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8/05/22 (Tu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2/20 (Wed)
第二天,慶太從神崎警官的宿舍裏出來後,來到了他昨夜與敬多相約的地方。

打扮得像個高中生的敬多比他早到,已經坐在茶館的角落裏等他。



「橘律師,」一見到慶太的到來。敬多高興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也沒有多廢話,坐到敬多對面後他就問敬多要他讓他帶來的那份保密檔。

「就是這個。」敬多把檔由背包裏取出來後,交給慶太。

檔是被臘封的,打開時費了些時間,也足可看出文件真的很重要,並且不能給旁人知道,

當慶太欲要把檔從檔袋裏取出來時,敬多對他說要不要讓他回避一下。

敬多的話令慶太盯了他片刻,然後,他點了點頭。

不是不信任敬多,但關於一些機密檔,要是一個不慎,都會惹來殺身之禍,所以有些事。越少有人知道越好,能不把別人牽連進來就儘量避免。

確定敬多已經離開後,慶太才把檔取出翻閱。

只是看了前面幾張,慶太的表情就變得有些驚訝。

「居然是這樣的,川島的公司在三年前就已經——對了,這個時間與齊藤 茂出車禍的那個時間相差不到一個月!」

慌忙又翻了幾頁來看,慶太最後,聯手都顫抖起來。

檔的內容,讓慶太在心底的某個想法逐漸被證實。

「沒有錯,齊藤 茂是被人陷害的,他,完全是被人害死的!」

略一思索,慶太小心地把文件塞進文件袋裏,隨後離開座位,一直到茶館的外面,他才找到了在外等候的敬多。

「橘律師……」

「敬多,我過兩天就回事務所,你先回去再把關於官司的相關檔重新整理一下。——還有,今天見到我的事,你不能讓涼平知道。」

敬多有些為難地看著慶太:「橘律師,你是不是跟千葉先生吵架了?」

「這些事你不用管,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事情就可以了。」

「可是……」

「敬多!」

「是……」敬多應得心不甘情不願。

「橘律師,你知不知道,千葉先生真的很擔心你,前兩天他整天都在事務所裏,深怕你回來了與他錯過。要不是我勸他說你可能已經回家了,他是一步都不肯離開呢……其實,你們這麼愛對方,有什麼錯是不能諒解的呢……」

「夠了,敬多,你不要再說下去了!」聽到厭煩的慶太揮手不願再聽。

「橘律師,你怎麼可以這樣。」慶太冷酷的樣子令小雷有些氣憤。「不管千葉先生做錯了什麼,他都已經這麼放下身段想認錯了……」

「我說夠了!」慶太再也忍不住地喝止他,「敬多,你什麼都不懂,所以就不要插手這件事!」

「橘律師……」

「我還有事,先走了。」不想再聽的慶太轉身就走,見敬多有跟上來的意思,他回頭又道,「回去把自己的事做好,做不好你就自己交辭職書上來。」

一句話,讓敬多再不敢跟上。

「還有,如果你把我的事情告訴了涼平,我立刻把你解雇。」

一聽,敬多心有不願地垂下腦袋。

知道敬多已經把他的話聽了進去,慶太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慶太並沒有去什麼地方,他坐著公共汽車來到了鄰市,依照著曾經在檔案上留下的資料,找尋櫻井所住的地方。

越是接近也要去的地方,越是簡陋的環境令他的眉不覺皺了起來。

一看就是龍蛇混雜的地方,而一個單薄的單身女性就住在這裏……

突然,慶太前進的步伐在他看到不遠處的一個身影時停下。

瘦削的女人蹲在陰濕的巷道裏,正對著早就被淘汰的煤爐子吹風。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跟她做對,爐子裏的火非但沒有燒起來,還冒出滾滾濃煙熏得她流著眼睛不停咳嗽——

儘管如此,她還是沒有放棄的念頭,嘴吹著沒用,她隨手拿起一張硬紙板用力不停地朝爐子扇風。直到爐子裏的火開始熊熊燃燒後,她才高興的把早就放在一邊的飯鍋搭上去。

她的樣子讓慶太想起了頭一次見到她時,她經歷苦難卻閃著堅韌不輕言放棄的目光。

正是這樣的目光感動著他,令他的心,被一陣酸澀感漸漸溢滿。

他想讓她如願,想看到她寬懷展顏的樣子。

火爐已經燒好,打算趁煮飯的時間去忙其他事的君繁突然感到眼前一暗,她疑惑地抬頭一看時,驚訝地睜大了眼。

她慢慢地站起來,吃驚的叫著來人名字:「橘律師……你,你怎麼來了?」

慶太沖她淡淡一笑,說:「我特地來,是想告訴你一件好消息的。」

「好消息?」

「對。」慶太點頭,「好消息。」

「我已經有了,可以告倒川島達也的有力證據!」

火爐裏的火靜靜的燃燒,時不時放出的劈啪聲,讓平靜的火焰時不時爆發。很輕易就讓人聯想到人的命運。原以為平靜,卻總是在平靜中不可預料的動盪。

慶太與櫻井並肩坐在屋簷下的一張石板凳上,西下的夕陽的最後一縷燒紅在天邊渲染。

他們一直不發一語。視線偶爾落在天際的那片火紅上,偶爾停在火爐裏燃燒的火焰上,卻從不相望。

疑惑的是慶太,他以為他的話會令她高興些,但看到她只是沉默著坐到這張石板凳上。她的久久不語。令他只能無語地坐在她的身邊。

很久很久,久到天邊的那抹紅暈慢慢變成紫紅時,君繁放在鍋裏煮的東西沸騰起來。她過去把鍋子換下,把水壺搭上爐子,把一些炭火揀出來,讓火燒得小些。

做好後,她站起來,面對慶太,她對他說:「你知道嗎,橘律師,一直以來,我為了替茂翻案,都是不顧一切,不計後果蠻著幹。為了打官司我不但花光了家裏所有的積蓄,還與家人、朋友反目成仇。但這些我都不在乎,在我心裏只要能還給茂一個公道,再苦再累我都不怕——」

「你知道,我有多愛他嗎?」望著慶太,櫻井的眼角一滴水珠在夕陽的餘輝下閃耀。

「什麼也比不上他在我心中的地位,我愛他,相信他。我相信他是無辜的,不管怎樣,我都不肯放棄為他翻案。我怎麼也不能接受他死了的事。因為前一天我去看他時,他還對我說,他等著翻案出去的那一天啊!」她的淚水在臉上傾泄,他不忍再看地別過頭。

「但是,不相信又能怎麼樣,他的確已經死了。沒有一絲呼吸,不管我怎麼叫他他都不肯張開眼……我好恨好恨他的欺騙,他明明說過要永遠跟我在一起啊!我更恨,恨那些把他從我身邊奪走的人!」

「我要報復!」

「就在茂的遺體前,我不停地這麼說。但事實上,我卻連幫茂翻案的能力都沒有……」

哭到聲音都變調,雙手埋住淚流滿面的臉,瘦弱的身體緊緊縮起。

櫻井脆弱的樣子令人心疼,要是齊藤 茂在的話,他不會讓她這麼傷心的哭泣吧?但他不是,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安慰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靜靜聆聽——

「說不怕是假的,我與川島達也打官司,怎麼可能不遭報復……沒有人肯雇我做工,不管我做什麼都有人來搗亂,想幫我的人都會受到傷害——我被孤立起來,我只能強迫自己要勇敢……我不想認輸,不想!因為我要為我所愛的人申冤,不能讓他死不瞑目。」

「一直以來,這個念頭就是支撐我,讓我有勇氣繼續跟川島達也打官司。」

「但是——現在——」用力擦幹臉上的淚,櫻井睜著紅腫的眼睛望著慶太,她肯定地說,「我要撤訴。」

慶太難以置信地瞪圓了眼:「為什麼?」

櫻井對著慶太輕輕一笑,莫名,她的笑容令慶太覺得超然。就像,突然大徹大悟了——

「前幾天,茂他,來找我了。」

「什、什麼?」慶太又是一驚。

回過頭望著已經暗淡的天際,嘴角噙著笑的櫻井看起來很寧和。「他的樣子跟我們剛剛見面時一樣,還是這麼俊秀。他說,這些年來,苦了我了。他還說,這些年來也一直沒有離開,一直在我身邊,守著我,看著我。他還說,每次看到我受苦,他好心疼,並且,他好恨什麼都幫不上忙的自己——最後,他說,讓我不要再把官司打下去了——」

「所以你信了?」慶太覺得難以接受地對她說,「那很有可能只是你的一個夢罷了!你怎麼能這麼輕易就去相信。難道你忘了三年來你的堅持嗎?你難道不想為自己最愛的人翻案申冤了嗎?」

「聽我把話說完好嗎,橘律師?」相較于慶太因為難以相信產生的激動,櫻井哭過一場後,冷靜了不少。

對方都這麼說了,慶太也只好緘口。

「茂這麼跟我說時,我的反應也跟你一樣。我對茂說,我說什麼也不會放棄的,說什麼也不能就讓他永遠背負駡名——茂沒有多說什麼,他只是跟我說,要是我再繼續把官司打下去,就會害死你。」

——什麼!慶太瞪著櫻井。

「橘律師,你是好人,好人不應該死這麼早。而我,怎麼能做一個害死好人的人。」

「那不過是你的胡思亂想!我怎麼可能會死,不過是打一場官司——別忘了,我橘慶太可是再難的官司都能打贏的大律師啊!」慶太有些激動地叫著,他這麼說,除了是想打消櫻井想撤訴的念頭,也是在向自己肯定什麼。

「別勉強了,橘律師。茂他告訴我了,現在的你,已經被人詛咒,並且,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性命。」說到這,櫻井的眼又滲滿了清澈的淚,「你是知道的,可是你一直堅持。你這麼冒著生命危險幫助我這麼一個與你無緣無故的人……橘律師,你是好人,真的。我說什麼也不能自私的拿你的生命來實現我的目的。幸好茂告訴我了,要不然,到了無可救藥的時候,我是不會原諒自己的——一定會恨死自己——」

這個時候,慶太還能再說什麼。櫻井的表情已經透露她絕不會更改的意志,並且,她所說的都是真的,他的確是被人下咒了,很有可能活不過這個月。

「可是都到了這份上,我們已經有了可以告倒川島達也的重要證據,現在撤訴不就功虧一簣了嗎?」就算櫻井決定撤訴,但他卻說什麼也不甘心啊,努力了這麼久,已經堅持到這地方了,為什麼還要放棄……

知道了慶太的不甘心了吧,沉默了一會兒後,櫻井突然說:「除了這個原因外,我還有決定撤訴的另一個原因。」

說罷,櫻井從衣兜裏掏出一張紙條,交到慶太手上。

紙條是折好的,慶太展開來看時才知道是一張病歷,看了內容後,他一楞:「乳癌晚期?」

櫻井淡談地回答:「是的,乳癌晚期。醫生說,我最多能活一個多月,如果去化療的話,可能活得久些。」

「怎麼會?」慶太的手在顫抖。

「我並不害怕死亡,死對我而言是種幸運,因為這樣我才能找到茂,然後跟他在一起。」已經被黑暗覆蓋的世界,只有爐子裏的火,與不知哪戶人家亮起的燈在照亮他們。

「知道自己快死後,突然發現,以前不顧一切的堅持都變得不再重要。以前一直堅持是不想最愛的人蒙受不白之冤就這樣死去。會突然這麼想,是不是因為,人死了之後,這個世上的富貴與名利都帶不走的原因?」

「這麼一想後,才覺得,與其浪費剩下的時間去爭取帶不走的虛名。還不如花時間留戀一下自己將要離開的這個世界。」

面對慶太,她笑得淡然:「你說是嗎,橘律師?」

還能說什麼,慶太只能保持沉默。

有些累地靠在牆壁上,慶太望著漆黑,連一顆星星都見不到的天空發呆。

連原本最想要堅持的人都放棄了,他又何必堅持?

雖然有點難以接受,但畢竟是櫻井自己的決定。

只是難免覺得遺憾,也不懂蒼天為何這麼安排,只差一點點了,居然發生了這種事。

但是,他有種預感,櫻井的撤訴並不能令發生在他身邊的詭異事情消失。

除非,除非他的找出那個殺人魔,才能解開被烙在他身上的詛咒封印。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70  169  168  167  166  165  164  163  162  161  160 
Admin / Write
Calender
04 2018/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