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1/19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3/08 (Sat)
換了下氣,仍想繼續沉醉在迷人的溫柔中,惱人的敲門聲卻在這時響起。

「是誰?」慶太沒好聲氣地問。


「是我,神崎警官,來錄口供的。」神崎警官的聲音從門外響亮的傳來。

「對了,神崎警官來過一次了,不過那個時候你在休息。」涼平聽到,便對慶太說道。

慶太看了一眼著急著從他懷裏掙脫的人,收緊肩膀抱穩他,再在那被他吻得紅腫的唇上印下一吻後才放人。

「晚上我們再繼續吧。」有了精神的慶太痞痞地對涼平笑道,惹得聽見的人兒一臉通紅。

紅著臉的涼平整理了一下儀容之後,才去給神崎警官開門。

可能是好奇涼平原本蒼白的臉怎麼現在會紅得像個熟透的蘋果一樣吧,進來的神崎警官眼睛一直跟著涼平。

「咳咳!」見神崎警官這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心愛的人,慶太不高興地假咳兩聲後,才說道,「涼平,可以麻煩你再去買一些吃的嗎?我好餓。」

「好。」本想一起待在病房的涼平聽到後,轉身開門走了出去。

關門聲響過後,神崎警官迫不及特地問:「你們兩個終於和好了?」

「嗯,對。」慶太很坦然的承認。

神崎警官笑嘻嘻地盯著他看:「前些天還鬧得要死不活的,現在就濃情蜜意了,嘖嘖嘖,愛情這東西,」

慶太斜著眼睛看他:「神崎警官,你來這該不會是來闡述你的愛情感言的吧?」

「當然不是。」神崎警官搖頭澄清,「都說了是錄口供了。」

說完後,神崎警官正了正臉色,他翻開記錄本,瞥了眼慶太之後才問:「死者古屋敬多是你的助手吧……看情況,第一目擊者好像是你啊,橘律師。」

慶太的表情顯得略為傷感起來:「是的。」

「請跟我說一下當時的情況,你為什麼半夜會出現在死者古屋敬多的住所?到達現場時見到什麼?請你一一說明。」

慶太跟神崎警官說明了當時的情況,當然,他忽略了一些事情。

聽完慶太的話,神崎警官不禁皺起眉:「你是說在十點半時接到死者的電話,趕到時,是在十一點左右?」

「對,沒錯。」慶太很肯定的說。「因為當時恰巧是深夜,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是誰都會比較注意一下時間的。到了現場時,我也有看車上的時間表。」

「可是你知道嗎?死者是被人放血至血流盡而死的,半個鐘頭,不管是誰都不可能做到殺人,佈置現場,等待死者死亡,然後脫逃——更何況,一個人因失血過多而死,那麼死亡的時間大都會在十到二十分鐘以上。」

「並且,法醫已經鑒定出死者的死亡時間是深夜十一點。」

意思就是,死人怎麼會在十點半的時候打電話給另一個人?

慶太無言,他可以猜測是為什麼,卻不能對盛警官說明,畢竟,這種怪異的事情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

「你不會是想告訴我,是死者的鬼魂打給你的吧,橘律師?」盯著慶太過分平靜的臉,神崎警官試探性地問。

慶太抬頭看他:「如果我就是這麼想的呢?」

把手中的記錄本丟到一邊,神崎警官回答:「我會認真考慮一下你的說法的。不過,這要是直接跟上頭這麼說,一定會讓我寫個封建迷信的檢討書吧?」

慶太有些意外:「你相信我所說的話?」

「因為你不像是在開玩笑啊,」神崎警官笑笑。

慶太低下頭不再說話。

「好了,我也不打擾你休息了。我去忙我的了,唉,還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呢,都死了五個人了卻什麼也查不到,現在民眾都開始不相信警方了呢。」一說到這,神崎警官不禁怨聲載道。

慶太一聽,抬頭看他,問:「你們還沒查到死的這幾個人都曾經到過什麼相同的地方嗎?」

神崎警官很無奈地說:「算是找到了吧,可是。出了這次的凶案後,事情又變得沒頭緒了。」

「怎麼說?」

「因為敬多沒有去過這些人到過的任何地方啊。」

「怎麼這樣!」

「所以——」神崎警官一聲長歎,「看來又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靠回床上,慶太深覺費解的陷入深思。

神崎警官見狀,站了起來,打算不打擾他思考就這樣離開。

「神崎警官,我想告訴你一件事。」在神崎警官轉身時,慶太突然道。

「什麼事?」轉身,神崎警官看著還維持原狀的人。

「是關於川島達也的。」

「哦?」

「也就是三年前,齊藤 茂車禍事件的真相。」




第四張,審判。

涼平回來時,神崎警官已經離開了。還留在病房裏的慶太望著窗外的景色發呆。

習慣性的放輕腳步,把買來的食物也小心翼翼地放在床頭櫃上。

「慶,都買了什麼吃的?」正想回頭,原本在發呆的人突然說話了。

對已經看著自己的人露出一個笑臉,涼平回答:「是你愛吃的,還有些。」

「我是愛吃,可是我更愛吃你做的。」慶太笑著說道。

「那好,下次我回去做來給你,讓你吃個夠。」聽到慶太這麼說,涼平的笑容更深了。

清冽出塵的笑容讓慶太一時看呆了。

他的笑容,能夠永遠都這樣,就好了。他不由得這麼想的。

「涼。」他低聲輕喚正忙著把倒到碗裏的他。

「什麼?」

「你不用再擔心川島達也會來威脅你了。」

「什麼!」涼平以為聽錯的停住了所有動作。

慶太仍舊微笑著:「你還記得你跟我說過的,你能夠離開川島達也的那個契機嗎?那個契機,就是川島公司員工齊藤 茂開著他的車撞出人命的事吧?」

「是……是啊,怎麼了?」

「這個事情,隱藏著一個更大的內幕。如果這件事情被警方知道了,莫穎,就不止坐牢這麼簡單了。以他欺騙的數目,很有可能。是死刑吧。」

「慶,你到底在說什麼?」微笑著說著這麼驚心的話,讓人覺得有些不真實。

面對涼平,慶太一片深情。

「涼,你放心吧。我會保護你的。」

  ***

把買來的東西放在車上後,正準備坐到車上開車離開,就突然想起了有樣東西沒買,便又急匆匆地跑回市場。


他怎麼會忘記買呢,慶太喜歡吃的燒肉。家裏已經沒有燒肉了,出門時,他還一再提醒自己要記得買的。

跑了幾步,他的腳步漸漸慢下。

他記得了會忘記買燒肉的原因,是因為他的腦子裏一直在想著慶太院時,對他說過的那些話。

「這個事情,隱藏著一個更大的內幕。如果這件事情被警方知道了,川島達也,就不止坐牢這麼簡單了。以他欺騙的數目,很有可能,是死刑吧。」

慶的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不自不覺,又陷入深思,只是隨著意識的舉動到貨架拿要買的東西,到收銀台付款……

「現在報導最新消息——川島軟體發展公司總裁喘島達也因涉嫌商業詐騙罪目前被警方刑事拘留。事發於三年前,川島達也以軟體發展為名詐取其他公司的錢財,並且三年來一直以各種名義對受騙公司進行蒙蔽——川島達也所騙取的錢財總數目前警方沒有公佈,案件有待進一步審理——」

涼平呆滯的盯著收銀台前的電視,腦子裏一片空白,連自己的置身處地都忘記了。

仿佛整個世界,除了他就是這台電視,周圍的一切虛幻到一點也不真實。


 直到——

「先生……先生……先生!」

「啊……啊,是。」突然回過神,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在催促自己趕快付錢的收銀員,涼平趕緊拿出錢包交款。

一直到坐回車上,涼平還帶著那種渺茫的虛幻。

腦海裏,慶太說過的話一直重複。

「事情被警方知道的話。川島達也會坐牢吧——說不定還會判死刑——」

「現在開始,涼,你不用再擔心川島達也會威脅你了。」

「你放心吧,涼,我會保護你的」

涼平無力的趴在方向盤上,喃喃自語:「慶,你到底想幹什麼?拜託,不要再出岔子了……」

  ***

並沒有受什麼傷,住院無純粹是觀察有沒有留下什麼後遺症


出院後,慶太跟涼平回到了他們以往一同居住的房子。

回到家的頭一天,被涼平逼著在家修養的慶太便接到了神崎警官的電話

「你是說,警方已經把川島達也逮捕了?——動作很快嘛。——啊,是,像他這種衣冠禽獸越快被定罪越好……呵,你別說,律師罵起人來可是很厲害的哦。」

起先還算活躍的氣氛,在慶太聽到對方接下來的話後慢慢沉鬱。

「是,敬多的案子有勞你了。——嗯,有幫得上你們的,我一定盡力而為。——你是說?——真的嗎?那把我曾經拿過的刀子上有別人的血跡?很可能是兇手的?如果是這樣那太好了——還在核對DNA?——當然是越快找到兇手越!」

「——你已經把我要的東西傳到我的電子郵箱了,好,我待會會去看的。嗯,就這樣了,你忙你的吧。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的事情。——再見。」

掛下電話,慶太待在原位上思考了片刻,才去打開電腦,查看神崎警官所說的那份郵件。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川島達也的獨子川島 幌的資料與照片罷了。

郵件打開,點擊進入後呈現在慶太眼前的資料上的個人照令慶太目光一暗,果然沒錯……

川島 幌並不是他,不是那個白衣少年。

是他一直誤會了。

不過這樣一來,那個白年少年的身份又會是一個迷?不管怎麼樣,他是人的可能性很低……

對於詛咒,他的印象越來越模糊了,到底是誰這麼恨他,竟會不顧生命設下這麼重的咒術!

不過,不管怎麼樣,現在。為了他,為了他所愛的人,為了他的父母——他不能再坐以待斃,一定要在被那個詛咒咒殺前,找出真正的兇手!

雖然一切都還是迷,不過,至少他有了指引。

慶太不禁回想起了老人打開的第五張牌——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78  177  175  174  173  172  171  170  169  168  167 
Admin / Write
Calender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