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8/04/24 (Tu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3/09 (Sun)
第五張,魔鬼。



「慶?」不知何時,已經回到家裏的涼平站在了慶太的後面。

慶太回過頭。對他微微一笑:「涼,回來了。」

「嗯,回來了。」涼平點點頭,然後,他的視線望向電腦顯示器,「慶,在工作嗎?……咦,這個人是?」

慶太的目光回到電腦上,他回答:「涼,你應該認識他的吧,他就是川島達也的獨子,川島 幌。」

「是的,小幌很黏川島達也,那個時候,我跟川島達也的關係又那麼——親近,所以,跟他還是認識的。」不知道突然想起了什麼,涼平的表情有些晦澀。

慶太以為他想起跟川島達也在一起時的不快,他說:「不用再擔心川島達也了,他就快被定罪了。」

「我已經知道了,新聞已經在報導了。」

「這麼快,」慶太難免有些感慨現在消息傳播的速度,剛剛神崎警官才對他說警方才公開這件事不久啊。

「慶,是你做的嗎?」涼平盯著他問。

「嗯。」慶太點頭承認,「為了打官司,我去查了川島的事情,意外查到的。」

雖說是意外,但這樣的事情也能查得出,明顯就能看出慶太拜託的那家偵探社是很有實力的。

「慶,你總是突然做出讓人措手不及的事情。」涼平有些困擾的皺起了眉,「你這樣做,不怕被報復嗎?」

拉下站著的人兒的身子,他吻上他聳起的眉:「不用擔心,說過的,我要保護你。當然,我不會再出事了。」

儘管沉浸在了慶太給的溫柔中,但內心,還是潛藏著不安啊。

視線流轉,看到了顯示器上,資料上照片裏的那個人,涼平不禁低語:「小幌是個很可愛的孩子,可惜就這樣被人殺死了。」

「這件事你也知道了?」慶太有些意外。

「這個世界就算是小事,只要引起媒體注意很快便被報導,然後全面公開呢。」涼平喃喃回答。

「也對。」了然一笑,他鬆開了他。

「涼,今晚的晚餐買回來了沒,我餓了。」

這時才記起來他本來是打算要去煮飯的涼平趕緊站好:「你再等等,我馬上就去煮飯——哦,對了,今天的晚餐是吃燒肉喔!」

「啊,涼,你果然最瞭解我了!」感動的本想把他抱回來,人卻已經跑開了。

「涼,不要這麼急嘛,親一下再走啊。」慶太遺憾自己動作太慢,對著已經走到門前的涼平嚷嚷。

原以為涼平會繼續走開,沒想到,他的話音一落,他便掉頭回來在他的唇上親了一記才真正離開。

望著涼平離開前紅透的耳朵,慶太一臉笑意。

他的涼,還是這麼容易害羞,就像一個未經人世的孩子。

啊,這樣的日子好幸福,能夠永遠這樣就好了。

已經沒有多少天了,離一個月還有十天,十天啊,真是不真實的時間。

一邊開著車,一邊自嘲的想著。

他一點也沒感覺自己快要死了呢!

畢竟也是,他沒病,很少抽煙不喝酒,健健康康身體良好,哪是死人相?

要死也不是自己,所以,他才不能這麼死去。

讓他留在這個世界的理由太多太多,多到,已經沒有時間去害怕他將要面對是的什麼樣的東西了。

想要從被動轉為主動,總要做點什麼呢?

這麼一想著,他就看到了不遠處的一家餐廳。

而這,就是他要化被動為主動的開始。

慶太坐在餐廳的角落,點了份炒飯後就慢悠悠地吃了起來。

來這裏吃東西當然不是他的目的,不過是因為光坐在這裏都不點些東西會引入注童,點了東西又不吃的話,更引人注目。

意思就是他是在這裏等人啦。

過了沒多久,一個身穿工作服的男生坐到慶太對面的位置上。

「不好意思橘先生,因為工作有點忙,所以到現在才來。」這名男生就是當初在廣田雅子的咖啡店裏工作過並且替廣田雅子向他轉交過一封信的那位元服務生。

現在,廣田雅子的咖啡店還在運營,不過店主已經換人,可能是跟廣田雅子的關係不錯吧,廣田雅子死後,這個男生也換了個工作,就是在慶太現在所在的餐廳裏當服務生。

當然,現在慶太所在的地方,是他居住的城市的鄰市。

因為記得這個男生在把信交給他,準備離開後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慶太便千方百計的找到了他。

他,應該知道一些事情吧。慶太是這麼想的。

「沒事,在你工作的時候還約你。不對的是我才對。」慶太放下了手中的小勺,對他說道。

「不要這麼說啊,橘先生,不管怎麼樣,能夠幫上你是我的榮幸,畢竟,我也想快點找出殺死廣田老闆的兇手。」說到這,男生一臉感傷。

慶太的表情也不禁嚴肅,卻不打算浪費時間,他很快便問:「當初你把廣田雅子的信交給我,準備走時。你是不是想對我說什麼?」

男生抬起頭,「啊,對。不過當時我看你這麼難受,便沒有說。因為這可能對你們沒多大用處——」

「是什麼事?」沒等他把話說完。慶太便急著打斷了。

「是這樣的,其實廣田老闆在出事的前一天變得有些不一樣。她看起來好像——怎麼說呢,好像很高興的樣子。我們問她是什麼事,她沒說,總之,好高興,很像是什麼人要來的樣子,而且是她很重要的人。」

「就是這件事?你想對我說的就是這些?」慶太懷疑地問。

「是啊,就是這樣。」男生點點頭,「因為很少看到廣田老闆這種樣子,覺得很好奇。」

「那你有沒有把這件事告訴警方?」

「沒有,團為我聽警方說,廣田老闆死的那天都沒有什麼人來找過她,我便認為這只是我的猜測,就沒有說。」

他的話,令慶太不禁陷入沉默。

「啊,不好意思,我老闆催我去做事了,橘先生你?」男生突然急切地說道。

慶太一聽,便對他說:「已經沒有什麼事了,你去忙你的吧。」

聽到慶太這麼說,男生向他點頭示意後,就匆匆離開了。

坐在原位上,慶太繼續思考,他感覺到,有什麼地方出了差錯——因為,事情有些對不上號——

變得越來越混亂了。

  ***

離開餐廳,慶太去找了一個人,川島達也


已經被判定有罪的他,正在等待終審判決,很明顯如慶太一開始所想,其結果很不樂觀哪。

以探視的名義去見他,在見到他被帶出來的模樣時,有點讓人意外。

跟以前那個得天獨厚的人完全兩樣了。

頭髮零亂,原本黝黑的發此刻快要被白絲掩蓋,懂悴的面容看上去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幾歲,一直堅挺的背也垮了——這,還是那個原本在商場上一度名聲大震的男人嗎?見到的人,都會這麼想吧?

他也見到了慶太,萬萬沒想到慶太會來的他,完全呆住。

盯著痛失愛子又事業垮臺的人,慶太叫了他一聲,儘管他一點也不同情他。

清醒了過來,他幾乎是撲著坐到慶太的面前:「為什麼要來看我,炫耀你的成功,嘲笑我的失敗嗎?」

是生氣還是害怕,整個半身趴在桌面上的他全身不住顫抖著。

「什麼都不是,我只是,想來問你—些事情。」目光看著他,他淡然的回答。

「問我,你們還有什麼好問的?」他冷笑,恨不得用目光殺死他一樣看著他,「在法庭上,你們什麼都問我,而我,不是已經回答了嗎?我騙了你們的錢,我騙了這個世界的人;我是卑鄙,但是,我不過是想守住我重要的東西而己啊!」

「守護自己重要的東西並沒有錯,但是損害了別人的利益甚至是國家的利益就不對。」這時的慶太,表情是以往打官司時的冷靜,接近冷漠。

「是這樣嗎,是這樣嗎?」川島達也的眼睛染上了淚光,他卻吃吃的笑了起來,「可是,我要是想守護好那些東西,就必須這麼做,只能這麼做啊,」

「我的兒子也是,我所愛的人,也是……」盯著慶太,他說。

「你真的愛他?」慶太的表情依然冷靜。

「愛……但他卻不是我的!」

「所以你不擇手段只想得到他!」慶太冷喝。

「他值得我不擇手段——」反吼過去的話因為突然想到什麼而話鋒一轉,「你來找我,是為了他,千葉涼平。」

盯著慶太,他一臉了然。

「對,就是為了他,千葉涼平。」他堅定地回答。

盯著慶太的他。開始大笑起來,他一邊笑一邊說:「找我有什麼用,他愛你,他是你的,他只會留在你的身邊,為了你他不顧一切——而我,什麼都沒有,找我有什麼用,有什麼用!」

「是沒有用。」他平靜的看著瘋狂笑著的他,「我來找你,只是純粹想告訴你,他,永遠是都我的!」

平靜的語氣,堅定的口吻,讓瘋狂的笑聲嘎然而止。

他再次盯著他,咬牙切齒地盯著他。

他明白了他真正的來意,他是來示威的。

他打算在他這個就快要連一絲自尊都保不住的人面前再狠狠的踩一腳,想要完全擊潰他的自信。

但,如果他認為他是那種可以任由別人在他頭上逞威的人那就錯了,他,川島達也,就算只剩一口氣,也要咬破敵人的身體。

他驀地傾身接近慶太,冷笑的看著他臉上的平靜,他要,要撕毀這張平靜的面皮!

「不要高興的太早,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你知道嗎,你留了一個魔鬼在身邊。」

「你想說什麼?」不明川島達也話中的童思,慶太凝著眉問。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8/03/10(Mon)00:17
我啊是從鬍渣同盟連過來的啦w
KIO 編集
無題
2008/03/13(Thu)11:03
34集(敲碗)
嘖,我只用兩天的時間就看完了說(←很邱)
腐ˇ URL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79  178  177  175  174  173  172  171  170  169  168 
Admin / Write
Calender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