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8/02/25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2/24 (Sun)
起訴麻煩,撤訴卻是再簡單不過。

但一樣的是,這起官司不管撤訴與起訴都引起媒體的極大關注。


雖然起先就不看好慶太會打贏這場官司,但畢竟慶太是個擁有不敗神話的律師,也就多多少少讓人有種期待。

儘管一審時相當於敗訴收場,但還是有不少人以期盼的心情等待慶太在二審時臨頭直上。

現在突然撤訴,實在是讓不少人跌破眼鏡。

慶太給人的不敗形象也因此破滅,雖然理解的人不少,但還是給慶太惹來了不少讒言。媒體自然不肯放棄這種機會大肆渲染一下的。

在慶太陪同櫻井到法院辦理撤訴手續時,媒體就已經得到消息在法院周邊堵。

不想讓身染重病的櫻井被人逼問,被迫回答一些難堪的問題。他讓敬多先把櫻井帶走,他稍後再離開法院,以便引開媒體的注意力。

令他沒想到的是,在法院裏等待的他居然見到了他最不想見到的人,涼平。

冷著臉看著出現在他面前的人,有種轉身就走的衝動,卻在看到來人乞求的目光時,身體不受控制的不肯離開。

不管怎麼樣,都是他所愛的人啊,怎麼真的能狠下心?

正因為愛得深。恨也便跟著深了。

他瘦了。

慶太靜靜注視涼平臉頰微微凹陷沒有絲毫血色的臉。

「慶……」他小心翼翼地喚著他,深怕只要稍稍大聲些,他就會轉身離開。

慶太轉過頭不再看他。對於他的出現,想了想後,也便不那麼奇怪了。

媒體知道的事情,有哪件不被傳得沸沸揚揚的?更何況敬多說過,他一直在找他。現在他的行蹤都被公開了,他又怎麼會找不到他。

「慶,求你,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好不好?」

「解釋?解釋你跟川島達也是怎麼認識的?不必了。」慶太冷冷地看著他,「我一開始就不在意你是怎麼跟他認識的。讓我受不了的是你的隱瞞與欺騙,並且還腳踏兩條船。」

「不是,不是這樣的!」一聽,涼平著急地搖頭。

他接近慶太想拉住他,卻被慶太躲開。慶太的這個舉動,令涼平眼裏閃過被刺傷的痛苦

「慶……不管怎麼樣,至少你先聽我把話說完好不好?」他懇切地乞求。

「……不必了。」慶太拒絕。

「慶?」

「不必了。」面對涼平,慶太一臉見到陌生人的冷漠,「我已經給過你解釋的機會,是你自己放棄了。現在,不管你再說什麼,我都不想再聽。」

「……慶?慶?」看到話說完後轉身就走的人,涼平心涼地想去攔,卻被躲開。

「如果不想我更加厭煩你,就不要再做這種無謂的舉動。」避開地舉動決絕,就連表情,都一樣冰冷。

「沒有了所謂的愛的束縛比較好,這樣,你就可以沒有顧忌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再看涼平一眼的他,說完這句話後,就真的,離開了。

「慶!」他想攔,又不敢,左右為難之間只能看著慶太離自己越來越遠。

「慶,我愛你!」他對著他的背影呐喊——但得來的,只是他連腳步都不肯稍停的離去。

淚水奪眶而出,模糊了他的視線。悲慟的無助的人只能縮著身體,狠狠地哭泣。

「慶……慶……我是真的很愛、很愛你……」

「我不能沒有你,絕不能。」

  ***

再見到櫻井時,是在敬多找來的車子上


慶太的出現一開始讓敬多的視線一直緊盯住他。

「怎麼這樣子看我?」慶太隨口問。

他跟櫻井坐在後座,敬多則在前面負責開車。

「我總覺得橘律師你怪怪的。」敬多皺著眉回答。

「怎麼怪了?」

「不知道,不過,總覺得你的氣息跟剛才不一樣了。現在的你——好像在悲傷。」雖然從慶太的表情上看不出來。

慶太瞪了他一眼:「亂說。」

敬多聳聳肩:「我真的有這種感覺嘛!」

他的話,令慶太有些無所適從的毛躁起來:「專心開你的車,說這麼多話做什麼!」

聽罷,敬多只能閉口不再說話,專心開車。

只有坐在慶太身邊的櫻井月子看出了他的不一樣,但她並沒有多說什麼。

「橘律師,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她問。

「我在郊外買了一幢房子,還雇了一個護工,打算讓你搬過去住。」

「橘律師?」櫻井月子一臉驚訝。

慶太解釋:「現在你已經身染絕症,最好不要住在那種簡陋的地方。我也幫不上你什麼,只能在你餘下的日子裏,讓你做好自己想做的事。」

「橘律師……」櫻井感動的紅了眼眶。

見狀,慶太無言地為她遞上手帕。

待到櫻井情緒稍稍平息後,慶太才對她說:「櫻井女士,儘管你已經撤訴了,但是,有件事我覺得應該告訴你。」

「是什麼事?」櫻井一邊抹淚,一邊問。

「是關於你丈夫齊藤 茂的。」

「茂的?」櫻井一臉困惑。

「是的,就是你丈夫為什麼被害的事。」

「橘律師——」櫻井激動地緊緊抓住慶太的手臂,「是不是你已經知道了真相?」

「是的,起初只是推論,不過在我找到某個證據之後,才真正確定。你丈夫齊藤 茂之所以被害,是因為他被捲入了一場商業詐騙中。」

「橘律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快點告訴我,我要知道,我一定要知道!」

儘管已經做出了撤訴的決定,但,知道能夠瞭解三年前,自己所愛的人為何被害為何被殺的事情,她怎麼能放過。

不管怎麼樣,帶著一身清楚離開人世,總比不明不白死去好啊!

「一會告訴你的,把一切都告訴你。」雙手握住櫻井羸弱的肩膀,慶太堅定地回答,「因為,你有權利知道。」

在三年前,也就是你丈夫齊藤 茂被捕入獄的半年前,川島公司面臨一場財務危機,極有可能會令川島公司倒閉。當時的川島達也為了躲過這場劫難,做出了一個鮮為人知的事情。他向外界公佈他的公司將要研發擁有現代高端科技的軟體,然後大張旗鼓的招引投資商。

因為川倒在商場中還算是擁有一些信譽,有不少的商家聽信了川島的鼓吹,把大量的資金投入了根本就不存在的這份「現代高端科技軟體」上。

川島達也把騙來的將近十億的資金大部分用來填補公司虧空的財務上,為了矇騙世人,他只用極小一部分的錢來開發軟體。當然,這份軟體不過是份沒有什麼科技效用的東西而己。

但是,身為川島公司會計師的齊藤 茂無意中知道了這件事,然後不小心被川島達也知道了——

當他知道齊藤 茂知道這件事之後,他擔心齊藤 茂會把這件事告發,便處心積慮的想陷害他。

於是在三年前,也就是發生車禍的那一天,川島達也找出一些理由差遣齊藤 茂出去辦事,當然還當著眾人的面給了他車鑰匙,這樣,就有很多人以為,這輛車是齊藤 茂開的。

之後,川島達也估計齊藤 茂差不多到達他讓他去的地方時,他避開眾人的耳目,扮裝開車到達齊藤 茂返程時會經過的地方。那個地方,藏著一輛跟齊藤 茂所開的那輛車子完全一樣的車子!

當時川島達也的想法可能是在某處等待齊藤 茂的出現,然後殺他滅口。會準備兩輛一模一樣的車子,是想在殺死齊藤 茂後,用其中一輛裝載齊藤 茂的屍體然後連車一起處理掉。之後,他開車回到公司,製造齊藤 茂回到公司的假像,讓人以為齊藤 茂已經回來。這樣,齊藤 茂的失蹤時間在人們的印象中延遲了,就算有哪天有人發現齊藤 茂失蹤,也不會懷疑齊藤 茂是在回來的中途出事的。並且誰會想到,堂堂一位公司的總裁會去殺人呢!但實際上,事情並沒有照川島達也所想的那樣去發展,因為他等不到齊藤 茂。櫻井女士,你曾經對我說過,出車禍的那天,齊藤 茂曾經去你上班的地方找過你,因為你工作的地方恰恰離他要去的川島旗下的分公司很近。並且齊藤 茂也曾對你說過,他是在辦完公事之後才來找你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川島達也鐵定是等不到齊藤 茂的,因為你公司的那條路線,與發生車禍的那條路是兩條完全分開的道路。齊藤 茂這麼一去找你,除非是快要回到川島的總公司,否則,他不會碰到川島達也的!

之前,我到那裏去時,聽到一對情侶的談話之後,我才突然意識到這件事情。你的丈夫已經去找你了,那他又何必再繞遠路從那條路回到川島總公司,並且還因此撞上人呢?這明顯是非常不合理的。所以,當時我就有了這種推論。後來我猜想,等了好久等不到齊藤 茂出現的川島達也一定是以為錯過了齊藤 茂,因而心急地想趕上去看看,可能也因此,他意外撞上了一個放學回家的小女孩。

一開始川島達也或許想過去救那名女孩。因為我在與一位目擊證人交談時,她曾說過,那輛車曾經停下來,並且還有人要從車裏走下來的樣子。不過,很快,那輛車棄下受重傷的女孩離開了。

我認為,川島達也是不是在那一刹那間,突然想到把這件事嫁禍到齊藤 茂身上才決定這麼做的。

川島達也一定沒有把那輛撞了人的車子開回公司,他找個地方處理車子後,就想其他辦法回公司,之後,他就等著你丈夫把車鑰匙交給他,並且等警方把齊藤 茂逮捕就可以了。

之後的事情,我想你應該知道的差不多了。

最後,川島達也沒想到以為被判死刑的齊藤 茂只是被判終身監禁,害怕齊藤 茂會多嘴的他,便與警局局長勾結,讓你的丈夫以監獄暴亂為由被殺死在監獄裏。

這些事,多數是我以當時的情形,以一些證據推論出來的,可能會有出入,但,也八九不高十了。

把話都說完後,慶太的視線落在車窗外,他不敢看櫻井。

他怕看到已經哭到失聲的櫻井,他一看到這個樣子的她,心就像被針刺般疼著。他會想起離開法院時,涼平縮在一起悲泣的樣子……

方才,敬多說他的樣子看起來有些傷感,沒錯,他的確是在悲傷——他與涼平會變成如此,真是他萬萬料想不到的。但是,他真的不願回頭去找那個痛哭的人兒,斬釘截鐵地離去,只是害怕自己會軟弱。不想再回頭,只因為,有些事情,已經回不到以往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慶太便看到了坐落在山角的一幢房子。

這就是他剛剛跟櫻井提起的那幢房子,這幢房子不僅是櫻井要住而已,從今天開始,他也住在這裏。

因為,不會再回到他從前與涼平共同居住的地方——不想再見到他。

慶太買下的房子坐落在市郊的一座山林裏。雖然是在山林,但附近還是有不少人居住。不過,這裏的房子都是獨幢的,並且每一家之間都有相對的距離,看起來一點也不密集,還很清靜。

當初慶太看中的就是這裏的清靜,他認為病人在這樣的環境裏才能好好修養。

自從把櫻井接到這裏後,慶太就待在這裏哪里也沒去,除了上次官司的撤訴影響了他的聲譽令他的工作多少受了些打擊外,也因為他不想在這段時間繼續為官司忙碌。

在這裏的三天裏,他—直在思考發生在他身邊的一件接一件的怪異事件......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8/02/27(Wed)11:23
超好看啊,越来越好看了,
想不到当律师要这么辛苦啊,
庆太快点原谅凉吧,听他解释,这样下去怕凉会出事啊!
楼加油更新哦!
ryofan 編集
無題
2008/02/27(Wed)23:19
前陣子太忙都沒來留言;口;抱歉啦
涼平太令人痛心啦
死橘慶太就是要這麼絕;口;
加油唷!!
KIO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71  170  169  168  167  166  165  164  163  162  161 
Admin / Write
Calender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