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4/04 (Fri)
緊緊牽住那個寬大的手。

有時候,話不用明言,光是意會就能傳達,於是,他收緊手掌牽牢握住他的那隻手,連一刻都不願分開,幾乎是貼在一起,他們就這樣匆匆離開這個濕冷的地。


找尋的時間都覺得是浪費,只是一家小小的旅社,開房間時不算繁瑣的手續都讓他們等得不耐煩。

好不容易進到房間,急劇攀升的欲望令他們瘋狂的索求彼此。

當他進入他的身體,那填滿一切般的充實,那無可比擬的高溫令他情不自禁的淚盈滿眶。

「對不起,我急躁了。是不是很痛?」以為,傷了他的男人愧疚的為他舔去眼角的淚。

頓時,他淚流滿面。

不是,是太不可思議了,那一刻,他居然知道這種全身發熱的高溫叫幸福!

這個認知,令他認為自己早已經乾涸的淚情不自禁的流出。

「抱我——」他緊緊的抱住他,不住的乞求,「抱我。」

他令人心憐的乞盼目光,令他憐愛的深深吻上他,確定沒有傷害到他,他才開始在他的身體裏衝撞。

欲望迸發的前一刻,他突然用力咬上他的肩,很痛,真的,身體仿佛要被撕裂。

「你是我的。」他瞪著含淚的眼睛,用力的說。

沒錯,仿佛一世的空虛只為這一刻瞞足,要是放開,又要獨自面對那種駭人的寂寞,不要,絕對不要!

他的表情此刻是那麼霸道,又令人疼惜,他不禁露出溫柔的笑,說:「你是我的。」

這麼令人心疼的人,他知道,他不能也不會再放他離去。

就算不是什麼甜言蜜語或是我愛你,但彼此的心意已經在那一刻表明,日子還很長,就算要述說,也不急著在這一刻。

可是,真的很長嗎?如果這樣,為什麼還不停地去說永遠永遠?

不停的說永遠都要在一起,其實就是在恐懼時間的急促啊
……

 

「涼……」慶太難以置信地盯著身上的人,這個人真的是涼?為什麼讓他覺得是另外一個人?

那冰冷的氣息,那邪秘的笑容,那倨傲的神態,那漆黯的深色瞳眸之中,不可一世的光……

這個人,真的是涼?他所認識的涼?

如果,涼是光明中潔白的天使,那面前的這個人,就是地獄裏暗黑的惡魔。

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慶……」嘴角挑起似有若無的笑容,就算聲音放得更柔,也掩飾不了口氣裏的冰冷。他面前的這個人,是真正的惡魔。

撇開頭避開欲吻上他的唇,他瞪著他冷冷地問:「你是誰?」

他呆了一下,隨即笑了:「慶,怎麼了,我是涼啊,你的涼。」

「不可能!」慶太斬釘截鐵地說道。

慶太的話令他面前的人眼中迅速閃過—絲凍澈心扉的寒,看到的慶太不禁打了個寒顫。

不過隨即,他又笑了,他輕輕解開衣服上的鈕扣,露出上半身潔白的肌膚,還有肌膚上的斑斑點點的紫紅色吻痕——

「慶,這些,都是你留在我身上的哦。怎麼,該不會這麼快就忘了?昨天晚上,我們還激情纏綿哪!」

慶太的眼瞪得更大,沒錯,那些吻痕的確是他留在涼身上的——那麼說,面前的這個人,真的是涼?

「為什麼?」他不禁問道。

為什麼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以前的那個涼呢,那個溫柔、恬靜的涼呢?

「因為這個才是我,才是真正的千葉涼平!」

打斷慶太所有的幻想,面容冷酷的人冷冷地回答。

「以前的那個千葉涼平,不過是我創造出來面對你的假像!」

「怎麼樣,慶?」抿嘴一笑,他輕輕的撫摸他的臉,「是不是演得很像,那個看起來天使般聖潔的假千葉涼平?——你,是不是很愛那副模樣的千葉涼平?」

「是。」慶太不假思索地回答。

「啪!」下一刻,他被他身上的人狠狠摑了一掌,用力的程度,令他的耳朵耳鳴得厲害,嘴裏。一股鐵腥味開始漫延。

「不許你愛他!」用力地。他拽住他的衣襟,大聲吼道,「不許你愛他,除了我,你誰也不准愛!」

臉頰,火辣辣的疼,想說話,卻被沾著血的口水嗆到,不停地咳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感覺,一直壓在他身上的人突然離開,他再回來時,用力固定住他的臉,嘴對嘴為他渡來清涼的水。

咽下幾口清水,他感覺好多了,但,貼住他唇的人卻沒有把唇移開,柔軟的舌含住他的舌頭,井繼續深入,不斷探索。

那挑撥一樣的吸吮探求,令慶太止不住地隨之糾纏,卻,在他想纏上那不斷搞逗他的靈舌時,它卻突然退出——


再次彼人拽住衣襟,他被迫抬起頭直視那幽深不透光的眼睛,只能從中感覺到令人不禁打顫的寒冷。

「告訴我,剛剛吻你的那個人是誰?」他盯著他,逼問般地沉聲道。

 想了想,他回答:「千葉涼平。」


他知道他想要的不是這樣的回答,但是。他只能這麼回答,不管涼平的真面目到底怎樣,他都是涼。

「我要的不是這種答案!」果然,聽到後他發狂般搖晃著他,「我問你,是我還是那個假千葉涼平!」

被搖得頭昏腦脹,卻還得努力保持冷靜,因為他不想再激怒眼前看起來很瘋狂的人。

「其實答案根本不重要不是嗎?」想扯出笑容,剛剛被摑的臉頰卻痛得令他的笑變成苦笑,「不管是誰,我愛的人都是千葉涼平。」

對,是千葉涼平。

所以,不管他的涼是誰,不管變成怎麼樣,他都愛他。

「你胡說,你根本就是在胡說!你愛的人是那個假千葉涼平,只是他!」

「涼……」看著他痛苦的模樣,他卻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所以,慶,我會讓你忘了那個千葉涼平,完全忘了他,成為我一個人的。」

他,突然冷靜下來,直視被禁錮在床上的慶太,臉上,一抹詭秘的笑容漸漸浮現。

「慶,要愛就愛真正的我吧,惡魔一樣的,我。」

他開始退下,離開完全不能動彈的慶太。

還在奇怪他下一步想要幹嘛,一直耀眼的燈光突然暗下,但,他披禁錮的床的四周全是火光一片,忍不住抬頭去看,目睹到的東西令他震驚,

床下的地板,居然是詭異的紫色,紫色的地板上,一個紅漆漆出的正圓,一個完整的五角形,禁錮他行動的床就位於這個五角形中的鈍五角形中。並且,這個五角形的銳角中都放有一樣東西。

左上角,是人的手臂,左下角,是腿:右下角,腿,右上角,手臂——

而,四肢大敞被綁住的他的四肢正好就對著這些東西……

 這麼一想著,他心慎膽顫地仰起頭——按照這種捧序,那正對他頭部的該不會是——


果然,仰起頭後,慶太看到了那個長髮披散的頭顱,那個,總是像魔魘一樣糾纏他的那個頭顱!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8/04/04(Fri)23:13
果然是千葉涼平...(屁啦你是在猜敬多
涼平太棒了!帥呆了!(喂
希望橘慶太不會死掉啦
要幸幸福福的才好嘛(去你的
KIO 編集
無題
2008/04/05(Sat)02:00
人格分裂˙˙˙˙˙˙˙˙˙˙˙

惡魔涼出現了

希望橘阿太會平安

半夜看故事 好驚悚~
TU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84  183  182  181  180  179  178  177  175  174  173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