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2/28 (Thu)
老人利用塔羅牌已經告訴了他一些事,他並不是十分精楚老人到底在跟他說什麼,唯一知道的,只是老人所布下的塔羅牌,每一張都關係到他的性命。還有,老人對也說過的一些話……



「我只能提醒你往後的命運如何發展,真正能幫助你的,只有你自己。要想知道解開詛咒的辦法,你唯有自己去參悟每一張塔羅牌其中的含義,然後找到解決之道。」

「第一、第二張牌已經揭開,現在,是第三張……」

「是誰?」正思考到這,慶太突然感覺窗外有人在偷窺,那強烈的視線令他一驚,即刻轉過頭。

當他看到出現在窗外的人時,震驚到完全呆掉——是那個白衣少年,

「鈴——鈴——」

電話鈴聲驀地響起,驚醒呆掉的慶太,他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電話,再回過頭時,窗外的人已經不在。

壓抑心裏對方才所見產生的一種不協調感,他過去接起電話。

「你好,我是橘慶太……」

「橘律師。」沒等慶太把話說完,對方就已經急匆匆地打斷了他的話,「是我,神崎警官。」

「神崎警官,有事?」聽出對方的著急,慶太產生不好的預感。

「你還記得你曾經說過的那個白衣少年嗎?」

「記得啊,怎麼了?」

「你說過他有可能是川島達也失蹤的兒子。」

「是的。」

「你知道嗎?警方很有可能已經找到川島達也的兒子了,現在,只等他去確認。」

「確認?」

「是的,到太平間去確認,因為警方找到的,是一具屍體……」

後面的話,慶太再也聽不進去,他錯愕地盯著窗外,剛剛他的確在窗外見到了那個白衣少年——

等等——

慶太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他丟下話筒跑到落地窗前,看清窗外的情況後,他無力地癱在地上。

難怪他剛剛覺得不對,因為視窗外,根本就不能站人啊!

這個窗戶位於二樓——沒有陽臺的二樓——

剛剛那名少年居然出現在窗外……飄浮一樣的出現在窗外……

只有,鬼才能做到的事情。

  ***

警方找到的那名少年的屍體的確是川島達也的兒子川島 幌的


法醫已經鑒定出,他的兒子在一個多月前就已經死去,發現屍體的地方是一個被人廢棄的建築區裏,是一群流浪漢無意間跑進去時發現的。

發現的屍體已經腐爛到不能辨認,慶太並不知道川島達也是憑什麼確認死去的那個人是他的孩子,可能是什麼貼身物之類的東西吧?

神崎警官打電話給慶太就是想讓他去確認死去的川島 幌是不是那位白衣少年,不過慶太沒去,因為,他不想見到川島達也,更不想,見到可能會出現在川島達也身邊的涼平。

反正,已經可以確定了,川島達也的兒子川島 幌就是那名白衣少年。

沒錯,那個全身白得刺目的人,就是在一個月之前出現的——每一次出現,都招引予他不幸——

用自己的死規劃他的詛咒。可是——究竟是什麼原因,令他對他恨之入骨?

—個月之前,他與他,完全不認識……

會不會是涼平?

看得出來,涼平很早就認識了川島達也——在他見過川島達也之前,就已經認識了他。

那麼,他與川島父子之間唯一可以連系在一塊的東西,就是涼平!雙手在不自覺的發抖,腦海裏那日見到的一切在一幕幕重現。

「涼,你與川島達也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陽光被藏在雲層裏,突然吹來的一陣風把窗外的樹葉吹得沙沙聲響,恰巧響起的男人悲痛的低鳴都被掩藏於此。

風還在吹,枝葉騷動,就連陽光,都止不住它們的搖擺,它們,似是在發出自己的聲音,一聲一聲,告訴誰,暴風雨即將來臨。

心,心已經給了別人收不回來,只留下軀殼等待被愛。

但,那個人不但掌握了自己的心,還把一身軀殼狠狠丟棄——

背叛啊?

他給他的是一切,如果他給的不是一切,就是背叛。

沒有什麼別的理由,真的。

因為真的很愛很愛,所以,只要能夠敞開心扉一一說明,或許會震撼,或許會難過,但都會過去。

因為他愛的是他,不是他曾經發生過的事。

如果隱瞞,就是不信任,不信任就是不是真正的愛。不是真正的愛,就是背叛。

  ***
櫻井的情況還算不錯,情緒也穩定多了


每次去看她,她臉上安逸的神情讓人根本看不出來,她是面臨死亡的人。

是不是,看破生死的人,都是這種心態面對死亡的?慶太每次見到她時,總是不由自主地去想。

工作不想做,無聊時去陪櫻井聊聊天,或是到書房看書,這樣下來,休息的時間過得也快……

聊了一陣夜就已經深了,為了不打擾櫻井的休息,他便離開了她的臥室,獨自走到書房裏。

走進書房的他在窗口站了一會,才走到書櫃前。他想從書櫃中抽出一本書來看。另一本書卻掉了下來。

很厚的一本書,發出的聲響很大,令滿腹心思的他驚動了下。

看了掉在地上的書片刻,他彎腰去撿——

「鈐——鈴——」

突兀的電話鈴聲恰巧在這時響起,在靜夜裏,突然到讓人一時措手不及。

看了下時間,十點半。

心底歎息了聲,慶太有些無奈的把書撿起來放好,才走過去接電話。

聽誰說過,電話是一個不速之客,他會無時無刻的突然闖入你的生活,令你倍感無奈卻完全無奈。

是討厭電話來著,但不用又不行啊,工作需要——

「你好,請問你找誰?」

接起話筒,習慣地問過去,等待片刻。對方卻一直無語。

「如果不想說話,那請你不要打電話,如果你有事,請說話。」慶太捺著性子把話說完。

再等半分鐘,見對方還是一聲不吭,慶太沒好脾氣的啪地一聲掛電話。

才剛轉身,電話響了。

倏地接起電話,卻一句話不說,等待片刻,確認對方根本沒有說話的意思後,慶太用力掛上電話。

沒有轉身,只是盯著電話默默站立。

很奇怪,像是知道慶太正在盯著電話一樣,電話鈴聲沒有再響起。

慶太持續等了好幾分鐘,直到認定電話不會再響起時,才有了動作。

「鈴——」

又是在慶太剛轉身的時候,電話鈴聲響了。

可以想見,背對電話的慶太額頭上的青筋暴跳的樣子。

慶太用力地轉身,用力地壓抑快要爆發的怒火,慢慢的接起電話,用平靜,卻不掩嚴酷地聲音說道:「不管你是誰,如果你再玩這種無聊的把戲,不要怪我不奉陪——我摘下電話線。」

「……橘……律……師……」終於,對方說話了。但這個聲音,這種語調,令慶太驚心。

「敬多?怎麼了敬多?」敬多撕破喉嚨—般發出的聲音聽起來好可怕。

「橘……律……師……吱——」敬多還想再說什麼,卻被一陣刺耳的電流聲完全覆蓋,好不容易,電流聲消失,電話卻不斷響起嘟嘟嘟的忙音。

話筒至手中滑下,冷汗不斷從額頭上冒出滴下,慶太的心不安到極點——

倏地,他掛上電話,按下了幾個號碼,撥打過去時,一直沒有人接。

如果剛剛只是猜測,那麼現在,就算只是預感,也能確定了些什麼……

敬多一定出事了!

這個念頭一在慶太的腦海閃過,他便再也待不下去的沖出書房,到臥室裏隨便拿一件外套穿上後,來到車庫——這裏停著慶太剛買不久的新車。

驅車離開屋子之後,心急去找敬多的慶太注意力一直在開車上,他並不知道,他離開之後,一個人影出現在這幢屋子前……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72  171  170  169  168  167  166  165  164  163  162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