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1/19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7/12/08 (Sat)
詛咒:指祈求鬼神加禍於所恨的人。

他被詛咒了,被一個失蹤了的人詛咒了。


雖然沒有證據肯定,但他知道,是這個叫川島  幌的少年對他下了咒術。

身為一名律師,沒有得到確實的證據就妄下斷定根是可笑,但他的直覺就是這麼告訴他:離奇失蹤的川島 幌,就是在他遭遇詭異事件時,出現的那名白衣少年。

很想深入去調查白衣少年的事情,但眼前,他還有更大的一樁案件等著他去擺平,於是,他只能有求於人,刑警隊的神崎警官。

「我會盡力查清楚川島  幌是不是就是你所說的那名白衣少年,請放心打你的官司吧,橘先生。不管結果怎麼樣,誰都有權利知道事實,更何況這對受害人而言,是一次洗冤的機會。」

「嗯,我會的。」短短一句話,已經表露內心的堅持。

神崎警官微笑著望著慶太,說實在話,他並不認為慶太如外界所言是一個冷酷的人。

儘管他冷靜,但並不無情,怎麼可以說是冷酷?

冷靜,是一個律師最起碼要具備的條件。如果不冷靜,他們怎麼抽絲剝繭查找證據,如果不冷靜,他們怎麼面對敵手的指責時,坦然反駁。

冷酷這個詞,是把他在法庭時沉著冷靜、語句深刻、直入主題的形象誇大化了。

現在,他面對的,不過是一個較沉著冷靜的平凡人。

有情有愛,有自尊有堅持,哪來無情。

笑笑,正想要起身告辭,突然又憶起一件事,便又對在想些什麼的人說道:「橘先生,關於你被車撞到的這起案件,我們警方還注意到一個疑點——」

「什麼疑點?」慶太一聽,顯得有些著急地問。

「按司機向我們警方錄的口供裏說道,當時他急著把車開出去,是把車開得快了些。但真正造成他撞上你的原因是,就在他快要把車開出停車場的出口時,面前突然亮起強光,刺得他張不開眼,看不見前方。」

「突然亮起強光?」慶太皺起了眉。

「有些奇怪,當我們警方去調查那裏時,根本就找不到什麼任何強光照明的裝置。我們認為是司機在撒謊,可是他十分堅持地說,當時他的確是被強光刺得睜不開眼,才會撞上你的。不然停車場出口處這麼寬,他怎麼會撞上人。」

神崎警官話說到這裏時,深深看著慶太:「經過調查,我們肯定這名司機沒有與橘先生你有任何利害關係,我們排除了仇殺的可能性。並且,那名司機那天晚上沒有喝一滴酒,腦子也很清楚,並且在撞上你的頭一時間,就把你送到了醫院。」

「可是,那名司機所說的強光——我們一直找不到是哪里發出的?感覺就像是什麼為了特意讓車子把你撞昏才會突然亮起光芒……」神崎警官難抑地長歎。

「神崎警官,那名司機有沒有告訴你們,他撞了我之後,有沒有看到其他人出現在停車場裏?」

「我們問過他,他很肯定地說,沒有。」

「沒有?」

「沒有。那名司機說,他撞了你之後,很著急地想找人幫忙,可是當時停車場裏一個人都沒有,他只能一邊守著你,一邊打電話給119派救護車來救人。」

慶太聽罷,再次陷入沉默中。

「橘先生,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如果你知道了什麼,請你和我們警方合作,我們會盡力幫你查清楚事件始末的。」

總覺得,慶太掌握了他們警方所不知道的事情,並隱瞞了起來。

慶太扯起了嘴角,這麼一個輕微的動作,卻讓人深刻的清楚他在苦笑,有些無奈,有些苦澀。

「神崎警官,不是我不想說,而是我沒有什麼可說的。事情,已經出乎常人所想,讓我到現在都覺得難以置信,又怎麼向你說明?」

「橘先生?」聽得出慶太話中有話,神崎警官不禁問。

慶太卻不再回答,躺回床上後,他閹上眼。「對不起,神崎警官,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了。」

見狀,神崎警官只能無奈笑笑,起身離開。

走出病房,神崎警官看到了應該是在家裏煮東西的人,而他正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

見到他出來,勝色有些蒼白的人趕緊站了起來,有些緊張,有些生澀地說:「你、你好……」

是一個內向的人。神崎警官很輕易就看出來了。

「你好,是不是有事問我?」放鬆自己的表情,神崎警官輕聲問。

意外地,他搖頭。

「你不想知道橘律師的事情?」他感到奇怪。

「想知道,可是不想從別人的嘴裏知道。」

「這樣啊。」回答著的他,靜靜看著內向的人眼裏閃爍的點點光芒。

是一個外柔內剛的人。神崎警官又下了一個定論。

「沒事的話,那我先離開了。警局裏還有些事,等著我去處理。」揚著微笑,他客套地說著。

「不打擾你了。」微微一個點頭,也淡淡笑著示意,方才還在緊張的人此時情緒穩定了許多。

也是一個點頭,不再說話的神崎警官越過比他矮些的男人,在他的注視下,一步步離開。








傷口已經癒合,也沒有留下什麼後遺症,運氣很好,住院一個月,外界聲稱被車撞得奄奄一息慶太在醫生的同意下,得以回家療養


在不放心的愛人的要求下,慶太躺在柔軟舒適的臥楊上,什麼都不用做,靜靜看著他住院的這些日子來瘦了許多的身影忙碌地準備他住院一個月後回家的第一餐。

整整一桌菜,就在慶太的面前,變魔法似的一道道擺了出來。就在涼平把飯端出來,看了一眼整桌的菜,滿意地點點頭,朝慶太走過來時,一直安靜的慶太問:「涼。為什麼你什麼都不問?」

呆了一下,因為一時間不知道慶太問的是什麼。

隨後,他輕笑,來到他的面前蹲下。「你想說自然會告訴我,你不想說,我問了你也不回答,那我又幹嘛要問?」

深深注視涼平,片刻之後,慶太突地把他狠狠抱入懷中。

「慶?」

「呵呵,涼,你真是可愛!」把臉埋入愛人的肩,他露出一口白牙。

「可、可愛?」用這個詞形容男人不見得會讓他高興。

「可憐惹人愛呀!」

「你!」話不一次說完,會讓人產生誤解。但有的話就算都說完了,還是會讓人生氣。

但涼平是哭笑不得:「你這是什麼爛形容!」

感受著愛人就在自己懷中的幸福,慶太說:「涼,我會告訴你的,一定會。」

在他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一解決後,他會告訴他。

涼平沉默片刻,回答:「嗯,我等你,等你告訴我。」

等,要等到什麼時候?他們誰都不清楚。

或許不清楚會更好,因為等到的時候,就是要重新等另一件事情的時候。

等了又等,永無止盡。



※在恐怖的氣氛下偶爾來個甜蜜蜜的慶涼
這部建議晚上在沒人的房間裡看啊
打算好好虐這一對XD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7/12/09(Sun)11:31
我很弱的還是選了早上看orz

很甜很甜啊VV
孩子你要寫下去,我真的很喜歡這篇VV
虐文最高XDD
不過偶爾也甜一下好了,

你很喜歡懸疑劇嗎?
編集
無題
2007/12/09(Sun)15:25
其實真正恐怖的還是後面啊啊xD
會繼續恐怖下去|||


我想要不一樣的慶涼文=)
M-in. 編集
無題
2007/12/10(Mon)19:47
那個...你好(羞
我是不知怎樣連了過來的人(說穿了其實是在找慶涼同好XD
這文很棒V
是說我有以為過那少年是龍一(毆
請繼續努力>UO
KIO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20  119  118  117  116  115  114  113  112  111  110 
Admin / Write
Calender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