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8/11/19 (Mo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4/04 (Fri)
報久,神崎警官才回答:「對,我們已經查出當時敬多要見的人是誰。」

「是誰?」



沒有回答,神崎警官繼續說下去:「得知那個人是誰後,我們試著把那個人跟其他四名死者聯繫起來。然後很意外的發現,居然這麼的吻合。」

慶太不再說話,他靜靜聽神崎警官把話說下去。

「這個人曾經在千葉縣居住過,居住在千葉縣的時候,他也是咖啡店的常客。我們拿他的照片去詢問過在那家咖啡店裏最資深的店員,他們都說見過他,並且很肯定。因為像他那種出色的人,是讓人過目不忘的。而且,他與涼野弘子的交集不淺哪!聽那些店員說,涼野弘子非常的愛戀著那個人,在那個人突然失蹤前,他們看起來很像是一對情侶,常常如膠似漆的黏在一塊。」

「至於那個人與其他三個人的關係——因為都是那家咖啡店的常客,會碰面甚至是認識都不為怪的。其他人因為時間錯開而不認識,那個人卻因為常去也就認識了他們——呵呵,這樣的推理很合理吧。」

突然輕笑出聲,讓有些凝滯的氣氛緩和起來,但慶太卻一直提著滿腹心思,沒心情去顧及這些。

他等待神崎警官繼續說下去,神崎警官卻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不說了。

時間,在他們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悄然流逝,氣氛,越來越寂靜——

當神崎警官手中的煙快燒到平指頭時,他才開口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寧靜。

一邊揮煙灰,一邊說:「至於古屋敬多,應該是通過別人的介紹認識那個人的。聽他的同事說他死之前,那個人打電話給他,說是問一些事情。古屋敬多看起來很敬重那個人的樣子,很高興地提前下班回去,可是,誰也沒想到會出了那種事……」

「你到底想說什麼?」再也按捺不住,慶太突然打斷了他的話,「那個人到底是誰?」

滅了手中的煙,把煙頭丟到煙灰缸裏,神崎警官淡淡地反問:「話都已經說到這裏了,你不會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吧,橘律師?」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亂猜,你覺得應該告訴我那就表明,不想說就不要再浪費時間——」不是不想猜,是根本害怕去想、去猜,與其說想急著知道,不如說是害怕知道,現在他,莫名產生一種逃避的念頭。

「好吧,那我直說,我們警方懷疑兇手就是——」盯著慶太,神崎警官一字一句說道,「你的愛人,千、葉、涼、平——」

「不可能!」想也不想,他斬釘截鐵地回答。

「可是事實上,千葉涼平也曾經對我們說過,他會出現在古屋敬多住的地方並適時救了你是因為他與古屋敬多有約,本想去找他的。」神崎警官很冷靜的訴說。

「他當時也說了,他因為工作上的事情拖延了時間,等他去到時,敬多已經出事,而我恰好從樓上掉下——」慶太立刻反駁。

「誰又能證明——」神崎警官直視慶太,雷厲風行地回道,「他不是早就已經到達古屋敬多所住的地方,殺了他之後隱藏在附近靜觀其變……」

「不准再說他殺了誰或誰!」聽罷,早已經滿腔怒火的慶太嚴酷地打斷他的話,「我們都是依理論事的人,要想證明這一切,請你拿出證據!」

「證據?」神崎警官沉斂一笑,「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那把很有可能帶著兇手血跡的刀子嗎?」

慶太一時之間不明白他想說些什麼的望著他。

「古屋敬多可能拿著刀子做過一番掙扎,那把刀子劃傷了兇手的身體,並沾上了兇手的血液。後來,刀子在打鬥中飛到角落,謹慎的兇手或許一直想找它,但沒想到你卻突然來了,只好避開——不管真正的情形是怎麼樣的,總之,刀子上的血跡通過檢驗並核對之後不是雷亦的,也不是你的——那麼,很有可能是兇手的。」

「橘律師。」注視著慶太的眼睛,神崎警官用清晰的口氣對他說,「我也不希望千葉涼平是兇手,不過為了證實這一切。我請你幫警方做一件事,從千葉涼平的身上取來任何毛髮或體液,如果是血液那更好。只要核對了DNA,就能知道他到底是、或不是兇手了!」

望著沉默的他,神崎警官繼續說:「你也想早些證實一切吧,如果不想心愛的人背上殺人的罪名,請你與警方合作。」

還能說什麼,坐在原位的慶太,長久無言。

  ***

與神崎警官分開後,坐在車上的慶太想了又想,本想打個電話給涼平,但手機拿到手上,卻怎麼也不能撥打過去。最後,他把手機丟到一邊


全身無力地趴在方向盤上,聽完神崎警官的一席話,心情差到極點的他已經不想去想下一步該做什麼了。

有種亂了分寸的感覺。

因為神崎警官的猜想是他從來都不曾想過的事——更何況,這樣的事情要怎麼想?想那麼愛他的涼一直在下咒想殺了他,怎麼可能!

可,這些話他又不能對神崎警官說,就算神崎警官表面上說相信他的話,實際上卻不當一回事吧。就算他真的相信他,接受了他的說法,他又如何能解決這種詭異到極點的事情,已經,不像是常人能夠做出的事情了。

下咒,招喚惡魔,對被詛咒的人做出攻擊,達到目的。

怎麼想,都是靈異小說上的事情吧?但它卻真實的出現在了他身邊。

「慶,你是聲名遠揚的大律師,辦過很多案子,把很多人送入過監獄,也把很多人送入地獄——那些死了的人,要是變成了鬼,一定會來找你算帳的。因為是你,他們才會死,才會下地獄……」

「我好像記得在哪里看過,用人的生命來向惡魔交換條件所下的詛咒,是非常殘忍也非常惡毒極端的一種咒術。它不但要活人當祭品,更要召喚惡魔的人不能有一點點的善心,否則,連這個人也會被惡魔吞噬。如果不是非常恨對方,我想,不會有誰會想用這種殘忍的咒術的吧……」

突然想起涼平曾經對他說過的話,想到了「刺骨銘心去恨」這句話,想起了親眼目睹的那幾幕令人作嘔的血腥場面——

真的那麼恨他嗎?那個做下這一切事情的人?

百思不得其解,又重新陷入脫逃不出的苦悶中,整個人,都快要崩潰了。

怎麼會懷疑到涼身上呢?

想著,目光不由的,落在了胸前他出門前,涼平替他掛到胸前的護身符上

「很想讓你乖乖待在家裏。但你總是不斷地亂跑,讓人放心不下。這個護身符是我特地到廟裏求來的,就讓它代替我,在我不在你身邊時,保護你。」

忘不了他把護身符系到他脖子上時,認真嚴謹的表情,好像,這個護身符很重要。

當時他,還笑了。「涼,你真認為這種東西能保護我不再受傷嗎?要真是這樣,人人帶一個在身上的話,世上不就不再有災難了嗎?」

他拍起頭,認真且帶著懇求:「不管怎麼樣,你就好好帶著它。不管靈不靈驗,自我安慰也好,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受傷了。」

心愛的人這麼懇求,就算不以為然他所做的事,也安安份份的任他把護身符系上,更何況好像他不答應,涼就不准他出門的樣子。

慶太自己並沒察覺到,想著想著,他的表情變得那麼溫柔……

突地,他把護身符塞進衣服裏,目光變得堅定起來。

沒錯,現在不是憂愁沉悶的時候,他一定要快些找到真正的下咒之人,為了他自己,為了背負上殺人嫌疑的涼!

下定了決心,正打算開車離開,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看了下來電顯示,知道打電話來的正是他剛剛在想的人,慶太趕緊接起電話。


「涼。」還沒等對方說話,慶太已經急著喊道。

「慶,你現在在哪?」涼平柔和的聲音自手機的另一頭傳來。

「還在千葉縣,不過正準備回去。」聽著,慶太也不禁柔了聲音。

「事情已經辦完了嗎?」

「嗯,差不多了,有事?」

「嗯。」涼平的聲音停頓了一下,「其實我現在也在千葉縣。」

「工作需要嗎?」慶太自然而然地這麼認為。

「不是,是私人的事情。你還記不記得,我有一幢房子在這裏。」

「記得啊,你以前在這裏住啊。」而且,有次他跟他為了他已經想不起來的事情大吵了一架後,曾經跑回去過一次。當時要不是他先忍不住沒有他的煎熬跑去求他回來,他相信他就此不回來的可能性很高。

不過,涼好久沒有提起那間等於是他避難場所的「娘家」,他差點都忘了。

現在他突然提起,不是他突然想回去住了吧?

「啊,我要去拿點東西,所以就來到這裏了。慶,如果你沒事了,可以來接我嗎?我的車子突然出了點問題,送到修理廠了。沒有了車子,我的行動都不怎麼方便了。」

「好,我去接你。現在你在哪里?”

「我在……」

沒有費多大的功夫,慶太便在涼平描述的地點找到了他。

看著涼平坐到車上後,慶太微笑道:「我們今天分開不到半天哦。」

他的話,令涼平系安全帶的手停頓了下,隨後他也笑道:「這是我們頭一次在其他城市碰面!」

「陌生的城市,接頭一樣的碰面……啊,涼,你有沒有感到有一種——」身體傾向坐在身邊的人,慶太的嘴角向上抿起,勾勒出一抹亦正亦邪的笑容,「我們在偷情的感覺?」

涼平紅看臉瞪了他一眼:「沒一句正經!」


「呵呵——」開懷的輕笑,怕再逗下去他真的會生氣,慶太轉移話題,「對了,涼,你讓我送你去哪里?」

涼平的表情,變得認真:「就是我以前住的那間屋子,還記得地址嗎?」

「多少還記得一些。」

「送我去吧,我要去拿一些東西。」

「好。」有些疑惑他怎麼變得嚴肅起來,但慶太還是先順他的意思,便沒有多問什麼。

在車上,涼平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再多說話,慶太便一直找話題。

「涼,你知道我來見你前跟誰見面了?」視線注視前方,一邊開車,一邊分心注意身邊的人的情況。

他總覺得涼今天有些不一樣,是不是回到了往事繁亂的舊地,勾起了不好的回憶,影響了心情?

這幾天,一直從別人的嘴裏聽說他以前的事情,現在,他都有點不懂以前的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感覺,一點也不是他所知道、認識的涼。

別人口中的他,倨傲、冷漠、難以接近、出色非凡,並且,放蕩不羈——

這個人,真的是他的涼平嗎?

那個總是動不動臉紅,會害羞,在他面前總是柔柔的說話,做事總是小心翼翼,在他受傷時,會把眼睛哭腫的涼平嗎?

「不知道,那你跟誰見面了呢?」柔柔的聲音響起在慶太的耳邊,轉頭去看,那張出塵的容貌露出溫柔的表情對著他。

心,微微熱了起來,因為他的柔情。

驚亂的轉回頭,心還在慌亂的跳動,有點像,做錯事被逮到的那種心情,因為,在那一刹那,他居然在懷疑——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82  181  180  179  178  177  175  174  173  172  171 
Admin / Write
Calender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7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