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3/07 (Fri)

敬多居住的地方離慶太的屋於約有半個小時的車程,是位於市中心的一幢公寓的八樓。

待慶太趕到時,這裏並沒有什麼異常。

寧靜的夏夜,深夜十一點鐘。


整幢樓只有幾個視窗零零散散的亮著燈,停下車,慶太抬頭仰望這幢公寓,不知道為什麼,反而是這種與往常無異的寂靜令他不安。

關上車門,慶太移步來到公寓的大門,只有八樓的公寓並沒有安裝電梯,慶太要去八樓只能從樓梯一層一層走上八樓。

為了省電,除了公寓大門上的吊燈是整晚亮著的外,樓梯上安裝的感觸燈則只有有人踏上階梯才會亮起,待個一分鐘之後又滅了……

儘管很擔心敬多,但不知為何慶太卻以平常的速度走上樓梯,一階一階走上去。

就這樣,往往在慶太走到上一層樓時,他走過的低層樓的燈就會熄滅。

一樓燈亮,走過,滅二樓燈亮,走過,滅;三樓燈亮,走過,滅──

應該很平常的情況,在深夜裏如此反復,詭異到令人毛骨驚然。就好像冥冥之中誰在操縱一切,打算在寧靜中製造血雨腥風。

慶太本來不覺得有什麼,但是每上一層樓,莫名的,他就心寒一分,有過遲疑,卻不曾停下腳步。最終來到八樓時,他被迎面撲來的一陣風吹得全身打顫。

眼睛所望,四處皆是一片漆黑,記得敬多說過,八樓並沒有幾個人住……

沒有停頓太久,閣樓上的燈突然熄滅,四處更為黑暗,唯有夜色襯著遠處的燈火照亮世間。

憑藉來過這裏一次的記憶,慶太走向—邊的走廊。八樓量後一間房間就是敬多居住的地方。

才移動腳步,突然亮起的光芒令慶太目眩,待適應突然亮起的光線時,也同時知道,原來走廊也有感觸燈這件事。

放眼望去,最後一間屋子離自己所站的位置大約有三十多米的距離,放在身側的雙手捏成拳,然後鬆開。

不想再猶豫不定,慶太邁開腳步,快步向前走去。

終於來到目的地,下意識地去扭動門鎖,卻紋風不動。沒有想太多,慶太馬上敲門。

「敬多,你在嗎?快開門」

雖然房間裏沒有亮燈,但慶太感覺有人在裏面。

「敬多——你在的話就快開門!」

慶太沒有持續敲門多久,門口響起的開鎖聲令他的所有動作停止。

慶太是屏著氣息瞪著眼睛看著門鎖從房間裏被轉動——「嚅」地一聲,門鎖開了,門口從裏面被漸漸打開。

房間裏比外面更加黑暗,黑得看不清東西,就算慶太目不轉睛地盯著漸漸擴展的門縫,也只看到漆黑一片,連開門者的模樣都看不到,仿佛,門口是自己打開的。

「敬多……」慶太不由自主地輕喚了聲,開到一半的門應聲停下——

「敬多!」知道是門裏頭的人聽到了他的聲音,慶太再也沉不住氣,沖過去推開門,「敬——」

以為門後頭站著人,卻在自己把門完全打開時,發現居然連個人影都沒有!

「敬、敬多……」慶太一邊用微微顫抖的聲音呼喚,一邊伸手在門口邊的牆壁上摸索電燈的開關

「橘律師……」

幽幽一聲,令慶太渾身一凜:「敬多?」

想也不想,連燈都不開了,慶太沖進房間深處,他剛剛聽到敬多的聲音就是在裏面發出的。

房間真的很暗,就算睜大眼睛盡力去看了。也仍舊只能看見傢俱模模糊棚的景象而已。

「敬多!」

「橘律師……」

幽幽的聲音,響起在慶太耳邊,就近在他身後!

「敬……」倏地轉過身去,卻完全呆掉。

臉色白如紙的敬多鬼魅一樣站著,兩個眼睛完全漆黑一片,就象被掏空了之後只剩下了兩個洞。

「敬……敬多……」壓抑心底的驚悸造成的全身顫抖,但聲音卻怎麼也止不住地在發抖,「你……你……啊!」

慶太驚恐地望著從敬多的眼睛、嘴巴、鼻子、耳朵不斷流出,在暗夜裏呈黑色的液體,一直面無表情的敬多,嘴角向上翹,形成一種很猙獰的笑。

慶太腿軟的開始向後退,視線卻被牽引一樣,怎麼也離開不了變得很詭異的慶太。

他看到,敬多的頭髮開始變長,以非常迅速的速度從平頭變成披肩,及腰——繼續向下伸展——

他蒼白的臉皮開始剝落,一點一點,慢慢出現的,是他畢生都不會忘的,那個女人的頭顱……

「吱……吱……」什麼聲音在黑暗中異常的響起,好像是什麼被穿透,聲音的來源發自敬多的身體。

眼睛瞪到最大,慶太看到,一隻手臂從敬多的身體裏慢慢地探出來……手上還滴著血液,還牽出幾條腸子……

腦子,已經不能思考,心,快要停止跳動。他全身發軟地坐在地上,只能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向後挪動。

敬多的身體漸漸被分裂,頭已經裂成兩半,從中,那個女人的頭慢慢蠕動,慢慢出現。腳斷開,再也支撐不住身體,「啪」地一聲,敬多四分五裂的身體倒在地上。

「不……」從敬多身體被分裂出來的右手有意識般慢慢向慶太爬行而來,不斷發出「嚅嘰、嚅嘰」肢節作響的聲音。

寂靜的黑夜裏,這樣的聲音顯得那麼清晰,驚心動魄。

「不……」拼命後退,卻碰到了障礙,已經沒有退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只手臂越來越接近自己。眼看,就要碰到自己的腳——

也不知道是從哪聚來的力量,慶太驀地站了起來,朝房間外跑去。但在他就要跑出門外時,突然被拌倒,回頭去看,竟是那個頭顱長長的發纏住了他的腳!

「嘻嘻……」

扯著猙獰的笑,那頤頭顱一點點向他蠕動而來——「嘻嘻嘻——」

耳邊,已經被它尖銳的笑聲充斥,而它的髮,持續纏著他的腳,令慶太不能移動分毫。

知道再這樣下去,自己必死無疑,正在慌亂緊張之際,意外出現在不遠處的水果刀令他眼前一亮。

反身拿起刀子,在那個頭顱眼見就要接近他的時候,慶太用盡力氣極力一割,還好水果刀是非常鋒利的砍刀,這一刀下去,終於讓纏住慶太的黑髮斷開。

趁頭髮斷開的那一刻起身逃開,走廊上,慶太跑過的地方一片燈火輝耀。

因為恐懼,因為驚驚,喘著粗氣的慶太跑到樓梯間,預備要跑下樓時,通向頂樓的樓梯流下的鮮紅的液體令他不由得停下腳步。

燈光很亮,所以看見的不是被暗夜渲染成的黑色,是紅色,是血液鮮紅的顏色!

回頭,應該是在追逐他的那些東西消失了,向上仰望,豔紅得驚心的血液還在緩緩流淌。

用力吞了吞口水,慶太小心不踩中血液的一步一步向頂樓走去……

越是接近頂樓,血紅顏色沾染的範圍越廣。

應該是被鎖住的頂樓大門此刻半敞著,血液還在從門縫下緩慢流出。慢慢地伸手,卻在從門口敞開的部分看到門後的情景時,猛然打開門。

「敬多——」

慶太看到被漆成紫色的牆壁上,敬多斷了右手臂的身體就被釘在上面。

血液,就是從敬多的手臂流出的,現在,血液已經停止從敬多的身體裏流出,那快要乾涸的血液豔麗的顏色刺痛慶太的眼睛。

頂樓的風靜靜的吹著,完全沒有動靜的敬多仿佛在風中擺動一樣在慶太的眼前搖盪……

這個才是個敬多,真正的敬多!

這個認知令慶太心膽俱裂——

「敬多!」儘管知道面前的人已經不會再回復他,但,悲慟的叫喊還是情難自禁的逸出。

沖過去,想把那個被釘在牆上的人抱下來,不曾想,一股無形的力量突然出現,把慶太整個人彈開。

被彈到的地方,正是這幢公寓項樓的邊緣,穩住身子時,上半身已經懸在半空,要不是手快,捉住了什麼東西穩住,搞不好就這樣從八樓掉下去……

心有餘悸地正這麼想,轉動眼睛想知道自己抓住的是什麼東西,被他抓住的東西在這時一松,慶太的整個身子就這麼掉出樓外。

以為,就這樣從八樓掉下去掉死的慶太卻幾乎在立刻,被什麼給拉住了。

慶太抬頭去看時。出現在他面前的人令他錯愕。

是他——他救了他——!

 

是過於震驚還是什麼,慶太自己鬆開了手……

身體就這樣從八樓落下,視線卻一直盯住出現在頂樓的那個人。


為什麼?

整個腦悔,只剩下這個疑問。

為什麼?

然而,回答他的,是那個人,突然出現的微笑……

「慶!」

是誰在喚他?

好熟悉的聲音——對了,是涼,他所愛的那個人——

意識,就在這時。完全被黑暗覆蓋。

接下來,都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

 ***

第三張抉擇。


張開眼時,望到了一片白色,鼻間,是充斥嗅覺的藥水味。

不用多想,慶太便知道自己是在醫院裏。

「慶……」

誰,在喚他,小心翼翼的口氣。就好像他是一個易碎的寶物。

轉頭去看,看到了面容憔悴,眼露擔心望著他的人兒,他所愛的人兒——

「慶……」還是這般小心地輕喚,但得來的,是他目不轉睛的注視。

以為他還在討厭自己,涼平心酸地移開視線,輕輕站起來:「我去幫你拿些水吧?」

但,他準備離去的身子被人拉住。

抓住了涼平的手臂不讓他離開,慶太的視線還是直直地盯住他。

「慶?」

沒有應聲,慶太慢慢坐起來,抓住涼平的手慢慢貼到自己的臉上。

「慶……」

慶太看見,慶太把臉埋入他的手掌,不到片刻,他的手傳來了溫熱的濕意,

「慶?」

「……敬多。」慶太埋住臉發出的聲音,低沉、哽咽,「敬多死了。」

「慶……」慶太脆弱的聲音令涼平又是一陣心酸。

「是我害死他的,都是我……」

「不要這樣,慶。」被慶太從沒出現的脆弱打敗,涼平的淚水也湧出了眼睛,他抱住他。

「啊……啊……」把頭整個埋入涼平的腰,然後用力抱住,再也忍不住的他大聲哭泣。

「慶——」想安慰他,也怎麼也找不出理由,只能任由他像個孩子一樣,狠狠地哭泣。

把什麼都拋開一樣,用力地哭,大聲的哭。

***

紅著眼睛的涼平一走出病房,就看到了早就等候在外頭的神崎警官。

「你好。」雖然在見到神崎警官時呆了一下,但涼平還是反應迅速的向他問好。

「你好。」神崎警官點點頭,隨後他不好意思地說道:「我知道現在不是時候,可是,我們警方想讓橘先生錄一下口供……」

「慶他好不容易才睡下……」涼平露出一個歉意的微笑,「等他醒來好嗎?等他醒來,我會通知你們來錄口供。」

「也好,就這樣吧。」被涼平禮貌地拒絕,神崎警官只能點頭。「那我,先去忙了。」

「好。」儘管臉色不怎麼好,涼平還是微笑送人。

待神崎警官的背影消失在醫院走廊的盡頭時,涼平才放鬆警惕全身軟了下來。

他無力地靠在牆壁上。腦海裏一直閃過當他趕到那幢公寓,看到慶太從樓上掉下來時,那驚心動魄的一幕。

幸好,二樓的電纜承接住了慶太掉下的身體,就算慶太再掉到地上,受到的也只是些不怎麼嚴重的內傷。

真的是,萬幸啊。

涼平蹲在牆角下,整個人縮成一團,心有餘悸地想著。

涼平去買吃的東西回到病房時,只看到空空如也的病床。

病房裏,一個人影都設有……

退出病房時,他的臉已經慘白如紙。

「慶?」

他的視線來來回回地審視路過的人,卻怎麼也找不到要找的人。

「慶!」

丟下好不容易買來的食物,涼平擔心萬分地沖出去找人。



敬多死了啊啊啊啊啊---
怎麼會這樣(被巴爛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8/07/11(Fri)18:44
从寒假开始一直在看都没有留言(不好意思囧)
因为看到了雷的情节TVT
不过现在纠结过了所以继续看-V-

很喜欢这种题材的文章啊
从庆太被那颗头追杀开始就觉得太有趣了XDD
每次庆太被鬼追都是笑点(喂)

凉平很强大很神秘的啊(看了一点点34)
虽然没看到后面但是猜想他应该是BOSS吧~~
我很喜欢强大的溜子VVVV

两个人冰释前嫌又在一起了!!
病房那里很激动人心啊庆太君你应该更努力一点的XDD

不过怎么没有33章呢~~
是把那个变态搞垮台的诶很精彩的呢!!
wishin. 編集
無題
2008/07/11(Fri)19:35
wishin.

33集被我混到別的分類了
我用好了!!到慶涼文那裡就可以看到了
龐小閔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75  174  173  172  171  170  169  168  167  166  165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