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3/13 (Thu)
還有五天,時間應該很緊迫,可如果事情還是沒有頭緒,也只能是無可奈何。



著急也沒用。還不如冷靜下來把事情的經過重新溫習一次,看能不能從中找到什麼線索。

慢慢踱步在林蔭道上,慶太靜靜思考著。

聽老人的所說,月底,就是這個詛咒完成的時候。要是他不在月底前找出誰是下咒的人然後阻止他把咒術完成,那他真的是死定了。

死定了……

不由得伸出手凝視住手掌,在炎夏熾熱的陽光下,他的手,顯得微微透明。

這種感覺真是差勁透頂。

倏地握緊拳頭,慶太心有不甘的想著,到底是誰,是誰會對他這麼做!

抬起頭望向前方,出現在不遠處的一個墓碑令慶太的視線有些黯淡。

一枝黃色的小雛菊靜靜的躺在座碑上,墓碑前的人,靜靜凝思。

墓碑上,是慶太只見過一次面的人,雅子。

「你應該可以安息了,因為撞死那個孩子的真正兇手已經找到了。川島達也,已經承認了一切。」

上次去找川島達也,除了去問有關於涼平的事情外,還有,就是三年前那場車禍的事。

川島達也坐牢的事櫻井月江也知道,他已經告訴她了。

原以為她會開心一些,沒想到只是一直沉默——

「我沒想到,我一直想做的事情終於有一天得以實現時,我的心情居然這麼平靜。」沉默了好久,她突然這麼說,「是不是因為,我已經看開了一切的原因。」

雖然她這麼說,但他卻一點也不能理解她的心情。

如果他是她,就算不會表達出來,其實內心也會很高興,高興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畢竟,是自己曾經朝思薯想也要完成的心願啊。

「櫻井小姐,你呢,是不是很高興?」淡淡地詢問,就算不能得到回應。

「沒錯,那個孩子的確是我撞死的!」在法庭上,終審判決前,被檢查官一再逼問的川島達也豁出去了的吼著。

雖然是以商業詐騙起訴川島達也的,但還是牽出了三年前的那場車禍。當然,其中的確是有人特意安排的。而那個人,是想讓川島達也完全沒有任何退路的慶太。

「崎藤 茂知道了這件事,我害怕他會告發我,便想方設法的殺他滅口!那天,我已經計算好了一切,可人算不如天算,他居然沒來。我不想就此甘休,開車去找他,可是……可是……」

「那個孩子突然跳了出來——不,原本我是可以避開的,可是我卻撞了上去……因為在那一瞬間,我想到了栽贓陷害他。」

「——看到那個孩子倒在地上不起,渾身是血,我還曾有過後悔的念頭。可是,就在我準備下車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一個女人站在不遠處。我知道她一定目睹了我開車撞人。要是我下車我就真完了——沒錯,所以我逃了!只要我沒下車,就算那個女人去報案,她也不能知道兇手是誰——」

「果然如我所想,被捕了,可是沒想到他只是被判無期而已。為了保險起見,我便壓下重金賄賂警局局長,讓他找人把關在監獄裏的崎藤 茂殺掉——」

說這些話時莫穎瘋狂的表情,令在場所有人心寒。

結局,當然很簡單,死刑。

「做錯事的人得到了他應有的懲罰,你,能安息了嗎?」

樹蔭下,陽光透過樹梢照在草地上斑斑點點,風,吹得樹葉沙沙作響。

很寧靜的一切,就連人的說話聲,都那麼寧靜。

「不,在沒找到殺死你的兇手前,你一定不能安息。敬多也一樣,那些被殺的人也一樣……」

「如果說,惡有惡報,那麼,你們可以保佑我早日找到殺害你們,並利用你們的身體行兇的惡魔嗎?」

風,又一陣徐徐吹來,枝葉沙沙響起,一聲一聲,像是在回答慶太的話。

慶太陷入長思,他沒注意到,他的身後,一抹白得耀眼的身影一直佇立陪著他……

「嘟嚕嚕……」手機鈴聲突然響起,驚醒了沉思中的慶太,也令他身後的白色身影攸地消失。


「你好,我是慶太。」打開手機貼近耳朵後,慶太平穩地說道。

「橘律師,是我,神崎啊。」電話那邊傳來神崎警官敦實的聲音。

「神崎警官,是你啊,找我有事?」

「是有點事——你現在在哪里?」

「我在千葉市辦點事。」

「哦哦,我也在千葉市呐,真是太巧了!你現在有空嗎,我去找你,還是你來找我?」

慶太想了想,回答:「也沒什麼事,我去找你吧。約哪?」

「總不好意思讓你來警局,隨便找個地方吧。嗯,市中心廣場附近的楓林茶莊吧,你知道地點嗎?」

「知道的。」

「那就約那了。時間你定。」

「現在差不多到十點了,十點半我就能到了。」

「好,十點半我過去。就這樣了,等會見,」

「好。」答應對方,並待對方把把電話先掛了之後,慶太才放下電話。

「下次有時間再來看你吧,雅子小姐。」對著墓碑上的照片裏的人留下這麼一句話後,慶太站了起來。

「橘律師……」

走了幾步,似乎聽到有人在叫他,轉過頭時,身後卻半個人影都沒有。

唯有的,就是靜靜躺著的櫻井的墳墓。

回過頭時,慶太的心中湧上了強烈的不安。

不會是,他的錯覺吧?

搖搖頭,把所有不安的因素揮掉,慶太繼續前行,離開樹林茂密的墳地。

離開墳地,一路驅車到與神崎警官相約的地方。道路通暢,不是上下班高峰期,也用不了半個鐘頭,十幾分鐘就到了。

原以為會是他早到,沒想到,神崎警官居然已經先來了。

雖然神崎警官的表情看起來與平常沒什麼兩樣,但慶太,就是有股不安的感覺,

好像,神崎警官要跟他說的事情,是關於他的……

可能是日漸熟稔了,見面時免不了寒喧幾句,因為有事,很快便就進入了正題。

「是這樣的,橘律師,我想把我們警方找到的一些資料告訴你。」

「為什麼?」慶太不免驚訝。他以為他找來他是商量事情的呢。

「告訴你,也是想讓你幫我們想想辦法,快些找出真凶啊,橘律師。」神崎警官咧開嘴笑道。

慶太瞭解了地點點頭。「你打算告訴我什麼事情,然後,讓我幫你什麼?」

沒有立刻回答,神崎警官只是凝視著慶太。

「怎麼了?」被人這樣子盯住還真是不自在。

「沒。」搖搖頭,神崎警官從隨身帶的公事包裏拿出一疊資料,交給慶太。

他示意慶太翻閱這些資料。

然後,他看著慶太一邊翻閱一邊說:「我們警官通過努力,確實也找到了一些線索。根據你上次告訴我的查案方法,我們在你的助手古屋敬多亦死之前找到的,被殺死的那四個人都曾經去過的地方,是一家咖啡店,而這家咖啡店正好是其中一名死者廣田雅子所經營的。」

「是廣田小姐的咖啡店?」慶太很是訝異。

「不僅如此,除了廣田小姐,其他的三個人都是這家咖啡店的常客,有一個人還是會員。」

「常客?」慶太不禁凝起了眉,「可是除了雅子,其他的人不都是居住在另—個城市裏的嗎?怎麼會是常客?」

神崎警官開始點了煙,吸了一口後他才回答:「千葉縣與我們居住的城市坐巴士不到一個鐘頭的時間,這兩個城市之間時常有各種各樣的來往。人也幾乎是自由流動的,說了是兩個城市,其實也差不多是在一起了的吧。特別是出了這場案子後,我這個月這個城市竄那個城市跑的,對於兩個城市之間的距離都不覺得有什麼了呢。要是有人特別喜歡某個地方,或是特別喜歡到哪里去,不管多遠,都會想去的吧。更何況。兩個城市之間距離這麼近。花一個多鐘頭到喜歡的地方好好待一下,應該不會覺得有什麼吧。」

「特別是第一個死者。那個擁有一頭及膝長髮的女子。她都會在工作後坐車到那裏待一會兒,聽她的朋友說,她很喜歡那個地方的風格與氣氛。」

神崎警官在煙灰缸上揮了揮煙灰,「與其說是喜歡那個地方,倒不說是去那個地方見什麼人。因為死者的家人曾說過,每次去那裏,她都要精心打扮一番。很像是去見什麼人的樣子呢。」

慶太的眉不禁擰起,這些話,他好像在哪里聽誰說過。


「是這樣的,其實老闆在出事的前一天變得有些不一樣。她看起來好像——怎麼說呢,好像很高興的樣子。我們問她是什麼事,她沒說,總之,好高興,很像是什麼人要來的樣子,而且是她很重要的人。」

是了,那個曾經在雅子的咖啡店打工過的男生也說過類似的話。

「然後就是其他兩位男性死者,他們到過這家咖啡店的次數算是一般,偶爾會去的樣子。不過引人注意的是,兩名死者死前並沒有去過咖啡店。要說有什麼不對的話,都是看起來像是去赴約。」

放下手中的資料,慶太說出自己的想法:「聽起來,好像是這些人死之前都去見過什麼人。」

「嗯。」叼著煙的神崎警官點頭,「弘子也是,我們去詢問過了弘子死之前在她咖啡店裏工作服務生,他們都不約而同的這麼說。」

「就是敬多不同。」

「不,古屋敬多也一樣。」盯著慶太,神崎警官很肯定地說。

「敬多死之前也曾想過去見誰?」慶太有些驚訝。

「對。」神崎警官取下嘴中的煙,繼續說,「我問過你事務所裏的其他人,他們說敬多在死的那天很急著便趕回去了,他說要去赴約。」

「可以知道那個人是誰嗎?」慶太問得有些急。

神崎警官沒有立刻回答,他現在看起來像是在沉思。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8/03/22(Sat)23:24
該不會慶太被認為是兇手了八?

是他那未曾見面的兄弟嗎?

好驚悚的故事感覺呢

不過一次看完 感覺很好看呢

希望大大能繼續寫作喔
TU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81  180  179  178  177  175  174  173  172  171  170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