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4/05 (Sat)
「橘律師,快跟我離開!」突然闖進來的神崎警官拉住還在呆滯中的慶太沖出了陰暗詭異的房間。



被摔到一邊的涼平見狀,眼底的血腥殘忍越來越濃,他對著他們逃離的方向厲聲道:「神崎,我早該殺了你的!」

神崎警官拉著慶太一直往外沖,心裏卻還在為方才目睹的場面感到震驚。若不是親眼所見,他料想不到世上居然真有這麼恐怖的事情,被各個人的肢幹組合成的身體血腥且恐怖,而且它居然還能動!

與慶太分開後,他正打算回警局繼續查案,可是他的手機突然開始響個不停,來電顯示居然就是慶太的電話號碼,而他撥打過去卻沒有人接聽!心裏閃過強烈的不安,他馬上原路返回,可是早已經不見慶太的影子。

不知道為什麼,當時他的腦海突然閃過涼平的臉孔。強烈的不安讓他開始查找他放在車上的關於涼平的一切資料,當注意到他在明峰市里有一幢屋子時,他想也沒想就照地址開車過來了。在外面看起來,屋子死寂完全沒有人在的樣子,正當失望的想離開時,屋子的窗口卻閃過一道白色的人影!

於是立刻撞門沖進屋裏,聽到從地下室傳來聲音,跑下來後,眼見的一切著實讓他驚呆了。好不容易回神,他立刻把臉上漾著惡魔一樣笑容的涼平扯離慶太,把全身快要被長長的發絲全部纏繞的他拉出了那個可怕的房間。

可是在他們就要跑出敞開的大門時,門口驀然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呼地一聲關上。緊接著他們的身後傳來一陣詭異的聲響。回頭一看,那個被拼湊成的可怕軀體正迅速向他們爬來。在那個軀體的頭上,被神崎用槍打出的兩個洞裏不停的冒出噁心的腦漿……

下意識地把慶太攔在後面,因為目睹此等可怕的場景也不免感到害怕的神崎警官掄起手槍就朝這個怪物拼命開槍——可是沒有用,手槍完全阻止不了怪物的前進——

「沒有用的,它是殺不死的。這具軀殼不過是惡魔的容器而已。」

涼平冷笑著走出地下室,眼睛裏沾染上血腥殘忍的他,此刻尤其像從地獄裏走出來,裹著絕豔外表的惡魔!

「千葉涼平,你到底想要做什麼?」神崎警官手中的槍指向了涼平。

涼平也伸手指向他,殘忍地道:「殺了你,然後要回我的愛人,慶太!」

「涼,不要再殺人了。」一直站在後面的慶太站到前面,悲傷地對面目冷酷的人說道。

看著慶太,寒著臉的涼平忽而柔柔一笑,「好,我答應你,慶。」他向慶太伸出手,「只要你過來我身邊,我什麼都聽你的……」

「真的?」慶太一聽,立刻邁步向他走去……

「不要相信他啊,橘律師,他已經喪心病狂了!「神崎警官驚慌地攔住了慶太,不讓他走近涼平。

「神崎!」涼平眼裏又開始醞釀血腥,「我要讓你死得很慘!」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一直守候一旁的惡魔突然發狂,發出一陣尖銳的叫聲後朝慶太他們飛撲過來——可是它沒能接近他們。慶太看到,方才消失了的白衣少年像山一樣的聳立在他面前,擋去了向他們而來的攻擊。

攻擊被阻,惡魔的叫聲更為尖銳,形狀也更是張狂得恐怖。就在這時,一直擋在他們面前的白衣少年化為一縷白光,竄進了惡魔發光的軀殼裏。他就像在與惡魔交戰,融合了兩種光芒的地方閃著刺眼的光芒,尤其在耳邊,惡魔一聲高過一聲的嘶叫聲幾乎震破了耳膜,就算把耳朵捂住都沒有用!

「好痛……好痛……涼哥……哥……小幌痛……」惡魔醜陋可怕的臉上突然變得扭曲,隱約呈現出一個少年痛苦的臉龐。

「如果你不能幫助我,那你就消失吧。」涼平站在原地,冷冷地看著這一切。知道少年的靈魂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他就開始對他無情,甚至殘忍。

「涼平……哥哥……對不起……」少年哭泣一樣的臉很快就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惡魔刺耳的叫聲。

沒有過很久,惡魔的身體迅速膨脹,最後支撐不住,在一聲厲叫後爆炸開來。而這股強大的爆炸力瞬間擊垮了整棟房子。房子開始坍塌,慶太看到涼平的身旁開始掉落下巨大的石塊,而他卻呆呆站著,一動不動。

「涼,快跑啊,你會被砸中的,涼——」慶太聲嘶力竭地叫著靜靜佇立的人。

在沙石不斷滾落的地方,涼平目光深沉且複雜地看著悲痛的他,久久之後,他臉上漾起一抹詭秘卻不失深情的笑容:「慶,我愛你,真的很愛你……而你愛我嗎?愛著如同惡魔般殘忍的我……」

「涼!」慶太定定看他,然後他堅定地對他大聲說,「不要說這種話,我愛你。就算你是魔是鬼,我也一樣愛你!」

是的,他愛的人叫千葉涼平,不管他是誰,是什麼樣的人,給了出去的心已經收不回來了。

「涼,來,來我這邊。我們還要在一起,不是嗎?我答應過你,永永遠遠在一起啊。」慶太深情地向涼平展開雙臂,叫他向他走來。

「慶……」一直黑得無光的眼睛,終於泛上了一絲光亮。那是淚的光芒。他邁開腳步向慶太走來,但倏然砸到他面前的石塊逼得他不得不退回去。

「等我,涼,我去教你,等我!」見狀,慶太擔心地想跑過去。卻被神崎警官攔下。「放開我,讓我去救涼,放開我啊!」

「那裏很危險,你過去會死的!」神崎警官拼命才拉住發狂一樣的他。

「死我也要跟涼在一起。」他回過頭淒然且義無反顧地一笑。

神崎警官呆了一下,慶太趁著這個時機掙脫開,他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向程涉跑去。突然,一塊從屋頂落下來的巨石向涼平砸去,而慶太也在同時飛撲向涼平——

屋子仍在繼續坍塌,在屋子崩潰的聲響中,他聽到了一聲淒厲的叫喊聲。

 

 

 

 

 

神崎警官的病房就在慶太的旁邊,他的傷勢比慶太的輕。只是頭部樁撞了一下而已,休養三天便已經能下床走動了。

慶太的傷勢雖然嚴重,卻不致命也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奇跡,因為當時砸向慶太的那塊石頭足有幾百斤重,人被砸到極有可能會喪命!但被砸中的慶太奇跡般的生還了。

神崎警官能夠下床走動後,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慶太。慶太已經醒了。從外地趕來的他的父母正在照顧他。不能下床的慶太一直不說話,只是睜著眼睛望著窗外,像在等待什麼。就算警方來錄口供,他也什麼都不說,就像突然間。變成了啞巴。

他這個樣子讓神崎警官想起當初他與涼平之間育矛盾的時候,真的很像。一樣的放縱自己,一樣的幾乎不說話,一直的不停的睡……

望著擔憂枕的他的父母,神崎警官安慰他們,會沒事的,他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話雖如此說,但他的心也有一些不確定。因為三天前,他與慶太一起遇到的事情太詭異,詭異到不知該如何向別人訴說的地步。局裏有人間他們是怎麼進到坍塌的屋裏,還被砸傷的時候,他找藉口說為了查案就進去了……

還有一件事,那就是他怎麼也記不起來他為何突然昏倒,然後被人送到醫院……看著對著窗外發怔的慶太,神崎警官知道他也不會知道什麼,便放棄的走出他的病房。跟他一塊出來的還有慶太的母親,說是去找找到外面買東西,可卻一直沒回來的慶太的父親。

看著慶太母親的背影消失在醫院昏暗寂靜的走廊裏後,神崎警官才打開自己病房的門走了進去。

「叮鈴鈴……」才走進病房裏閹上房門,連燈都設來得及打開,他放在床上的手機便響了起來。藉著從窗戶照射進來的夜光走過去接聽後,才知道是局裏打來給他的。

「警官,你確定還有人被埋在那棟倒下的房子裏嗎?」

「嗯,是啊。怎麼了?」屬下困惑的聲音讓神崎警官問道。

「我們已經找人把整棟倒下的屋子鏟平了,可是什麼都沒有找到。更別說是人的屍體了。」

「怎麼會這樣?」神崎警官驚訝起來,「我明明看到那個人被壓到了下面……」

「那個人?哪個,是誰啊,警官?……警官?」

手上拿著手機的神崎警官已經說不出話,他瞪大眼睛望著黑暗的窗戶外面漸漸清晰的人形……精緻完美的臉上,漾著血腥殘忍的笑容……

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所有事情。在昏倒前,那個淒厲的聲音停下後不久,一道刺眼魔魅的光芒自廢墟中倏然閃過,然後周圍塌落的一切靜止了。被人操縱一樣懸浮在半空,他亦被人操控一樣不能動彈,只能瞪大了眼睛看著一個人從大堆的石塊裏爬了出來……

美得懾人的腔龐,殘忍猙獰的表情,軟得根本不像人的軀幹……一點一點,由小小的不足十釐米的石縫中,像軟體動物一樣爬出來……那不是人,不是人……是魔鬼!

就在駭然地意識到這件事的那一刻,他被倏然開始朝下落的石頭砸中頭部,昏了過去……

而現在,那個已經化為鬼魅的人再次出現在窗外,含著嗜血冷酷的笑,譏笑般在看他……下一刻,他手中的手機掉到地上……而他整個人,被窗戶突然崩裂的玻璃碎片釘在了牆上……

他的身體佈滿了玻璃的碎片,他的血液瞬間染紅了白色的牆壁。他被釘在牆上的身體痛得一直抽搐,片刻之後,他平息下來。聲音被截走般說不出任何話的他,用盡最後的力氣死死盯住視窗外的那個……魔鬼……

當最後一句氣息咽下之前,他聽到了那聲自地底發出般,冰冷深沉的聲音……

我說過,會讓你死得很慘。

神崎警官死了,眼睛一直睜著,向人們透露出他死之前的驚駭與痛苦……

在昏暗寂靜的走廊上,一個沒有影子的人在慢慢前進,沒有表情的他來到一個病房前時,門口無聲無息開啟。當他的視線落到坐在床上,望著窗外發呆的人時,一直無情的眸中閃過一縷柔光。

他飄向他,門口自動闔上,他來到他的身邊,伸出手樓住他,並深情低喚:「我來了,慶……我來了……這次,沒有人再來打擾我們了,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一直動也不動的人慢慢垂下頭,看到是他時,露出一抹微笑,「涼……」

他癡癡看著他的笑,然後棒住他的臉,輕語:「慶,愛我嗎?」

「愛。」

「我現在已經是鬼,是魔鬼了,你愛嗎?」

「愛。不管你是魔是鬼。」他用力抱住他,義無反顧地回答他。

「我也是,愛你,不顧一切愛你。」他滿足地抱住他,闔上眼,享受彼此相擁的溫柔。

他們緊緊相擁,然而倒映在窗戶上的影子,卻只有慶太—人。沒惜,涼平已經由人變成真正的魔鬼了。在那一刻,在慶太為救他擋住砸下來的大石頭,呼吸停止的那一刻,他把靈魂出賣給了惡魔,只求換來慶太的生命……

現在,他是魔鬼,真正的魔鬼。但他無悔,只要是為他,他可以犧牲一切,只因,愛他。

這就是他的愛,激狂而炙烈,並且不顧一切。

只要能在一定,就算悖德,就算與天地為敵——都要生死糾纏。

「慶,我不會放開你,不會,永生永世,都不會。」

黑暗得死寂的世界裏,一句堅定的,執著的,不顧一切的凝重話語,響起。

久久不敢。

倒映著慶太的身影的那扇窗戶,慢慢出現一個目光深邃的白衣少年的身影,他凝望著病房中相擁的這兩個人……幾秒鐘後,他又慢慢消失……

一陣風吹來,吹得樹枝沙沙作響,黑夜中,像是誰的一聲沉重的歎息。

樹影綽綽的森林中,一個由屋子坍塌而形成的廢墟旁,一張小小的卡片被風吹起、吹起……

代表生存與死亡的卡片,此時只剩下生存的部分。

它在風中翻滾飄蕩,然後,飛逝在夜空中——

你相信,這世界上,有鬼嗎?

在黑暗的夜晚,有陌生人突然問你這句話,千萬不要回答。

否則,你就會受到詛咒。被鬼糾纏。

——全文完——


結局是2個人都瘋了
我的媽啊啊啊!!!
算是有在1起的結局吧xDDDDD
各位看文的大大謝謝
如果有願意相互交流BLOG可以留下網址呀(笑
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謝謝KIO跟TU肯留個言
謝謝你們
估計等1段時間你們看完後這邊會關1陣子
期待大家肯跟我交流喲!!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8/04/06(Sun)01:41
阿 在一起是沒錯

不過是在地獄相會?

果然是慶涼

到哪裡都甜蜜

就算是腹黑惡魔涼 也好愛丫

寫的文章很好看耶

請繼續寫作壓 :)


交流好害羞

可我裡面很少

不過最近應該比較多

那~交流一下八

http://ryoyuhua.blog91.fc2.com/
TU 編集
無題
2008/04/09(Wed)00:44
喔喔喔愛得瘋掉才是慶涼啊(屁
愛得要殺死所有人就是他們了(小姐你變態?
這文太棒啦
軟軟的涼平....(鼻血
期待下一作>UO(喂

交流...(羞(屁啦
http://kiov.blog106.fc2.com/
KIO 編集
無題
2008/07/12(Sat)14:56
看完了VV

雖然從一開始就猜到涼平可能會是BOSS
不過沒想到是這種原因啊TVT

橘慶太啊橘慶太
涼平那么愛你你怎么不跟他一起去死好了(喂)
全滅的結局也不錯呢……
尤其是對於這樣的苦命鴛鴦
下了地獄也要好好愛涼平啊橘律師~~
wishin. 編集
無題
2009/02/15(Sun)17:49
看完了,驚悚的一篇文
涼涼居然是壞蛋啊啊ˇ(抓頭)
不過好至死不渝喔ˇ
居然可以這麼愛對方,真是不可思議
IZUMI.T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89  188  187  186  184  183  182  181  180  179  178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