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1/17 (Thu)

49 好悲哀的數字
這次數學我真的很努力
高中最努力的1次吧
我以為至少可以50幾的
去他媽媽的咧!!
老、老天爺~你非得逼我這努力又上進的單純女孩到絕路嗎?
我集1身缺點在我身上
已經不知道在世上有啥屁用
我的努力回報投資基金快點還我


明天要跟牙膏去北門 呀比
好久沒跟他出去逛街了
我要買衣服



下面是<詛咒>小說
沒興趣就別按read more





 


詛咒16


「慶……」

「慶……」

輕輕的,柔柔的聲音像和風一樣,吹拂而來,讓人有種昏昏欲睡的欲望。

意識迷離,半夢半醒間。這個聲音雖輕和,卻讓人印象深刻。

是他麼?他的涼在叫他麼?

想醒來回應他的,但,眼皮好沉啊!他怎麼也張不開……

「慶,在你心中,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怎麼樣的人?

在黑暗的心的角落,慶太輕輕一笑,是一個溫柔善良、善解人意的人呵

「——你不知道吧,其實我很自私。」

什麼……

「我妒忌你的工作,我討厭每一個接近你的人……我恨為了工作不顧一切的你——」


涼……

「每一次,你為了你的工作受傷時,我就倍受煎熬。我害怕看到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你,我痛恨你即使受傷,卻仍要把官司打下去的樣子!」

「……表面上,我支援你,但,我無數次在心裏詛咒你那該死的工作!不只一次,它讓我感受到你會因為它而離開我——」

「慶,你知道嗎?知道嗎?我好累,當一個你知心的愛人好累——」

「如果可以,我只想對你說,不要你的工作了。我們一起,就兩個人住在一個最接近海的地方,相依為伴,看著海上的日落日出,平平靜靜地過一生。」

「可是不能——面對你時,我只能說,你一定要努力,好好工作。因為,我怕看到你在我與你的工作之間做出的抉擇的那一幕——我懦弱地逃避你會為了你所熱愛的工作離開我的可能——」

「慶,一點點都不能。我不要離開你,也不要,你離開我。」

「所以,慶,即使以後我還要繼續看著你這樣躺在病床上奄奄—息的樣子,我還會在面對你時,對你說,你一定要加油,為了你的工作,你所熱愛的工作……」

涼……

黑暗中,誰在歎息?

低低沉沉,一聲比一聲壓抑,慢慢凝結成愁。








這次,慶太所受的傷不是很嚴重,住院一個星期,確定身上的傷沒有什麼大礙後,他便出院了。

只是,慶太額頭上被車窗的玻璃割傷的疤痕太深,深到,這個傷會從此伴隨他一生。

對於這個約有一寸多長的傷痕,慶太不怎麼去在意,反正他不是女人,這種傷口對他而言不算什麼。但涼平不同,無數個他們待在一起的時間,不管是不是他們兩個人的獨處,他都會不時把目光停留在慶太額頭上的這個傷痕上。

他深色的眼睛,無限幽遠,包含沒有人能夠讀懂的情感,當它凝望某一人或某一物時,會釋放出一種令人感到壓抑的能量。

——似乎,能夠在他凝望的那一刻從他的眼裏讀出什麼,但,望著他只是深遠,卻沒有波動的目光時,讀到的,只是一陣迷茫。

涼,你在想什麼?

慶太,一直想問,但問題卻從不曾出口。

因為涼平是那種不想說,就絕對不會鬆口的人啊。

看著我頭上的傷,你到底在想什麼?

疑問,在他的心裏慢慢累積——越積越高——

涼,其實,我喜歡你能任性一些,就如同你在我昏迷時所說的那樣。

告訴我,你想要我待在你身邊,坐在海岸上,看著日出,然後等待日落。

突然發現,他們的脾氣好像——

他是剛毅外表下的倔強,他則是柔情行動中的執拗。

涼,你說,這樣待在我身邊,好累。

那麼,除了疲憊,還有什麼呢?

是什麼讓你即使疲憊,卻仍舊願意與我相伴?

是愛麼?

我們的愛!

他對他的愛人撒了謊。

在他用含著淚光急切的眼望著他時。他面不改色地對他撒了謊。

「你知道,涼。我這樣與川島達也作對,他不會放過我,他,一定會不擇手段——我會受傷,極有可能就是被人陷害的——」

他的這個謊言,在他第一次被車撞,在家裏被碎開的玻璃割到手,在不久前出車禍時,一直重複。

沒有回答,他的謊言過後,望著他的涼,眼睛是沒有波濤的深沉。

相信他了嗎?

或是不信?

涼啊,告訴我你的想法好不好……

不要再讓我繼續猜測你的思想。

你這樣。我也好難受。




「橘律師。」

從一大堆文件中抬頭,慶太看到了助手古屋敬多的那張娃娃臉,「什麼?」

「你那輛車子已經撞到不能再修好了吧?你打算再買一輛車子嗎?」

慶太不是很明顯地皺了皺眉。

這個問題,他從來就沒想過。

「橘律師,其實我之前就很想說了,你的那輛車子不但破舊,還是那種老式的,為什麼你一直不換輛新的呢?」

「為什麼不換……」慶太喃喃。

「慶,那輛車子對你而言,一定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吧?你很愛惜它呢!」

還沒有為這個問題找到答案前,涼平突然說過的話回蕩在他的腦海。

「橘律師?」

「啊?」慶太突然回過神,抬頭對上敬多一雙疑惑的眼。

「啊,那輛車——是我考上大學時,我父親送我的。」敬多一定奇怪他剛剛為什麼會發呆吧?



慶太一邊想著,一邊回答。

「原來是這樣,」敬多一臉恍然,「怪不得你那麼愛惜那輛車子——對了,那、那個時候,買一輛車很貴吧?」

「是啊。」慶太一直冷靜的臉在這時變得柔和,「當初,為了買了這輛車子我父親花光了他半輩子的積蓄。」

「啊,看得出來,你的父親一定很愛你。」

「嗯。」他的父親是典型傳統式的家長,擁有一家之主的嚴厲,對孩子的疼愛,都放在了循循善誘上。對於他每一次的成功,他的父親都不吝於給他獎勵。

「橘律師,我記得你是獨生子。獨生子在那個時候很少吧。看來橘律師一定是在父母的關愛下長大的小孩——」

接下來,敬多在說什麼,慶太沒有再注意聽。

他突地想起了涼平,想起了他的身世。

每一次,他跟涼平談及這個話題,他都會把眼睛垂下,幽幽地說:「慶,你真是個幸運的人。」


他的這個語氣,沒有羡慕,沒有妒忌——有的,只是慶太從來都不懂的安然。

「橘律師?」

「什麼?」慶太望向一直站在他的辦公桌前的敬多。

「你又發呆了。」敬多很簡明地陳述。

「是麼?」慶太不自覺地伸出手按壓鼻樑。

「橘律師,你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剩下的檔我幫你整理吧。」

「不用。」慶太拒絕,「還是我親自來比較好,這些都是一個星期後在法庭上要用的——」

「可是,你昨天才剛剛出院……」

「——也不是很多。我把這些整理完就去休息。」

望著一臉堅定的慶太片刻,敬多只能妥協「好吧,那你一定要休息。」

應允了敬多後,慶太見已經沒有什麼事要他幫忙,便讓他先出去了。

最後,偌大的辦公室,只剩下慶太一個人靜靜工作。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41  140  139  138  137  136  135  134  133  132  131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