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1/19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7/12/26 (Wed)
「詛咒。」

埋首於案件卷宗中的慶太因這句話而抬起頭。

拿著報紙坐在一旁的涼平覺察到慶太的意外舉動,不解地問:「怎麼了,慶?」



慶太的眉向中間聳起了些:「涼,你剛剛說什麼?」

涼平想了想,有些不確定地說:「詛咒?」

「就是它。」慶太肯定地點頭。

「"詛咒"怎麼了?」

「——沒。只是好奇你怎麼突然會說起這麼生僻的詞。」

「還不是因為這個。」涼平舉起了手中的報紙。

「這幾天,新聞報紙天天在報導前些天在小城區裏發現的那具沒有左手的男屍的事情,說什麼是變態狂所為——可是我不這麼覺得。」

「哦。」慶太感興趣地問,「說說,對此,你有什麼意見?」

「我覺得,幹這種事情的人是一個很有頭腦,行事很謹慎的人,他不像那些變態狂,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深具意義。這一點,從上次的無頭女屍與這次沒有左手的男屍的事件之中,就可以看出來了。」

沉默著,慶太聽涼平繼續把話說下去。

「警方已經證實這兩起兇殺案是一人所為。加上我的猜測,我得到的結論就是,做下這兩起兇殺案的人是在有計劃的佈局著的。從他在放置屍體的地方的佈局來看,很輕易就看得出來,這分明是一個咒術。他在對某個他刻骨銘心去恨的人下詛咒。」

「刻骨銘心去恨?」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詞讓慶太的心揪了一下。

「對。」涼平的視線落在手中的報紙上,沒有看到慶太臉上一閃而過的澀然。

「我好像記得在哪里看過,用人的生命來向惡魔交換條件所下的詛咒,是非常殘忍也非常惡毒極端的一種咒術。它不但要活人當祭品,更要召喚惡魔的人不能有一點點的善心,否則,連這個人也會被惡魔吞噬。」

沉默,涼平的話令慶太覺得難以置信的說不出話。

久久,他才開口:「那麼,涼。為什麼這兩具屍體都是不完整的?你能給出一個解釋嗎?」

涼平思忖了一會兒,才說:「不僅是屍體不完整,連被用來釘下屍體的五角形圖案都是不完整的。」

「這是不是在暗示什麼,或是什麼我所沒聽過的咒術?」

「這麼說,涼,你也猜不出嘍?」

涼平聳聳肩,不以為然地承認:「我又不是兇手,怎麼可能知道這代表什麼意義。更何況我又不專門研究咒術此類的東西。頂多是書看多了,多少也知道一點而已。」

「這樣啊……」慶太感到臉部有些澀的扯扯嘴角。

「對了,慶,你怎麼對這個話題這麼感興趣啊?你平常不是最不屑于理會這種鬼鬼怪怪的事情嗎?」到現在,涼平才發現慶太的不對勁。

「也沒什麼。」慶太把視線移回書桌上的卷宗中,「得不到什麼結論的事情,便只能多多聽取別的人意見,就算它不合常理,卻有可能會誘發事情真相。」

「你在說什麼啊?話中有話的。」涼平聽不明白地皺起了眉。

慶太抬頭,沖他露齒一笑:「一些感想而已。」

「莫名其妙的。」涼平不怎麼相信。

慶太卻輕輕一笑:「涼,快十一點了,你還不去休息,明天你不是還要上斑嗎?」

涼平一聽,拿起小鬧鐘一看,果真是深夜十一點了。

「天,我剛剛看時間時才八點多,怎麼一下子就十一點了?」他急急忙忙地起身。

「看報紙入迷了吧?」慶太這麼說。

「才不是——」後面的話,涼平說得很小聲,「是有你在身邊的時候,時間就過得快得討厭。」

可能是不想讓慶太聽見,才小聲念叨著的,可是,慶太還是聽見了。

他孩子氣的話讓慶太聽了心疼,的確,這段日子他陪在他身邊的時間少了……

「對了。」已經走到書房門前的涼平突然轉過身子。

「是不是,那兩具不完整的屍體所不見的肢體是盛載惡魔的容器呢?因為惡魔沒有實體,便只能利用人的軀殼來完成施咒人所下的詛咒。」

「嗯——的確也有這種可能性。」自顧自地說著,自顧自地離開,沒有注意到身後的人,臉色變得冷凝。

直到淩晨十二點,慶太才感到疲倦地拍起頭,伸伸懶腰,舒松筋骨。

望著臺燈的光芒照耀不到的地方漆黑的空間,慶太愣了一下,現在,夜晚,令他感到神秘,黑暗,似乎隱藏著什麼,它會突然爆發出來,追逐他——

發呆了一會兒,慶太離開座位,朝洗手間走去。

他需要用冷水沖洗一下臉,讓胡思亂想而賬痛的頭腦冷卻、冷靜。


水位開到最大,忍不住把頭整個埋入水槽,冰涼的水帶給煩悶的自己的,是難以言喻的舒暢。

頭從水中抬起,嘩啦嘩啦的水聲不絕於耳。從頭上落下的水刺痛著眼,伸出手,憑記憶摸索擺放毛巾的地方。

摸到了,用來掛毛巾的不銹鋼懸樑,沒有找到,想要的毛巾,手於是順著懸樑摸過去——動作頓了一下,手中碰觸到的物體是如此的冰冷——

這種似曾相識的觸感與溫度令慶太吃驚地不顧一切張開眼。

可,他沒有看到什麼,手,正好放在方才他一直在找的毛巾上,但,手中依舊帶著那種令人渾身發寒的冰冷。

死死地盯著自己的手,慶太的心快速地跳動,就像剛剛完成百米衝刺。

不知道是水滴還是他的汗,一滴液體從他的額上滑下,落在水槽裏的水中,發出清脆的水滴聲,驚起了慶太的注意。

視線不由得從自己的手移到面前的鏡子上,看到了,一隻人手出現在他的脖子後面,張開著——

「晤!」連反應都來不及,他的脖子被它狠狠掐住。

聲音發不出,掙扎沒有用,它的力量強大到不可思議——


慶太,能做的,僅僅是用越來越模糊的視線從鏡子中看著臉逐漸發青的自己。

會死嗎?

意識變得渾濁的時候,這個念頭卻清晰的可怕。

卻,在接近昏迷的前一刻,他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126  125  124  123  122 
Admin / Write
Calender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