——她的胃是空的,由此得知,由她失蹤的那天算起,到她彼人殺死的將近四天時間裏,她滴水未進。不知道兇手這麼做是迫不得己,還是有什麼目的……」

說到這裏,神崎警官從他帶來的檔案袋裏取出一些檔。

「對了,我這裏有死者的照片。」神崎警官從一邏檔中翻出一張照片遞給慶太。

「是個長相不錯,前途光明的女子,可惜了——」神崎警官的惋惜聲仍未吐盡,把照片接在手中的慶太驚駭的臉色讓他感到奇怪的收住了口。

「橘先生?」

「是她……」慶太滿臉難以置信,拿著照片的手在微微顫抖。

「橘先生,你認識她?」慶太的表情讓他這麼認為。

「……不是認識。」慶太扯起嘴角,像是在苦笑,「我見過她。」

「見過?什麼時候?」

慶太把身子深深埋入柔軟的床鋪裏,許久才答,且答非所問:「她的頭髮很長,將近有一米。」

「沒錯。」神崎警官拿過照片仔細端詳照片裏的人,這是一張半身照,只能看見照片裏長相清秀可人的女子長長的頭髮披散著,卻看不出頭髮的長度。

他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他已經翻閱過了照片裏的人的詳細資料。

慶太為什麼會知道,他說他見過她。

「神崎警官,這個女人失蹤的頭顱找到了沒?」

「沒有。」盛警官頓了下才回答,「我們盡力了,還是—無聽獲。」

慶太感覺到什麼一樣,長吐一口氣後,闔上雙眼。

「橘先生?」

慶太沒有張開眼,頭撇向一旁,不語。

神崎警官卻在這時感覺到,慶太好像知道了什麼!

「還有一件事,橘先生。」兩人的無語中,神崎警官突然說,「我們通過調查後知道,川島達也有一個兒子,他跟你向我們描述的那名白衣少年的形象很相像。他今年十七歲,個性深沉、內斂。川島達也很疼他這個兒子,他們父子的關係也很好——」

慶太張開了眼,盯住盛警官:「神崎警官,這麼說來,這一系列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很有可能是他做的?因為我要徹查出他最敬愛的父親的罪證。」

「話雖這麼說,但我們缺少證據,也難以查起。」

「為什麼這麼說?」

神崎警官歎息:「他失蹤了,在兩個月,你向外界宣佈正式接下關於齊藤 茂的那件案子以前,他就離奇失蹤了。川島達也一直在找他,動用了所有人脈,都一無所獲。」

「怎麼會!」怎麼這樣,案子看起來才出現了一點點苗頭,怎麼到頭來會落空!

「可是現實就是,他就像突然消失在這個世界一樣,無影無蹤。」

慶太無力地再次閉上眼。

久久,他才問:「他叫什麼名字?」

神崎警官在他的聲音落下片刻後,才答:「川島 幌。」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19  118  117  116  115  114  113  112  111  110  109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