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8/12/12 (Wed)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5/25 (Sun)

凌晨,兩點。

涼平又一次探出頭,看了看雙層床的下鋪,仍然沒有人,小慶還沒回來。


FENDER還安靜地躺在小慶的床上,只要他一回來就能看到。

它是被小慶砸壞的,原因是自己堅決反對他前往東京。

「不去的話,也不必留著吉他了﹗」這是那場爭吵中小慶扔來的最後一句話,接著他就舉起吉他,重重地往地上摔砸。

那是在向他示威,自暴自棄。

涼平無法放任小慶墮落,他願意成全他的理想,但只要留在家鄉就好。

午夜,翻來覆去,仍然無眠。

涼平坐起身下了床,他需要去見一個人,馬上就去。

出門前,涼平去了一次母親的房間,見她仍在睡夢中,不忍打擾,直接出了門。

熟悉的道路,因是深夜的緣故而變得陌生,路燈下,涼平默默行走,黑瞳黑發,安靜溫柔。

駐足時,他已站在一間酒吧門前,涼平沒有猶豫,直接走了進去。

他看見了坐在高腳凳上,唱著藍調的南靜子。

在外駐唱的學生歌手永遠成熟滄桑,南不是一個刻意扮可愛、裝賢淑的女孩,黑色眼影、褐色唇膏覆蓋了她真實的年齡,低沈的聲線也是因長期嘶聲歌唱所致。

南曾是小慶的女友,他們的共同點在於一樣頹廢,懷才不遇,渴望成功。

一曲結束,台上的南注意到了涼平。

她大方地走下台,坐到他身邊,問︰「今天怎么有空來,不用學習嗎?」昏暗的光線下,涼平平靜地看著她,道︰「我們結束了,以後我不會再來找你。」

女孩帥氣的臉因言僵硬起來,她一捋額前的發,問︰「是怕我沒忘記橘 慶太嗎?」聽到那個令自己心顫的名字,涼平立即搖頭,「與他無關,是我對你沒了興趣。」

南不知道她的利用價值已經過期,她犯下的第一個錯誤就是與小慶交往。

涼平還記得瞞著小慶約會南靜子的情景;在那個混亂的夜晚,他第一次擁吻了一個女孩,並非真心誠意,激烈的搖滾樂下,他沒顯出一點不自在。

涼平是一個天生的好演員,嗆人的煙草、腐蝕咽喉的酒精,他都可以嘗試,除了對小慶外,在任何人面前都能把情緒掩藏得很深,不露半點破綻。

與南的戀情開始後,小慶不再抱著電話聊天,而涼平的簡訊則多了起來。

可現下,他卻發現,小慶的心已不在南身上了,他開始頻繁與其它人約會。

這就代表,自己與南的感情也將告一段落。 

***

迎面潑來的一杯冰水 ,並沒讓涼平主動避閃。

南點上一根薄荷煙,吐出一朵煙圈,「 這算什麼?你逼我在你們兄弟間作出選擇 ,我選擇了你 ,現下你要甩了我?」

涼平忽然覺得自己很可怕, 或許南真的喜歡他吧,在這場陰謀戀愛中她完全是個無辜的犧牲者。

僵持間幾個頂著紅發的男孩走了過來, 其中一人伸手搭住南的肩,戲謔道:「怎么了,我們的歌后也會被人甩?」

「不關你們的事, 走開!」感覺這一行人是沖涼平來的,南立刻下意識地推推他。

酒吧昏暗的燈光下,男孩個個眼神兇惡,磨拳擦掌。

一人上前拽起涼平的衣領,道 :「你們兄弟倆搶了別人的女人, 變成夜貓子了,只敢半夜出門?」

其它不良少年也在邊上叫囂 :「怎麼不說話?敢搶別人女人就別害怕,怎麼?見人多怕了吧。


那人走去,操起一張椅子狠狠向涼平飛去,吼道:「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搶?今天我要連你們兄弟倆的份一起打」涼平一抹嘴唇,並不作聲,任南跑來搖晃他的肩膀:「涼平你快點走,別待在這!」

「真他媽沒勁, 都不還手了。」

「你還是不是男人啊?」

涼平的身體起伏著,見對方要走,竟跑去攔住他們,吐出一句話:「怎麼?你們怕了?這麼快就像隻喪家犬走人?要打就快,別婆婆媽媽像個女人!」整個酒吧隨之騷動起來,他的死纏不休終於惹惱了那幫游手好閑之徒, 附應他的是狂風豪雨般的攻擊,與酒吧顧客的慌忙躲閃。

涼平不作任何反抗,他蜷縮著,眼眶、嘴角、整個身體都火辣辣地疼。 

飛沙走石後,不良少年停手離開,涼平倒在地上喘息,白色襯衫也已被踐踏得看不出原色。

黎明前夕,天空片刻竟成一片血紅。

昨晚演出結束,小慶記不清是在哪個同伴家過的夜,所睡的地板上到處散著空啤酒罐,周邊也已躺滿了人,乍一看如同亂葬崗。

尖銳的手機鈴聲刺痛了小慶的耳膜,他好不容易摸到手機,湊到臉旁,含糊道:「喂?」令他不曾想到,就是那通電話竟將他宿醉的頭腦完全沖醒。

電話另一頭,母親焦急的聲音猛烈擊打著小慶的心,「小慶,你在那裡?涼平和人打架,受了傷 」

「怎么會這樣?誰會找他打架?」心跳突然變得劇烈,小慶猛地坐起身。

母親後來說的話小慶無法集中精神去聽, 他急著推醒身邊的龍一,「龍一, 快醒醒!你昨天是騎單車去演出的吧」車鑰匙給我,急用!」

龍一翻了個身向小慶擺了擺手,表示他目前除了睡覺,不想理會任何事情。
 
看著這一屋倒得橫七豎八的同伴,小慶忽感惱火 。

他怎么會和這群人混在一起?他邊咒罵著,邊一步一跳地跨出人群,找到龍一的背包,取了鑰匙就走。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200  199  198  197  194  193  192  191  190  189  188 
Admin / Write
Calender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7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