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1/08 (Tue)
「——現在報導最新新聞,今天午時十一點零七分,一名街道清潔工打掃街道時在我市中心廣場的園林區發現一具男性屍體。根據案發地點的佈置,與前兩次兇殺案一起明顯為同一人所為——今天發現的這具男性屍體左腿被人用利器砍斷,放置在一張紫色的布匹上——警方一直盡力於這件案件的調查,兇手的行事大膽與謹慎,令警方一直找不出殺人兇手——在此,警方告誡廣大市民,在兇手未被逮捕歸案前,外出要小心——」



回到車子裏的慶太打開收音機只是想聽一些音樂緩解一下內心的紛亂,卻沒想,聽到了更讓他驚撼的事情。

全身無力地靠在車椅上,慶太幽遠的黑瞳滿是複雜。

許久,沉默著的慶太踩動油門,駛車離開。

不要懷疑我對你的愛。

我愛你,從身體到靈魂——

就算這個世界崩潰,我堅信,我的愛依舊存在。

那麼你呢?

你不會知道我的這份永不抹滅的愛——

不會知道,有一人愛你,接近瘋狂。

只想,讓你完完全全,成為我一個人的……

怎麼了呢?

雨已經下了整整一天,為什麼還在下?

放眼望去,沉重的天空,濕卻的世界,清冷的空氣,讓人的心情都變得低迷。

時間才剛剛六點多一些。

但天地間,就已經被包裹上了灰暗的色澤。

亮起的路燈,車燈在淅淅瀝瀝的雨中,朦朦朧朧。

世間一切,被誰神秘的關在一個籠子裏,真實,被放在了籠子外,晴空萬里的地方。

只是在沉默,但歎息時的凝重卻一直困擾住慶太。

車子在雨中平穩地行駛,車子良好的隔音設施把雨打在地上的沙沙聲擋阻在外面。過分的寧靜,讓慶太感到莫名的涼意。

——已經關了空調的啊?怎麼這麼冷?

一這麼想,慶太的腦海就突然閃過不久前才聽到的那則新聞——

更冷了,周遭的空氣。

冷到,一滴冷汗從慶太的額流下他的臉,再滴到他的衣服上。

是心理作用嗎?

他似乎聽到車後座有什麼聲音在響……

慶太想回頭確認一下,可他的脖子在這時變得格外僵硬,不用說回頭,連動一下都不能。

他死死地盯著車窗外的路面。他告訴自己,他聽到的聲音,不過是他的錯覺,沒錯,是他的錯覺。

只是錯覺……

卻,像是在跟慶太唱反調,車後座發出的怪異聲音更響了。

一聲一聲,被什麼碰撞的聲音打擊著他的心,一點一點,侵蝕他的意志。

冷汗,不知何時冒出,不時滴下,無聲無息。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忍無可忍,更何況也不是那種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人。就算下意識的,有些畏瑟,卻也不會害怕到連看都不敢吧?

心中一陣掙扎,慶太最後下定決心,收收神,倏地回過頭——

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應該松一口氣,原來—直在他車後座製造聲響的。是他放在車座上的文件夾。

原先堆在—起的檔夾在車子的行駛過程中已經散開,亂成一團,有好幾個檔夾已經掉到車上,撞擊著車門,製造出聲響。

不自覺地用手抹臉,慶太這才發覺,他已經汗水淋漓。

真的松了一口氣,想著,應該不會發生什麼的慶太回過頭——

車前窗上,那個咧嘴在笑的人頭赫然出現在慶太眼前!

它長長的頭髮在雨中飛舞,佈滿了慶太眼前的車窗——

驚悸地慶太下意識的轉動方向盤,想逃離它。逃離它瞬間充斥他的聽覺的詭異笑聲。

「嘻嘻嘻——」

它倡狂地笑著,在笑慶太的無能為力。

還在為人頭的赫然出現感到驚悚,急馳的車窗突然被什麼用力拍打,扭頭看去,一條發青的手臂正在用力拍打著他緊閉的車窗……

慶太呼吸一窒,驚慌失措之下緊急煞車。拉出車胎打磨在地上的制耳聲音。

就如同慶太的突然停車,方才還在糾纏住他的一切。突然消失。

一切,寧靜得仿佛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

可心中仍然悸動紊亂的心跳告訴他,剛剛所見的一切不是他的幻覺,

不願停息半分,連喘個息都不肯。咬咬牙,慶太再次發動車子,以最快的車速朝前方沖去。

這裏死寂的氣氛令他不舒服,現在,他只想離開這裏。

越快離開越好!

就算這種做法,叫做落荒而逃。

車子飛起來一般,朝前方沖去——

卻在下一刻,出現在不遠處的人讓慶太錯愕地瞪大眼。

是他!那個總是一身白衣出現在他面前的少年!

錯愕過後的下一刻,慶太的車子離身著白衣的人兒已不到五米

煞車已經來不及,慶太只能瘋狂轉動方向盤,朝一邊沖去。

過快的車速讓車子難以操控地像離弦的箭,飛快沖向高速公路的隔離道——

他有系上安全帶,命大的沒有當場斃命。

但,頭被撞傷了,血液不斷地流到臉上,模糊了慶太視線。

感覺不到痛,他掙扎著從被撞得變了形的車子裏出來。

腳一踩到地面,慶太才感覺到全身被分裂一樣的痛。

頭很沉,血不斷地湧流,才走不到幾步,慶太再也支撐不下去的倒下——

視線越來越模糊,但在連最後一縷光芒都要在視線裏黯淡前,他仍竭力看向那個一身白衣的人兒所在的方向。

沒受到任何損傷的他站在原地平靜地看著倒在地上,血把臉浸染的他。

卻在慶太連意識都消失的那一霎,他笑了!

陷入昏迷前,他的這個笑容,詭秘的,莫名的笑容,深深地烙在了慶太心中……

他的這個,高興的笑容。










※看到《詛咒》會不會覺得背後起一股涼意啊|||(奸笑
老實說最近對慶涼的感覺淡了許多
沒有以往只要看到一堆曖昧圖片就鬼叫亂吠
最近看的韓劇《咖啡王子1號店》很容易讓我想到慶涼
誰要寫這份小說
1定很讚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39  138  137  136  135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