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5/25 (Sun)
手忙腳亂的五分鐘後,小慶已飛奔出同伴的公寓, 騎上單車飛駛返家

「可惡!」小慶切牙,不知在厭惡什麼,使勁渾身力氣急蹬,胸前跳動的十字架如他的心跳一般 ,猛烈顫動

進入前院,玄關站著一個護士模樣的女孩

「他傷得怎么樣?」小慶顯得有些惱火

護士被小慶的語氣一嚇,退後一步,說:「橘女士請我來替他檢查過了,身上的擦傷已經上了藥,以防傷口感染,他還需要休息」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無暇送對方出門,小慶徑直進入家門

客廳飯桌上,留有一張母親給他的字條

--小慶,媽媽要到會社處理工作 ,拜托你好好照顧哥哥

印象中, 母親總有忙不完的工作,無私偉大,卻又陌生遙遠

把字條揉成一團 ,小慶走到臥房前,他沒有敲門的習慣, 直接擰動把手步入房間

與涼平生活在一起,令小慶覺得屬於自己的東西正在被平分。

他不願把對方當成兄長,涼平無非是一個外來者 ,因母親的仁慈才得以寄居 。

關上房門,小慶轉身,看到涼平睡在上鋪,嘴角多了一塊紗布,幾條血紅指痕刺目地映在他雪白的頸上。

「演出順不順利?現場的人多嗎?」涼平的笑容依然明媚,還依稀記得,當那伙人統統打累遠離後,他拒絕了靜子的攙扶,踉蹌著走出酒吧。

回到家中,不料母親竟已坐在客廳裡等待。

涼平迅速向房間走去,他扶著牆想快些遠離母親的視線,可惜他最終失敗了, 過於單薄的身體不爭氣地跌倒在地。

當橘 明子走來,看到那張掛彩的臉時,她的一聲驚叫令涼平萬分難過。

他這個素來聽話的孩子,終於也讓母親失望了呢。

小慶從桌上拿來一顆蘋果想削給涼平吃, 卻連連削斷了皮。 


他不耐煩了,直截了當問:「你怎么回事?被誰打?」涼平不語, 拿過小慶手裡的蘋果繼續削著。


一串完整的果皮從他手中滑落,他又將那蘋果遞給小慶。 


「我不吃!」小慶推開他的手,「 是不是因為我?那幫兔崽子」早晨出來時隨手拿了件外套披著,看樣子是龍一的。

小慶將它脫下往下鋪一扔,雙手在身側緊握成拳,骨與骨之間迸出一陣聲響。

他得去干架了,再穿這件外套,萬一弄破,龍一那小子又得與他計較 。

看小慶要走,涼平在後喚道:「你要去那裡?」

「去教訓那幫找麻煩的白痴」

涼平趕緊勸阻:「就當我為你畫上句號,不要再去招惹那些人,好不好?」

「他們是想找我麻煩,我只是擺平自己的事」

冷冷地甩出這句話後,小慶頭也不回地步出房間

臉頰仍火辣辣地疼,涼平獨自躺在床上,忽聽下鋪傳來簡訊提示音--是小慶的手機。

他下了床,從龍一的外套中取出手機閱讀。 

簡訊是齊藤英睿發來的,事務所內一名演員因傷無法參加排練,急需一個十七、八歲的男孩頂替第二男主角。

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齊藤英睿要小慶趕來他下榻的旅館只要透過試鏡,加上他的推薦,小慶就能與天空簽約,經專人包裝,踏上一條星光大道。

此刻,涼平握著手機愣了許久。

最終,他回複道:我不會離開北海道,那裡也不去 。

幾秒鐘後,齊藤英睿的簡訊又闖了進來:為什麼?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我哥不能離開我。

把這句話發送了出去,涼平深吸一口氣,關機後,將手機放回原處。

正午時分,難得母親提早結束工作,帶了便當回家。

涼平勉強吃了幾口,又因一通警察署打來的電話而無心再吃。

一群青年在酒吧斗毆鬧事被扣,其中就有橘慶太 。

橘 明子開車,與涼平匆匆趕到警察署。

走廊內,一個胖警員看了眼臉上掛彩的涼平,又看向邊上的橘 明子,一挑嘴角,像在嘲笑這個母親的失職,調教出這樣一對欠管教的兄弟。 

涼平明白那人眼中所含帶的鄙夷,將母親往身後攬了攬,道:「請問,我可以見我弟弟了嗎?」與此同時 ,小慶已從審訊室內走了出來。

與他一同走出的,還有在酒吧毆打涼平的幾個紅發男孩。

「橘 慶太是個廢物,哈哈?還要讓他哥來解決」另一邊,昨晚叼煙的男孩仍在挑釁。

小慶側目,眼裡佈滿血絲,散發出懾人氣息,在警員沒來得及回應時又撲了過去 。

「住手!你們不想出去了是不是?」幾名警員大吼著,把糾纏在一起的幾人分開。

小慶激動非常.如何也冷靜不下來,他一定要讓這些可惡的人閉嘴。

「啪!」一記耳光終結了所有的喧鬧,響亮卻不清脆。

那瞬間的一擊令小慶一懵,他不再死命掙扎,而是木然看著眼前的涼平 。

充血的雙目,對上另一雙血紅的眼睛,涼平緊切牙關,他扇了小慶一巴掌,心即刻碎成一片一片 。

「夠了!你要鬧到正式扣留,被學校開除才滿意嗎?」良久,涼平吐出一句話,片刻間, 聲音居然已顯沙啞。

「橘涼平!」猛地掙脫警員的鉗製,小慶舉起手,死死瞪著涼平

他以為他不敢還手嗎?他有什麼資格教訓自己?

「喂喂,小慶,別這樣!」一個靈巧的身影突然躍入所有人視線, 龍一的登場總是讓人意想不到,他搶先一步,隔在涼平與小慶中間,見涼平嘴角貼著紗布,忙沖小慶喊:「涼平哥人這么好,你干嘛打他?」

小慶冷笑。

他打了涼平?怎么龍一這家伙不早到幾秒,看看前一刻的情景

「你怎么跑來了?」小慶不耐煩地問

「明子阿姨打電話說你進了警察署,出來一定心情不好,讓我來陪你啊」

龍一說著一勾小慶的肩膀,在他耳邊輕道:「你也太笨了,打架也不叫我,就憑你一個人,還進了警察署,太丟臉了!」比起涼平的那巴掌,龍一的話顯然更能讓小慶恢復平靜。

繞開面如死灰的涼平,小慶直接走到母親面前低下頭,「對不起,讓您擔心了」

橘 明子一時無言,見龍一推搡著小慶向外走去,那孩子還不時拍拍他的腦袋,有說有笑的樣子儼然像一對兄弟。

前方,涼平背對而立,橘 明子的目光落到了他孤寂的背影上。

小慶對涼平的排斥是對她無聲的抗議,兩個毫無關係的孩子卻硬讓他們同住一檐, 湊為兄弟。

他們都極度渴望親情,害怕遭到遺棄,用各自的模式表達著。 

涼平忍讓,小慶叛逆--阻隔在他們間無法逾越的,究竟是什麼?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8/06/01(Sun)14:43
涼平...你那個短訊太狠了吧...
明知這樣一定會被討厭吧...
小閔努力唷v
KIO 編集
無題
2008/06/01(Sun)16:36
你知道愛是不容小覷的吧XD
涼平是真的真的很愛他啊QUQ
龐小閔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201  200  199  198  197  194  193  192  191  190  189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