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1/19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5/25 (Sun)
櫻花已經盛開,鋪天蓋地的粉紅渲染了整座城市。

狹長的校園走道內,一抹削瘦的身影正在夕陽下逐漸拉長,一瓣櫻花飛舞在橘 涼平的肩頭,長久不曾離去。

白皙臉龐掛著淡淡的愁容,涼平下意識地摸了摸肩上的FENDER吉他。

道統的學生裝扮與這把視覺系的樂器顯得格格不入,涼平無視其它學生投來的怪異目光,徑直向校門口走去。

肩上那把被砸壞的吉他已經修復,為此,涼平幾番拜托音樂老師,把FENDER帶去最好的琴行修理。

老師說,吉他修得很完美,幾乎與過去別無二致。

這樣,它的主人應該不會生氣了吧?

傍晚的北海道潔淨、唯美。

涼平不懂,如此美麗的家鄉為什麼留不住一顆顆躁動的心?東京,那座紙醉金迷、放浪不羈的城市,吸引著一批批演藝少年奔赴那裡,追求他們所謂的理想。

在北海道就不可以實現抱負嗎?涼平不明白。

眉宇不知不覺糾結,涼平走到十字路口,人流均已停下,唯獨他沒注意到已經轉紅的信號燈。

人群開始喧鬧,涼平卻還渾然不知,所有的思緒都在期待那個人的笑容,那個和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人的笑容。

刺眼的車燈正飛速向涼平逼近,在他回應過來,瞳孔猛烈縮小的同時,一陣尖銳的剎車聲猝然響起,劃破了寧靜的夜空。

「啪﹗」肩上的FENDER應聲落地,數輛汽車從身邊飛駛而過。

疾風平地起,吹得涼平的眼睛一陣澀痛。

「涼平﹗」身前的馬自達內飛快走下一名架著無框眼鏡的男子,黑色風衣下的修長身材,即使在暗夜中仍顯得格外出挑。

「你怎麼回應這麼遲鈍,都不看信號燈嗎?要不是碰上我,你現下就掛了﹗」男子大聲責備道。

此刻,涼平想起了一件至關重要的東西,他迅速抱起掉落在地的吉他,認真端詳,生怕剛才的墜地又造成新的瑕疵。

「就為了這把FENDER,你才這么魂不守舍?」齊藤英睿有些沉不住氣,周邊的行人已認出了他,齊藤英睿忙低下頭,拉著涼平一同上車,飛速離開。

今夜,沒得到理事長的許可,擅長出行已是有錯在先,如再鬧出一場交通事故,明天的娛樂雜誌上必將出現大量八卦報導。

齊藤英睿不怕負面新聞,只是懶得應對,因為隨之而來的,將是記者喋喋不休的發問及上司孜孜不倦的教誨。

副駕駛座上的人已完全清醒,涼平抱著吉他言謝︰「謝謝你,齊藤君,剛才是我太不小心了。」

齊藤英睿瞥了涼平一眼,在橘 慶太沒把那頭黑挑染成突兀的金色前,他和涼平更為相像。

一樣的俊美、一樣的姓氏,卻流著兩種的血液,擁有截然不同的性格。

涼平的眼底流淌著一種似水的溫柔。

這一點,在那個每天追逐理想,顯得有些瘋狂的橘 慶太眼裡是沒有的。

「哪有人橫穿馬路,還一點都沒察覺的?你是不是有心事?」鏡片下,齊藤英睿望著涼平的眼神柔和了起來,「要是遇到什麼麻煩,儘管告訴我,我一定盡力幫你。」

還未得到涼平的答覆,流線型的車身已泊在了橘公館的門口。

沒把先前險些喪命的一幕放在心上,涼平向齊藤英睿低下頭,道︰「齊藤君,請你不要鼓勵小慶去東京發展好嗎?他還是個小孩子,不適合留在那裡。」

齊藤英睿,日本一線的舞台劇演員。

涼平記得,齊藤英睿初來北海道公演時,也是在排練空隙開車游逛,在露天廣場上看到了小慶所屬樂隊的演出。

那次見面令他們彼此熟識,小慶羨慕齊藤英睿的顯赫身分,也渴望站上更高的舞台,而這些都令涼平惴惴不安。

車外的街道有些嘈雜,正如自己躁亂的心。

涼平的眸中映出一副無框眼鏡,齊藤英睿注視著他,問︰「涼平,你有理想嗎?」這個本應不假思索的問題,卻令涼平遲疑了。

理想?何為理想?他素來就是優秀的代名詞,還有什麼值得他去追求?「你的理想應該和弟弟脫不了干系吧。」

見他不答,齊藤英睿干脆一針見血,「既然如此,你為什麼又要扼殺小慶的理想,讓他變得越來越叛逆?」

「我沒有?」涼平想反駁,卻一時詞窮。

他絕不是要阻止小慶發展,只是無法面對他的離開。

將眼鏡向鼻梁上架了架,齊藤英睿道︰「小慶熱愛演藝,只有前往東京才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涼平側過身,背對齊藤英睿。

外人無法明白那個華麗、奢侈、充滿誘惑的東京,會使小慶的心越飛越遠,淡忘過去的生活,不再想起?他這個本就不重要的哥哥。

「想必小慶告訴過你,我和他並不是親兄弟吧。」

涼平看向窗外,道︰「母親在離異前,沒得到兒子的撫養權,小慶跟著父親,被禁止與媽媽見面。她走訪無數育幼院,領來了我,我就是他的替身。」

去年的十二月十七號,恰巧也在北海道的齊藤英睿為小慶在外慶祝了生日。

當問及為什麼不把家人一起叫出來時,小慶的回答帶著些許不快︰「媽媽很忙,我也不想和涼平一起過生日。」

十年前的十二月十七號是涼平初來橘家的日子,也被定作了他的新生日。

齊藤英睿本以為他們是對孿生兄弟,不料其中竟如此曲折。

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奪走了父親的生命,橘家真正的獨子再度回到母親身邊。

而這時,涼平已經入住,養子的身分讓他處境尷尬。

他選擇了緘默,面對小慶,原本應得的寵愛,他都已放棄。

意識到自己說得太多,涼平轉過頭,道︰「不好意思,齊藤君。謝謝你讓我搭車,我先進去了。」

沒收到對方登門飲茶的邀請令齊藤英睿微感失望。

看見涼平抱著吉他下了車,他探出頭喚了一聲︰「涼平。」

「什麼事?」涼平彎下腰,問。

「呃,沒什麼。你進去吧,替我向伯母和小慶問聲好。」

齊藤英睿尷尬一笑,「還有,你太瘦了,記得多加健身。」

涼平微笑點頭,「我會注意的。」

說完便順手關上了車門。

望著馬自達消失在夜色中,他轉身進入庭院。

換好鞋,走到臥房前,敲門道︰「小慶,我拜托老師把你的吉他修好了,琴行的師傅說修復後不會影響音質。」

靜靜地,臥房內沒傳出任何回應。

涼平並不介意,擰了擰門把手,說︰「我進來了。」

進入臥房,涼平看見小慶正脫下製服,換上一件黑色T恤。

一枚金屬十字架垂在他的鎖骨下方,垂至眉宇的金發、高挺的鼻梁、桀驁不馴的雙眼,無不書寫著他強烈的個性。

「晚上要出去嗎?你同學說明天有一場考試,我準備了資料給你溫習。」

「你怎么又打電話給我同學?」對於這種類似監控的行為,小慶嗤之以鼻。

涼平淡笑。

進門到現下,他的話終於換來小慶的一句附應。

望見涼平的笑容,臉頓時沉了下來,小慶道︰「晚上有演出,我不回來了。」

「那明天的考試怎么辦?」

「請假不去了。」

「小慶。」

眼看小慶就快走出房間,涼平忙叫住他︰「要演出的話,就帶我請人修的那把吉他去吧。」

說著,他趕緊將FENDER遞去。

「不用了,演出用的是統一樂器。」

目光沒在那把幾乎搭上涼平性命的吉他上多作停留,小慶隨手將它擱在門邊,跨出房門。

「那個女孩?是你的女朋友嗎?」身後,溫柔的聲音如影隨形,小慶不禁吁了一口氣,他走到玄關,不回頭,問︰「哪個女孩?」

「昨天約你出去的那個。」

「嗯。」

話音一落,忽感左手被人從後抓住,小慶回頭,看到涼平近在咫尺,聽他急急問道︰「與你交往的女孩不是叫南靜子嗎?什麼時候分手了?」

「早就不在一起了。」

小慶冷道,發現涼平眼裡浮上怒氣後,在他耳邊輕輕一吹,「怎么,哥喜歡南嗎?那我改天介紹你們認識好了。」

面前的人僵硬著,一動不動,長時間的沈默終結在小慶甩開手的一瞬。

簡直莫名其妙﹗為什麼涼平總喜歡干涉他的事,一次又一次?不再理會他古怪的行為,小慶轉過身,準備出門。

「骯髒。」

驀然間,背後那人的一句話又將他所有的理智全部摧毀。

小慶轉頭,臉色頓時變青︰「你說什麼?」

溫柔,從涼平身上漸漸抽走,他抬起頭,一字一字道︰「頻繁更替女友,即使今天和這個人牽手,明天照樣可去吻另一個人。你的理想就是這些嗎?不覺得骯髒嗎?」

「骯髒?」小慶不屑地一撇嘴,「讓我來告訴你什麼叫骯髒。」

說著,他一推涼平的肩膀,道︰「骯髒就是明明是個多餘的人,還濃著臉皮霸佔別人的家﹗骯髒就是不擇手段破壞別人的理想,阻撓別人的發展﹗骯髒就是明知對方是他的弟弟,卻還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推揉之下,涼平的肩膀已隱隱作痛,但真正的疼痛則是內心。他痛苦地閉上眼睛,這一席話字字如針,幾乎將他刺得體無完膚。

「我只是太愛你……」他輕聲訴說著,乍聽之下,竟像哭泣。

「不要跟我提愛﹗」小慶立即打斷,「你不覺得你的愛很自私、很畸形嗎?」

一顆閃亮的鑽石忽從涼平的眼眶滾下,落在小慶的指間,盛開綻放。

小慶微微一顫,一時不知所措。

涼平怎么哭了?可惡﹗明知爭不過他,卻還要說些氣人的話惹他生氣。

玄關再次傳來開門聲,一個端莊的婦人隨即走進屋來。

只需一眼,精干的母親就感到氣氛不對勁。

見涼平與小慶都站在走道內,橘 明子先將手提袋放到桌上,走去拍拍兩個孩子的肩,道︰「怎么了?都在這裡歡迎媽媽回來嗎?我可不希望,又是因為你們在吵架。」

母親永遠睿智。

作為婦女社的社長,打理一個龐大的慈善社團,佔去了橘 明子大半的精力,而在這特殊的單親家庭,她又要一人扛起雙親之職。

「我們沒吵架,小慶要去演出,我叫他注意安全。」

涼平整理好情緒,微笑著對母親說。

將眼淚收回心底的時間,只需一秒,卻在心頭劃出一條長長的血口子。

涼平知道母親很辛苦,不想再給她增添麻煩。

看了涼平一眼,小慶並不配合他,只對母親說︰「媽媽,我走了。」

他飛快離家而去,胸前的十字架在跑動中一震一跳,動盪不已。

小慶一直沖到巷口才停下腳步,半蹲著喘息。

「混蛋﹗」他用力一 腳邊的路燈杆,低聲咒罵。

小慶始終認為涼平的存在會奪走他的東西,這種感覺真實存在,令他懼怕,無法抑制。

與涼平初次見面時,小慶拼命把他趕出臥房,以少爺的口吻質問︰「你是誰?為什麼待在我的房間?」他討厭這個入侵者,是一種不可饒恕的罪惡。

小慶拒絕與涼平念同一所高中,拒絕一起騎車上學,甚至連上街出門也不願與他並肩平行。

只因為母親認領,他就莫名其妙多出個毫無關係的哥哥,那自己的歸來是不是顯得多餘?小慶討厭外人向他們投來的注目禮,指指點點地議論。

為什麼他如此厭惡的事,涼平卻毫無感覺?坐在公車內,小慶的心情格外糟糕,被風吹亂了頭髮,他也懶得打理。

到站,剛下車就聽見一聲口哨,迎面飛來的一把黑色吉他,讓小慶接得措手不及。

隨即,一張俏皮的臉已出現下了他面前。

「快點快點﹗其它人都去後台了,只有我講義氣,留在車站等你。」

同是視覺系的妝扮,緒方龍一卻因為那張稚氣的面孔,削弱了幾分冷酷。

他與小慶同在一所高中,面對就快來臨的聯考兩人卻從沒擔心過,並非因為成績優異。

相反,就因為成了遭人排擠的問題學生,才干脆放棄。

龍一嚷著說來不及了,一手抱著貝絲,一手拽住小慶一路飛奔跑進演出會場。

懷抱著贊助商提供的樂器,小慶握了握吉他的琴頸。

果然是小公司贊助的東西,過寬的琴頸握起來極不舒服,絲毫比不上家裡那把FENDER。

思緒一剎那被拉回家中,那把被自己狠狠砸碎的FENDER,想不到涼平竟有本事托人修好。

耳畔龍一仍在嘀咕︰「今天齊藤前輩還向事務所請了假,來看我們的演出,你居然還遲到﹗」小慶顯得不耐煩,也不答話,跟著龍一奔入後台。

化妝間內樂隊成員已盡數到齊,齊藤英睿也坐在其中,與其它人攀談著。

樂隊主唱是一個性感辣妹,看見姍姍來遲的吉他手,高聲調侃道︰「小慶﹗你怎么磨蹭起來了?是不是今晚趕著約會,讓涼平處理啊?」一句玩笑話即刻引起周遭人一片哄笑。

涼平給人的感覺就是那類遲遲緩緩、文靜無聲的類型。

明知主唱調侃的不是自己,小慶還是有些不悅,涼平這傻瓜只會不斷給他丟臉。

小慶的尷尬,完整地映顯在齊藤英睿的鏡片上,他笑著岔開話題︰「今天我可是肩負責任來的,如果演出反響好的話,我考慮把你們推薦給伊崎理事長。」

齊藤英睿的話引得大家一陣興奮,無人不知,齊藤英睿所屬的VF事務所,以舞台劇為主要演藝項目,近十年來已培養出大批演藝巨星,前景之好,已趕上日本著名的幾家偶像公司。

舞台劇在日本是個道統與現代相結合的產物。

舞台劇出身的藝人無論進軍歌壇,還是涉足影視圈,都將比普通藝人更為省力。

演出時間將至,齊藤英睿換上一副墨鏡,離開後台前往觀眾席。

這場小型搖滾音樂會上,樂隊成員個個投入萬分。

主唱熱情的吶喊回蕩在整個會場,瘋狂的鼓點伴著重金屬音樂,一次次點燃了觀眾席。

龍一上蹦下跳彈奏著貝絲,他確實是一個舞台精靈,鎂光燈照亮的同時,立刻就能活力四射。

爵士鼓顫抖在鼓手的棒下,引發新一輪高潮。

大家都興奮著,唯有小慶仍介意掌中不順手的吉他。

對於主唱剛才開的玩笑他還耿耿於懷,想起涼平參加他的慶功宴在席間所說的話,小慶至今都覺得羞辱。

上個星期,樂隊順利結束了一場演出,照例自發舉行慶功宴。

從演出現場直接跟來的涼平很自然地被樂隊成員拉攏,一起參加。

大家格外好奇,對於涼平那平靜的外表下怎能有個和小慶相反的個性的兄弟,產生的好奇。

吃飯時,龍一非要玩“真心話大冒險”。

擺在過去,小慶絕對會主動參加,慶功宴本該徹底放鬆、大玩大鬧,但那一天他卻遲疑了,因為同伴想要捉弄的對象顯然是涼平。

玩視覺系音樂的人大多桀驁不馴,這樣的人,以涼平的個性是無法應對的。

當抽中由涼平說“真心話”時,八卦的主唱即刻拋出敏感問題,她大笑著問︰「涼平哥有喜歡的人嗎?是什麼樣的?」當涼平直截了當說出答案時,正逢小慶開啟一罐啤酒在喝。

那一刻,喧鬧的Party頓時安靜了,靜得只能聽見小慶被嗆到後,猛烈的咳嗽聲。

涼平的答案,簡單明了︰「我喜歡的人是小慶。」

這一瞬,小慶感到前所未有的難堪,連汗毛也豎了起來。

慶功宴的尾聲,他拉著龍一大秀街舞,掌聲與口哨此起彼伏,想使自己沈浸到狂歡中。

可即便在這街舞中耗盡體力,小慶仍難以釋懷,感覺如芒在背。

他知道,身後,涼平的眼睛一刻也沒從他身上離開。

混蛋﹗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強烈的光線籠罩在小慶周身,意識到自己還站在台上後,他趕緊把思緒收回繼續彈奏,努力投身到演出中去。

離開北海道。

唯有這樣,他才能擺脫那道枷鎖,擺脫涼平。



C-マンション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8/05/26(Mon)19:19
喔很久沒見(去死
虐吧虐吧(你有病
最後幸福就好了ouo
KIO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99  198  197  194  193  192  191  190  189  188  187 
Admin / Write
Calender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