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4/05 (Sat)
「害怕你知道我本來面目後會心冷的離去,於是我一直在你面前保有那個天使般聖潔的模樣。很盡力,小心翼翼地去演那個體貼、內斂的角色,那個假千葉涼平……」


可是,這麼做最後悔的人就是我自己。

每當你說愛我,我就覺得那麼的虛幻,永遠滿足不了我空虛的心。

我總是感覺到,你的眼睛看到的不過是我的身體。你的愛傳達不到我的心我的靈魂——越來越空虛,甚至到了會恨那個我所扮演的天使千葉涼平的地步。

還記得我們有一次爭吵,我跑回這間屋子一直沒去找你的那件事嗎?

原因你可能忘了,可是我永遠不能忘,那一天,你工作到很晚,我一直等你,等到半夜。從屋子裏聽到車子的聲音我想也不想地衝出去,但在我打開門衝出去的前一刻,我看到你從另一個女人的車子裏出來。

在我的眼中,你與那個女人有說有笑,在我的心裏,一把火在熊熊燃燒,好不容易等你走到屋子。氣極的我忘了再去扮演那個假涼平,一心只想逼問你與那個女人的關係。

你工作好累了吧。連回答都那麼敷衍,只是隨口說說她不過是同事。你的樣子令我更為惱火,更何況那個女人離去之前曖昧的留在你臉上的一吻幾乎使我瘋狂。

 我要去殺了她!我氣極沖你吼道。你呆掉了,望著我好久才說道,涼平,你怎麼這副模樣?根本不像我一直愛的那個涼平。


我暴漲的火氣頓時冷卻,不知道再怎麼面對你,我奪門而逃——腦子裏,一直重複你的那一句話。

不是我,不是真正的我,你愛的,只是那個假涼平!

那個做作的涼平,令我瘋狂,令我妒忌,令我悔恨,令我無可奈何——

你愛他!

不是我,是他,好令我痛苦,那個我自己製造出來的假像。

離開的那些日子,我一直在掙扎,是該讓那個假涼平永遠消失還是繼續帶著那個面具留在你身邊。

本來,已經打算好了,不再讓它出來,不再讓那個假涼平出來佔據你的心——可是,離開你越久,我越痛苦,呼吸不到空氣般令我快要窒息。在你來找我的那一刻,我所有的意志頓時崩潰。

如果你離開了怎麼辦,如果你不在了怎麼辦,如果你不要我了怎麼辦?

好多的怎麼辦令那個我所痛惡的涼平自然而然的出來了。

是他也罷,只要還能待在你身邊,至少還能待在你身邊——就算每天都要在憎恨的痛苦中——

就算嫉忌快要把靈魂都焚燒殆盡!

意識快要模糊,但眼睛,還是那麼清楚的看到面前的人眼裏那痛不欲生的恨意——

從來都沒想到,原來,一直在他身邊的涼平帶著這麼深沉的痛苦。

從來沒深入過去了解他,只要他說沒問題就真的沒問題,還以為很瞭解他,很愛他,原來他的愛還遠遠不及他的萬分之一。難怪,他會這麼痛苦,那麼不顧一切,那麼極端——

「……涼……涼……」喉嚨緊緊掐住,呼吸都做不到,又如何說話,但是,還是想告訴他,「……我愛你。」

不管你是誰,不管你變成怎麼樣,不管你對我做什麼。

我的死如果能令你的恨減少,那我又何償要活著。

「你胡說!」他的眼睛紅了起來,是氣的還是什麼,「你愛的不是我,不是真正的我!你不可能會愛我——那麼骯髒,那麼瘋狂的我——」

怎麼會呢?他的淚滴到他的臉上時,是那麼清澈,並且溫暖——

想伸出手拭去他流出的淚水,被綁住不能動彈完全無能為力。

「你怎麼可能會愛這樣的我——為了繼續掩飾真正的我,把認識從前的那個涼平的人一一殺死的我——」

「千葉涼平!」

聽到有人在叫他,倏地回過頭。出現在他眼前的人令他一呆。

「啊,涼平,你該不會忘記我了吧?」擁有一頭長至膝間的長髮的女人笑著走近他,「以前在那家咖啡店時,我們可不止是見過一兩次面這麼簡單哦」

隨便揚起動人心魄的笑容,他邪氣的伸手攬住女人的腰:「怎麼會忘了嘛,我們可是一起渡過了好幾個激情的夜晚哦。」

「啊,我還以為你真忘了。」女人挑起纖細的手指在他白晰的臉上輕輕挑逗,「你突然消失,讓咖啡店都冷清了不少。只有我,還傻傻的每天都去找你,都快三年了,沒想到你居然在這城市出現……」

伸手壓下女人在他臉上玩弄的手,他的唇貼近她的耳,輕輕說出挑逗的話:「怎麼了,等了我三年是不是早已欲求不滿了?要不要現在就去找個地方玩玩?」

女人瞪了他一眼。但身體,更是緊緊貼住他:「你知道就好,這次難得遇見你,我是不會輕易放過你了哦。看你還敢不敢玩突然失蹤的把戲。」

「呵呵!」他輕笑著,把她帶入車裏,「我這次,是絕不會再失蹤了的。」開車前,他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

他先是設計迷昏了女人,這件事做起來非常簡單,因為女人非常迷戀他,不管他做什麼都欣然接受。正在想怎麼處理她時,女人隨身帶的包裏掉出了的一本書,原本只是隨意的亂翻,但裏面的內容卻吸引了他。

這是一本關於咒術的書,裏面不乏關於詛咒的術數。雖然困惑這個女人為何看這樣的書,但看到她夾在書中的一張要把某個老是搶她風頭的女人詛咒死的字條後就明白了。


書中的內容令他沉迷,尤其是其中一則關於脫靈的咒術。

書中說,召喚出惡魔的人可以讓惡魔把某個人的靈魂從身體裏分離出來,然後放在某個容器裏魔化那個人的靈魂,讓原本純淨的靈魂被黑暗污染。令那個人像惡魔一般邪惡,卻對下咒的人忠誠。

他完全被這則咒術迷住了,他知道。他需要這樣的能力,為此,他會不顧一切去做。不管,要完成這則咒術要花多少時間,幾條人命——只要能讓他愛的人愛上真正的他,惡魔一樣真正的他!

施展咒術的時間非常的講究,而他迷昏女人那天的四天后,就是施展咒術的最佳時機。

於是他沒有立刻把女人殺了,而是把她關到他的位於鄰市的那間已經沒有人居住的屋子,四天之後他把已經餓得奄奄一息的她帶回到原本的城市,悄悄扛到他之前就已經選定好的一個大廈的頂層……

「我按照書上的說明先把女人殺了,然後一一處理她的屍體,把那個地方佈置成召呼惡魔的祭壇。那個女人的身體是祭品,要完成這個召喚就必須用不同的人的肢體填充圓形祭壇中的五芒星,割下了那女人的頭後,我繼續找尋下一個目標。想著反正要殺人,那不如殺些對自己產生威脅的人。於是,我找到了認識以前的我,並且跟我同住在一個城市裏的其他人。約他們出來簡單得很,一通電話,隨傳隨到——」

「……雅、子……為……什麼……殺她……」既然如此,那他為什麼把瞄頭指向居住在另一個墟市的弘子。被冰冷的發絲纏縛到意識開始模糊,慶太強撐著不讓自己昏迷。

話說到這,站在床邊冷眼旁觀的男人目光—冷:「你一定不知道,你要去見弘子的事我是知道的。留在電腦上的資料只要隨便翻一下就能看到了。本來你要去哪我不會去理會,但看到弘子的名字時,我感覺事情不妙,在你去找她時,我一直在跟蹤你。真是囉嗦的女人,居然告訴你關於詛咒的事——可能是那個女人迷戀我吧,我去找她時她居然沒有一絲警覺,想到那個女人多此一舉的舉動我就生氣,於是,我沒有像殺其他人一樣先殺了他們再砍下他們的身體,而是先砍下她的腳後看著她血流盡死亡。」

他—直說自己是個惡魔,此刻的他在慶太眼裏,的確是個真正的魔鬼。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87  186  184  183  182  181  180  179  178  177  175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