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1/19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7/12/15 (Sat)

令人疲累。

案件重審的首要條件,證據足夠。


雖然起初是憑著一股沖上腦門的熱勁接下手上的這樁官司,但之前他也有對它進行過審閱。這起官司打贏的可能性固然不高,卻並不是絕對不可能打贏,他發現,其中,有很多不合理之處。

譬如,案件由始到末,川島達也向警方提供的證據都太顯眼、太明朗、太合理、太完美——這樣下來,就不合理了。

接著,就是警局局長真柴 豪的出現。他並不是在齊藤 茂被判有罪時才出現的,在出事時,他就一直在干預這起車禍。

他找不到川島達也與真柴 豪有來往的證據,這就不能說明他們是賄賂雙方的關係。

不管櫻井月江再怎麼肯定,都不能作為證據,空口無憑啊。

抬起手,慶太感到疲憊的揉揉太陽穴。

無意中的一個掃視,才發現,原本整潔的房間已經到處撒滿了他翻閱過的卷宗。

看到棕褐色的大理石地板幾乎被白色的卷宗覆蓋的地面,慶太更感疲憊地把身子渾深深入椅子中。

休息片刻,慶太又鼓起精神繼續翻閱檔。

這時,一個人推門走了進來,慶太略抬起視線看清來者是誰後,又把精神放在卷宗上面。

已經習慣了慶太在處理案件時對自己的冷漠,涼平笑笑,把剛剛做好的早餐放到沒有被遍佈的卷宗蔓延到的另一張桌子上。

無聲、步履輕盈,他深知此時的慶太不喜被人打擾,連把託盤放下的動作都那麼小心翼翼。

東西放好,面對在書房埋頭翻閱檔已經一個晚上的人,想叫他吃早餐的話竟然說不出。他太投入了,任何心思都不想浪費在別的事物上的投入。

回過頭,怎麼也適應不了的內心的酸楚讓他的臉黯淡下來。

就算清楚,就算明白,但這種連呼吸都困難的相處總是這麼困擾住他,掙脫不開。

搖搖頭,把這種難以適應的情感甩掉,讓自己不去想,不去在意。告訴自己只要他把這件事情辦完了,他就又會是那個把自己看重過一切的慶太了。

抬起頭,望著窗外天邊被厚雲覆蓋,沉悶的天空,想笑,卻露出一抹苦澀的表情。

佯裝堅強,做一個知他懂他的愛人真累啊。

「涼?」

意外地,—雙堅韌有力的手臂穿過他的腰把他抱住。

「在想什麼,一會搖頭一會又點頭的?」

「慶?」

他轉過頭,不可置信地看著身後的人。

「幹嘛這樣子看我,我變成鬼了?」慶太嘻笑著,伸手捏捏涼平的臉。

「你——」想笑的,因為內心充滿了他在他內心最脆弱的時侯出現的感動,可又被他不正經的言行逗得想生氣。

「又氣又笑,小狗撒尿。」見狀,慶太變本加厲的逗他。

「慶太!」

這個人,這個人——慶太你這個讓人氣也不是,不氣也不是的愛人啊!

用力推開他,涼平恨恨地轉身離開。

「我生氣了,決定不做晚餐了,晚餐你自己想辦法吧。」

「啊!」慶太苦下了一張臉,急急追上去想拉住他,「涼,你怎麼可以讓一個身受重傷的人上街吃東西。」

「你不是說你已經完全康復了?」涼平斜眼冷睨他。

「啊!」慶太沒想到近日來為能讓涼平放心讓他工作的理由,今日會成為他不做飯給他吃的藉口。

「我上班去了。」丟下這麼一句話後,涼平走出房間並掩上門——

「涼啊——」慶太「悲痛」的咆哮。

門開了,露出了涼平故意板起的一張臉。「早餐在書桌上,午餐我做好了放在餐桌上,你餓了放到微波爐裏熱一下就可以吃了。晚上我要加班,如果你不想出去吃,就等到我八點半下班後回來煮吧……」

「涼!」慶太的頓時眼亮了起來。


涼平不敢再看慶太,碰地關上門。這次,他真的離開了。

留下的慶太笑得抱著肚子躥在地上,笑了好久好久。

久到眼角都流出了淚。

伸手揩了下臉上的淚,放在嘴裏嘗了下,苦澀的味道刺激著味蕾。

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偌大的房間,白色的卷宗覆蓋的地板,孤單地坐著的慶太,任由一種叫寂寞的氣氛把自己淹沒。

下雨了。

窗外,雨珠滴在玻璃上,再一條一條滑下。

無聊的人,就坐在窗前,數著窗上的水痕,消磨時間,等待什麼。

門開了,走進來的人是慶太的助手,得力的助手,跟了他有將近三年的時間。

「橘律師。」助手輕喚了聲,想引起看著窗外的雨景沉思的人的注意。

聲音落下片刻,慶太才慢悠悠地轉動椅子,面對他。

「事情辦得怎麼樣?」慶太的聲音平靜,卻深具懾服力。

他的助手咽了咽口水,「一個星期前,我已經按您的吩咐在網上找尋三年前目擊車禍事件的人,可是,迄今為止,沒有一個人與我們聯繫……」

「那我們委託的偵探社那邊有找到什麼線索嗎?」

助手呆了一下,隨後搖頭。「沒有。」

沉默,慶太不語,他的助手不敢言。

稍過—段時間,慶太對他的助手說:「敬多,你出去辦我交代給你的事吧。」

「是。」應了聲,正想要離開,卻看到慶太站了起來,準備要離開辦公室的樣子。

「橘律師,您要出去?」

「嗯。」慶太一邊穿上外套,一邊回答:「我還是親自到車禍現場查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

「可是它在鄰市,離我們這裏那麼遠,況且現在還在下雨……」

他的助手面露擔心地說著。

「下雨……」慶太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望著窗外淅淅瀝瀝下著的雨,自言自語般念道,「下雨又怎麼樣……或許讓雨淋濕沖刷後,遮掩真相的污垢才能被清洗乾淨,讓事實呈現。」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25  124  123  122  121  120  119  118  117  116  115 
Admin / Write
Calender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