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7/11/23 (Fri)
「現在報告最新新聞,在我市某大廈裏發現一具無頭女屍。根據警方調查,這具屍體已經陳屍三天。根據警方提供的消息,案發現場被兇手佈置得像一個召喚惡靈的祭台,初步認定為變態殺人兇手所為……」



電視上,新聞節目裏,女性記者的報告引起涼平的注意,他停下手中的工作,專注地盯著電視上的每一個畫面……

「橘慶太橘律師就是發現這起兇殺案並向警方報案的人……對於記者提出的問題,橘律師與警方—直保持緘默……」

看到慶太出現在螢幕上,涼平蹭地站起來,拿起掛在衣架上的外套就往公司門外跑。

他才跑到他停車的地方,就慢慢停下了腳步,他看到了倚靠在他的車子前的慶太,他剛剛才在電視上看到的人。

「涼。」慶太微笑著向站在不遠處的涼平打招呼。「怎麼,與我心有靈犀知道我已經站在外面等你下班,於是迫不及待地跑出公司來見我?」

沒有理會慶太戲譫一樣的話,涼平深深注視他片刻之後,來到他的面前,把他從頭到尾看了個遍。「慶,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

看著慶太不是裝傻的表情,涼平回答:「新聞剛剛報導,你在東門大廈裏發現一具無頭女屍——」

慶太隱隱地呆了一下,隨後,他笑了起來:「天,真是讓我無時不刻感受到現在通訊的快捷啊,這件事,才發生不到三個鐘頭,居然連待在這座城市彼端的你也知道了!」

「慶,你還沒回答我剛剛的問題。」涼平平靜而堅持地凝視他。

熟悉情人雷打不動的脾性,卻怎麼也不能習慣的慶太感到有些挫敗。

「我,我能有什麼事。我是發現陳屍現場,又不是涉及兇殺事件。」

「那就好。」表情還是冷靜,但那明顯地松了一口氣的模樣讓慶太心頭一熱。

明瞭了,這就是他對他留戀不已的原因。

關心,藏在隻字片語,或默默無聞的行動中,在人猝不及防的時候,再出現,輕易就擊潰了人的防備。

看似不經意,卻總是無時不刻出現的淡淡地溫柔,讓生性貪婪的人們,在得到的同時,還想要。於是糾纏住,怎麼也不放開,等待,令人心滿意足的溫柔出現的下一刻。

「涼……」忍不住,抱住愛人溫暖的身子。想要表露內心此時的情熱,無需太多言語,一個吻就已足夠。

意外,安靜柔順的愛人卻擋住了他情難自禁的舉動。

「你也不想想——」涼平的臉微紅,「這是什麼地方!」

他的輕嗔,引來慶太的大聲暢笑。

他的愛人呵!

恬靜、內涵,卻又時不時出人意表的人呵!



 

夜深人靜,應該休息的時間,好多人不眠。


涼平就是其一,他不眠的原因,無眠。

敏銳的枕邊人很快就知道了他此時的狀況,就算此時已經昏昏欲睡,慶太還是努力保持清醒,問他出了什麼事。

背對著慶太,涼平靜靜詢問:「慶,你還沒告訴我,你是怎麼發現那具無頭女屍的。」

「為什麼想要知道?」或許真的很倦了吧,慶太此時的聲音很沉。

「我難道不能知道?」

「話不是這麼說……」有很多事,不知道反而更好。

「那你就告訴我。」涼平轉過身於,面對他,「你的車子呢,你從來都是開車上下班的啊?還有,你怎麼會跑到東門大廈那裏去呢,那不是與回來的路完全相反的地方嗎?並且,你為何會跑到東門大廈的項層並發現那具無頭女屍的?」

涼平一連串的問題讓慶太睡意全無,看到涼平眼中的認真,他反而覺得好玩的笑了,「涼,你不去當律師真的是可惜了。」

「橘慶太!」

涼平話中帶了些警告,預示他要是再這樣轉移話題,他就要生氣了。

「好好好。」慶太無奈地把他抱進懷中,「我全都招了,老老實實回答可以了吧,大律師。」

「嗯,我今天被刑警審問了一天,現在又被你審問,是不是我平常經常審問別人,所以老天讓我也遭受這種事情呢——」

「慶太,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可以了!」

望著情人深湛的眼睛,慶太似乎從裏頭看到了熊熊燃燒的怒火。

暗地裏咋舌,慶太這下子再也不敢多說一句廢話。

平常不生氣的人一旦生起氣來可是很可怕的。涼平的生氣。不鬧也不叫,只會讓慶太孤枕難眠。

他們之間的關係,慶太不存異心的認為公不公開都無所謂,主要是看涼平的意見。

而涼平,以慶太是大律師,身染緋聞對他的名聲不利為由一直讓他們的情人關係隱於人後。

他們現在雖然已經住在了一起,但涼平還是保留了他認識慶太以前獨居的房子。以前,慶太一直不明白他這麼做的原因。

但在兩年前,因為他們的一次慶太已經記不起原因的爭吵後,他知道了為什麼。

那個屋子就像是身為孤兒的涼平的娘家,與夫婿吵嘴後躲避的場所。那次爭吵過後,他就跑回去了。

剛開始,他以為涼平過幾天就會氣消,然後回來。沒想到,他居然真的一去不回。最後要不是他按捺不住跑去拉下尊嚴用盡辦法求他回來——他就此不回來的可能性很高。

也就是因為這件事情,慶太瞭解了涼平生起氣來的可怕性。

他這就叫寧靜的恐怖,沉默的可怕。

讓慶太不願再經歷的寧靜、沉默的生氣。

想了想後,慶太才回答:「開始我的確是打算開車回家的,可是車子還沒開出停車場就熄火了。我一時找不到原因,就讓人把它送到修理場了。接著我打算坐計程車回去,可打了一通電話給你,知道你要加班後,覺得一個人待在家裏也無聊,就隨便逛逛,順便想想今天接下的案件。於是逛著逛著,我就逛到了那大廈。」

「至於我為什麼會想上大廈的頂樓,原因是我想站在高處讓風吹一下,看看能不能讓我突然想到什麼線索。可是我沒想到,我這一上去,就發現了那具無頭女屍。」

話說完了,涼平還在凝思沉默。

慶太看見,捧起他的臉,告訴他:「好了,我說完了,你滿意了嗎?涼。」

「就這樣?」涼平的話安靜的響起在夜中。

「就這樣啊。」慶太點頭。關於那個白衣少年,與他的車子被人寫下詛咒二字的事情,他會隱而不說,只是不想讓他擔心太多。

「那就好……」涼平把臉埋入慶太的胸膛,喃哺自語,「你沒有遇上什麼奇怪的事情,就好。」

慶太笑笑,伸手把他摟住。

夜,有時很長,有時又很短。

慶太無意中看見,被風揭起窗簾看到的天空,已經翻白。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7/11/29(Thu)23:37
對不起......
聽你說的晚上看了,
不過背后好冷orz
編集
無題
2007/11/30(Fri)22:30
現在就冷的話接下來會冷到發抖吧(奸笑
M-in.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10  109  108  107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99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