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8/01/01 (Tue)
是她嗎?再喝一口水,慶太垂下了目光,在心裏說道。

沒有過多久,慶太感到面前一暗,隨後,他周圍的空氣被薰染上一股淡雅的香味。




 

「橘先生?」來到他面前的人沒有坐下,站著,輕輕叫了一聲。

是很柔軟,帶著一種慵懶的磁性,總之,聽起來感覺很舒服的聲音。

慶太放下手中的杯子,抬起頭,說:「坐吧。」

「謝謝。」柔柔一笑,她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

氣氛有些凝結,坐下後的他們皆都不再開口——

「橘先生。」時間流逝了許久,還是她先開了口,「為什麼你不問?問你想知道的一切。」

「你想說自然會說,你不想說,我問了也是白問。」

啊,這句話有點熟——啊,涼平曾經對他說過的。

想到這,慶太一直平靜無波的澄清黑瞳泛上了點點漣漪。

對面的人坐得很近,近到完全看到了他眼中的改變,笑臉深了些,她說:「是啊,是我請你來的。理應是我先說明一切的。」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廣田 雅子,是這家咖啡店的老闆,很高興能夠見到你,橘先生。」

看著廣田 雅子向他伸過來的手,慶太禮貌地輕握了一下。

「很高興認識你,廣田小姐。」

握在一起的手鬆開,「橘先生,我在網上看到你們事務所的留言了,你們在找三年前發生在千葉市里,目擊關於川島公司的員工齊藤 茂撞人後逃逸的證人。」

「是的。」慶太點點頭。

「我在上頭留言了。」

「我看到了。」她說她是目擊者,所以他依她留下的地址與時間來到這裏。

「我會把當時的情況都告訴你的,橘先生。」她微微笑,「不過,說之前,我們可以做一個遊戲嗎?」

「遊戲?」

「是啊。」她串起手,朝服務生站立的地方做了一下手勢。

很快,一名服務生拿了一副撲克交給她。

塔羅牌。一眼,慶太就知道這不是普通的撲克。

面對慶太的廣田雅子笑著:「橘先生,我有個愛好,就是喜歡用塔羅牌幫別人算一下時運。今天,能否容我幫你算一下?」

燈光很昏暗,廣田雅子由盒子裏取出的塔羅牌在暗黃的光照下顯得有些詭異。

慶太的目光很快便由塔羅牌移到她的臉上,沒有思慮多久,他點頭:「可以。」

平常,是很不屑於相信這些,也不願花時間在這些事情上。今天會同意,可能是受了這段日子來發生在身邊的詭譎事件的影響吧。

——也有種找不到原因解釋,便找另一種管道去解決的心態。

得到慶太的同意,廣田雅子便把塔羅牌放到桌子上,熟稔地洗牌。

很快。她把牌分開,讓慶太憑第一感覺從中抽出五張。

慶太依言照辦之後,她把慶太抽出的這五張牌按個十架形依次排列。

她指著頭一張對慶太說:「這張牌代表你的過去。」

接著是順時針下來,右手邊的一張,「這張牌是現在。」

到底邊一張,「這張是未來。」

左邊一張,「這張是總結,中間的這一張,就是告訴你,應該怎麼去做,也就是啟示。」

代表過去的牌面翻開,是舉著劍的英雄站在一堆屍體上。

不知何時,廣田雅子的表情變得肅穆:「英雄的地位,踏著人們血淚的屍體,就算位置崇高,卻一身血腥。」

翻開第二張,代表現在的牌,慶太看到的是蒙著雙眼的女神。

「我自聖明,不怕污濁。但黑暗已經覆蓋了我,我看不到前程,只能在心中祈禱,光明重現,」

第三張,未來,籠中鳥。


「我的嚮往是自由,我的命運是囚禁。我有一對豐厚的羽翼,卻生活在狹小的空間。矛盾中,只能掙扎。」

第四張,總結,違約者。

「你給我三個金幣,我幫你保存,我把它製成金牙,鑲在我的嘴裏,你說,這是違約。」

廣田雅子纖細的手指放在最後一張塔羅牌上,慶太的心在這時,莫名的怦咚了一下。

但廣田雅子並沒有把它翻開,而是抬頭,對慶太說:「橘先生,方才我所訴說的意思,你能聽懂嗎?」

慶太輕搖頭,他聽得懂廣田雅子在說什麼,卻不懂這些牌意跟他有什麼關係。

「橘先生,第一張牌是在說,擁有如今地位的你,已經背負上了很多人的恨意。就算你的本意如同一個戰士一樣只是守衛國土,但你已經用你的能力把很多人送入了地獄——不管是死了的人還是活著的人,他們都會恨你。這些恨,就是他們留在你身上的鮮血,洗刷不去。」

「代表現在的第二張,則是在說,現在的你正處在一團迷霧之中。答案就如同光明一樣,在黑暗過去時到來。」

「籠中鳥這一張,說明你的未來會有牽絆,這個牽絆會讓你面臨一個十分痛苦難斷的抉擇。」

「第四張,代表總結的這一張,違約者——」廣田雅子思忖了片刻,似乎在想要怎麼解釋,「這張牌有兩個意思,一個就是,你會成為一個背叛忠誠的人,另一個,你身邊,有一個人一直在欺騙你——」

「欺騙我?」慶太暗地裏吃驚。

「是。」廣田雅子點點頭,「金幣代表你最重要的東西,重要的東西,不管是誰,都只會交給自己最信任的人。可是,那個人,卻把你最重要的東西用掉了——這是違約,也是欺騙——欺騙了你的信任。」

聽罷之後,無語良久的慶太突地用手埋住臉,吃吃笑起來。

「橘先生?」廣田雅子困惑地看著他。

「我就說嘛……」埋住臉的慶太話中還帶著笑意,「這種東西根本就不能相信的。」

這次,沉默的是廣田雅子。

可是,沒過多久,她把手壓在最後一張,沒有翻開的塔羅牌上。

「橘先生。」眼睛盯著這張牌,廣田雅子靜靜地說,「不管你信或不信,不妨把這個遊戲玩到最後。」

慶太的手放下,臉上是什麼都沒發生過的冷靜,仿佛他剛剛的笑聲是假的。

「可以。」他的聲音,不僅平靜,還帶了份不以為然。

不是很明顯的,他的不置可否令廣田雅子歎息一聲。

最後一張塔羅牌在兩個人大相徑庭的心情下,無聲息地翻開了——

牌面顯現在他們眼前,慶太的表情不變,廣田雅子的眼睛閃過一絲異色。

惡魔手中的逆時鐘。

「解釋吧,廣田小姐。」

沒有注意到廣田雅子眼中的驚訝的慶太催促著。

並不是想急著知道這代表什麼,而是想快些結束這種對他而言根本是兒戲的玩意兒,快些進入查找證據這樣的正事來。

廣田雅子沒聽到地陷入沉思。

「廣田小姐?」慶太困惑地輕聲催促。

良久,臉色在燈光下越發蒼白的廣田雅子才慢慢地開口:「神明手中的順時鐘計算人們的生命時間,惡魔手中的逆時鐘計算人的死亡——」

「廣田小姐,你在說什麼?」慶太不明白地皺起了眉。

卻在下一刻,廣田雅子突地握住了慶太的手。

「橘律師!」她臉色緊張地說,「你一定要小心,一定要小心——」

「小心?小心什麼?」

死死盯著慶太的臉,廣田雅子一字一句地說:「你的生命已經進入倒計時,在這個月內,你的靈魂將會被惡魔帶走……」

「這個月?十二月?」

「是的。」

廣田雅子肯定,慶太卻在心底冷笑,但他沒有向她訴說他的不以為然。
「好了,廣田小姐,這個遊戲已經結束。現在,你可以告訴我,當時你所看到的情況嗎?」

「橘律師……」

「是你說的,廣田小姐。這是一個遊戲,遊戲本身就不具真實性。」

「橘律師——」廣田雅子苦笑,輕輕搖了搖頭,

量後,她拍起頭望著慶太,對他說:「不管怎麼樣,橘律師,這個月你一定要小心。就算是——」

是什麼呢?他跟她只是頭一次見面的陌生人,就算以後還有可能會有所接觸,但絕不會是深交到可以彼此許下承諾的朋友。

「就算是給所有關心你的人一個交代。」最後,她這麼說。

「嗯,我會的。」她的真誠令人不忍拒絕,慶太點了點頭,畢竟這是善意的忠告。

「現在,廣田小姐,我們進入正題吧。」

面對工作,慶太一貫認真,有些冷硬的認真的表情。

 讓迎向他淩厲的目光都不敢的廣田雅子無聲片刻後,只能無奈地點頭。

「那一天,雨也像今天這麼下著。店裏沒什麼生意,我便到朋友家裏去玩在回來的路上——我看見了那場車禍。」

「那輛黑色的車子開得很快,當時我就在吃驚,那個地方怎麼可以把車開得那麼快。然後,有一個孩子從街道一旁沖了出來——」廣田雅子回憶著,話說到這裏時,她不堪回首地閉起了眼,「當時畫面就像在放慢鏡頭,車子撞上了那個孩子——那個孩子小小的身體就這麼飛了出去,然後,像被丟棄的物品一樣,重重地掉在濕漉漉的地面上……」

「——那個孩子一動不動,血,從孩子的身體裏不斷地流出來,被雨水沖刷,在水裏不斷化開……」

「那輛黑色的車子停了一下,車門打開了,好像是司機想要走下來察看的樣子。可,車門剛剛打開了一點,又碰地關上了。最後。車子以更快的速度離開了現場。」

視線凝聚在手中的杯子上片刻後,慶太才問:「廣田小姐,當時,你為什麼不報警?」

低頭的廣田雅子長久地沉默著,當她終於願意回答時,聲音已經帶著哭音,偶爾輕抬了一下頭,慶太看到了她含在眼裏,在明照下反光的淚花。

「當時我嚇傻了……街道又沒有幾個人,這場車禍意外發生,以雨水打在地面上的沉默結束。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跑了——那個孩子的屍體讓我害怕,我不顧一切地跑開。」

「——那麼,車禍後的第十天,警方正對這場車禍束手無策的時候,是你打匿名電話給警方,告訴他們,肇事車子的牌號的嗎?」

「是的。」廣田雅子擦拭了下眼淚,「我那天逃跑的行為讓我愧疚,我想幫一下那個可憐的孩子,可又怕別人恥笑我當時的懦弱,便打了匿名電話給警方。」

「那麼現在——」慶太凝望著她,「是什麼原因讓你出來面對。」

廣田雅子澀澀地笑了一下,「我會迷上玩塔羅牌就是在發生了這件事之後。對於我那天的逃跑行為,上天一定在懲罰我,所以,它讓那個孩子沾滿鮮血的身子總是不斷地出現在我的夢裏,她不斷地對我說,阿姨,我疼,我疼……」

抽出面巾,捂在臉上,但很快地,淚水還是染濕了面巾,從中滲透出來。

「有人對我說,塔羅牌可以讓人跟鬼交談,於是我開始用塔羅牌試著跟那個小女孩說話,可是,它卻跟我說,這場看似塵埃落定的車禍會再起風雲——」

「橘律師,請你相信我,一定要相信我!」廣田雅子,緊緊地握住慶太放在桌上的手,用含著淚的眼,懇切地看著他。「三年前,塔羅牌告訴我,三年後,會有人在網上找尋這場車禍的目擊證人,那個時候,就是我將功贖罪的時候!」

「廣田小姐,你……」從廣田雅子裏無比的堅定令慶太不知道該說什麼。

「橘律師,請相信我,這是真的,這都是真的!塔羅牌告訴我們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的命運,我的命運。撲朔迷離的定數,塔羅牌在以它自己的方式向我們訴說啊!」

「相信我,相信它,求你了,橘律師。」

說到最後,深刻留在慶太腦海裏的,是廣田雅子蒼白的臉,漆暗的眼,懇切的表情。

 

廣田雅子說得肯定,慶太卻不願相信,也是,害怕相信。

量重要的東西,對於慶太而言就是信任,他最重要的人,就是他所愛的人,千葉涼平。

他無法去懷疑涼平,他甚至想像不到涼平會有什麼在瞞著他,在欺騙他。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讓他懷疑他的涼平,他寧可不相信所謂的塔羅牌,就算廣田雅子說得肯定,但她不過是只見過一次面的陌生人。

而他跟涼平,是對彼此忠貞的情侶!

所以,他怎麼能去相信!

——不願相信。

雨還在下。

雨水由傘頂落下,落在地上,濺起一朵朵水花。

沉默的慶太從街頭走到另一頭。

路邊,商店的櫥窗映照著路人行行色色的身影。

原本只是無心,但無心一瞄卻引來波濤,心海刹那洶湧澎湃。

是他。

在櫥窗裏映照出來的白色身影令慶太震撼。

震撼的原團始終不明,就如同與生俱來。

他看著身影映在櫥窗裏的他,他看著舉著傘盯著自己的他。

一個震驚,一個寧靜。

視線在鏡子上相對。

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頓時排山倒海——襲來——

倏地回頭。

身後的那抹白色的身影卻已經無影無蹤。

為什麼?

不能抗拒心中莫名翻滾的失落,慶太在心底咒駡。

你該死的為什麼總出現在我最沒有防備的時候!

所以,我才會這麼措手不及——

慶太,用這個理由解釋他見到那個白色的人兒時,內心過度的震撼。

風,突然猛烈地吹來,吹飛了猝不及防的慶太手中的傘。

傘從他手裏飛到了街道的另一邊,在風的吹揚下,不斷飛滾。

望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傘,慶太沒有去追。

他突然感覺,有什麼離自己遠去了。

一件他最重要的東西,漸漸遠離。












新年快樂大家!!
在2008年第1天發了這篇文
所以請潛水的大家都報個數留個言讓我知道(翻桌)(被巴)
呀呀呀,就新年快樂囉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8/01/04(Fri)18:31
這陣子在溫習都沒時間看文(推眼鏡
我來報數了囉(巴
是說...死智缺橘慶太你不會想想你自己就是背叛者哦?
也說不定是在說某小白呢(人家叫川島幌不叫小白#
不會是涼平吧...難道涼平搞外遇了?!(喂
加油哦!
KIO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36  135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126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