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9/01/30 (Fri)
見我變了臉色,橘慶太立即坐了起來,小聲地道歉。我不聽他所說的任何話,忍著腰間的不適感,翻身下床,將床邊的衣物拿起來扔在他身上,冷冷地道:「穿上,回你自己家去。」

「涼……」他輕聲哀求,但見我的臉仍然板著,只好慢慢穿上衣物。等他大略穿好,我立即將他向門外推去,根本不管現在已是近午夜時分。
 
「涼,你留我下來,我今晚睡客廳沙發好嗎?」其實橘慶太的力氣大我很多,但他不敢跟我撕扯,只能不斷後退。
 
我理也不理,徑自打開了門,把他帶來的皮包和鑰匙丟了出去。
 
「涼,涼,這樣不行……你每次做完後都會發一點燒……至少今晚讓我……」
 
我啪得一聲甩上了門,將他的聲音切斷在門外。回到臥室床上,摸摸額頭,的確有一點發燒,找出退燒藥吃了一顆後,我用被子裹住身體,把橘慶太這個人趕出腦海,沈沈進入夢鄉。
 
第二天是周六雙休,但我仍須到公司去做方案,只是用不著打卡上班,所以約十點了才匆匆吃了早餐下樓。
 
走出公寓的鐵門,看見那輛熟悉的凱迪拉克停在門外,我的身影一出現,車門立即打開,橘慶太跑了過來。從他與昨天一樣的凌亂衣衫、困倦的臉色和下巴上冒出的胡子可以看出,這輛車是他昨晚的安居之地。
 
「涼,你還好吧,今天還要上班嗎?吃早飯了嗎?」他關切之情形諸於?色,我卻將臉扭向一邊。
 
「涼,對不起……」他小心翼翼地說,「我昨晚一時忘情,以後再也不會了。你身體不好,不要生氣……」
 
「你應該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吧?」我打斷他的話。
 
他激動地抓住我的手,急切地說:「我不要分手,我不要!你再給我一次機會,你一直都很……」
 
我瞟了他一眼,他訕訕地把後半句話吞了回去,但卻仍沒有放開緊抓著我的手。
 
誠如他所說的,每次他這樣求我,我總會心軟,何況今天我還急著趕到公司去做事,如果堅持要在此刻分手的話,一定會被他糾纏很久,所以我不耐煩地推開他,敷衍著答應:「這次就算了,你回去吧,下個月再來找我。」
 
聽到下個月這個禁令,他臉色一變,但權衡之下,他還是知道現在不是討價還價的時候,只能一邊答應一邊討好地問:「我送你去公司好嗎?」
 
我看了他的豪華房車一眼,冷冷地說:「不必了,橘總裁,我還想在上田公司繼續做,一點兒也沒打算辭職。」
 
他忙道歉:「對不起,我不該開這個車來。」
 
我不想浪費時間,把公事包換一個手,向公車車站走去。橘慶太跟著走了兩步,被我一瞪,不得不停住。
 
我想,等這個案子的花紅下來後,應該去買一輛二手車了。到了公司樓下,我先買了幾個麵包當乾糧,準備一整天不下樓。大大的辦公室裏很空曠,苦命的需要加班的人好像只有我一個。
 
桌上擺著我的助理小愛昨天留下的字條,告知我給橘氏公司的伊崎特助回一個電話,我直接把紙條揉成一團丟進字簍裏,打開電腦開始修改方案。
 
不知過了多久,電話鈴突然刺耳的響起,我嚇了一跳,看看電腦桌面右下角的時間,已經十二點半了。
 
接起電話,是樓下的門衛:「千葉先生,這兒有位伊崎先生找您。」
 
我想了想:「讓他上來吧。」揉了揉不知不覺中發酸的眼睛,拿出眼藥水滴了兩滴,再睜開眼時,日理萬機的總經理助理先生已站在面前。
 
「該吃飯了。」他把一個保溫飯煲放到我的辦公桌上,「你一定又打算只吃麵包。」
 
我搖搖頭:「你的年薪是我們公司一半的人加起來的總和,他居然派你來送飯,真是不注意人力資源成本的控制。」
 
「他其實很想自己來的,不過不敢。好像昨夜惹你生氣啦?」伊崎右典跳上桌面坐著,渾然不在意自己超級金領該有的氣質。
 
我打開飯煲的蓋子,開始吃起來。花時間和精力去拒絕伊崎右典送過來的飯不僅是不明智的,也是不可能成功的。他真是一個超級助理,老闆吩咐的事從來沒有辦不成過。
 
吃完飯,伊崎右典拿出隨身攜帶的一個小包。我看了他一會兒,還是認命的把手臂伸了出來。量完血壓,測過體溫後,超級助理對我的合作態度表示了讚賞:「涼平,看來你最近都有按時吃藥,情況很穩定。」
 
我冷笑。沒辦法不按時吃,我的助理小愛是拿雙份薪水的,其中一份由姓橘的付。
 
「好了,不打擾你工作了。什麼時候下班?我來接你。」
 
「不用了,晚上約了朋友喝酒。」
 
伊崎右典皺起了眉頭:涼平,你不能喝酒。」
 
「你這樣說只是因為你老闆認為我不能喝,實際上我能。我能喝酒、跑步、打球、爬山。如果有一天我的心臟驟停,也是因為它到了該停的時候,而不是因為做了被禁止的運動。」
 
「涼平,你要愛惜自己的身體。」
 
「謝謝你提醒,我會的。」我丟了一片口香糖進嘴裏,重新埋首於電腦中。伊崎右典不再說教,變出一件外套披在我身上後悄然離去。
 
晚上趕到酒吧時已經有點晚,參加聚會的其他同事都到齊了。小敬跳起來塞過一杯啤酒:「涼平,你要罰酒,喝!」
 
我笑了笑搖頭:「不,我不能喝酒。」
 
助理小愛立即登場:「千葉經理真的不能喝,他對酒精過敏。」
 
忍不住失笑。過敏?一聽就知道是某人教的。
 
「又加了一整天的班吧?」會計部的宏宜在我身邊坐下,「這次這個案子挺難弄的?」
 
我淡淡一笑,端起茶杯啜飲了一口。這種場合,不談工作是我一貫的作風。
 
秘書室和公關部的小姐們也擠了過來,圓臉圓眼睛的本田小姐滿面興奮地問:千葉經理,聽說這次定標會上,你們居然見到了樂天集團的橘總裁?」
 
「見到了。」我點點頭。
 
姑娘們發出激動地驚呼聲,有人啪啪啪的拍自己的胸口,有人用力把雙手交握在胸前,本田小姐控制不住情緒,幾乎趴到了我的腿上。
 
「快說說,他真人看起來也那麼帥嗎?很酷吧?開口說話了嗎?聲音好聽嗎?有跟他握過手嗎?」好幾隻粉手從四面八方伸出來抓住我搖晃著,嘰嘰喳喳地鬧。
 
「帥、酷、聲音好聽、那天沒握手。」我簡短地回答,拿了一根薯條哢哢咬成幾段。
 
「你怎麼這樣?」宮崎小姐嬌嗔地捶著我的肩膀,「幹嘛不肯多說一點給我們聽?人家跟我們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你沒必要妒忌他的嘛。」
 
她真是一言中的。沒錯,平凡普通的上班族看橘慶太那樣的人,的確像在看另一個世界。
 
「有錢人又怎麼樣?有錢人的煩惱比我們還多。」已有幾分酒意的小敬晃著盛滿紅色液體的酒杯,眯著眼睛插話,「等你們有機會嫁入豪門就知道啦,勾心鬥角六親不認,說不定那天被綁架,家裏人寧可你被撕票也不願出錢贖,以為有什麼好日子過呢?」
 
宮崎小姐冷笑道:「又一個妒忌的!你以為橘總裁只是有錢嗎?人家還很有格調,有品位,要是暴發戶似的,誰樂意瞅他?」
 
「你認識他?你怎麼知道他有格調品位?還不是拿錢包裝起來的,說不定脫了那身昂貴西服,也是普通人一個!」
 
「人家就算脫了那身西裝,也比你帥好多倍!不服氣去比比啊?」本田小姐仰著下巴尖,好像白馬王子橘慶太正站在她身後受她保護似的,寸步不讓的表情。
 
我覺得他們實在太吵,便從人縫間擠到沙發角落坐著,以求離那堆慷慨激昂的辨論者遠一點。
 
「累了?」一隻手從身後伸出按在我的肩上,「你該早點回家休息。」我輕輕一笑起。說話的是企劃部的緒方龍一,平日在公司裏我倆的關係算很近的。
 
那群人已開始辯論起金錢與尊嚴的關係,同時一瓶瓶地灌酒。小愛千辛萬苦把嬌小的身體從搖來晃去的人堆縫裏拔出來,送了一杯熱茶給我。
 
「你真是一個稱職極了的助理,」龍一誇獎她,「難得看到有女人不迷橘慶太的。」
 
小愛沒有搭腔,昏暗中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快節奏的音樂聲突然大作,又是瘋狂的DISCO時間段,四處都有人影晃動著向舞池遊去。
 
我站了起來。「千葉經理,你不能跳這種舞,太激烈了。」小愛拉住我,大聲喊,以確保在喧囂的空間我也能聽見。
 
我甩開她的手,脫掉外套,向舞池走去。小愛像一個配件一樣挂在我手腕上,隨著我一路走一路勸阻,直到我穿過舞池、吧台、走廊,到達男用洗手間。
 
「你要繼續跟進來嗎?」我問。
 
她四處看看,好像這才發現自己置身何處,臉上浮起尷尬的笑,哼哼著說:「原來你不是要跳舞啊……請便……請便……」
 
關上洗手間的門,震天響的音樂聲稍稍減弱了一些,我揉了揉眉間,覺得眼皮有些沈重,想來是真的應該回去休息了。
 
在公司我的人緣一向不錯,但決不是這類聚會中的積極分子,因此對於我提前離去,只有幾聲撒嬌似的抱怨,之後大家仍各自繼續狂歡與爭辯。
 
「涼平,我送你回去吧。」龍一從舞池沖過來,在酒吧門口拉住我。
 
「不用,我又不是女孩子,自己打車走就行了。你快回去吧,反正明天還不上班,好好玩啊。」我推推他的肩膀,把他推回玻璃門內。
 
走到空寂清冷的大街上,我把一直系在腰間的那件外套籠上身,靠在路燈燈杆下等計程車。
 
拿出腰間的手機看時間,竟發現有七八通未接電話,都是同一個號碼,可能是剛才酒吧裏太吵,沒有聽見。
 
盯著那個號碼看了一陣,心裏酸酸的,有種不祥的感覺充塞在胸口,連撥回過去的手指都忍不住有些顫抖。
 
電話接通了,三聲鈴響後立即被人接起:「你好,這裏是澄維療養院。」
 
「你好,我是千葉涼平,神崎醫生找過我嗎?」
 
對方的聲音一下子急促了很多:「千葉先生,你稍等一下,我馬上找神崎醫生過來。」
 
我用手半掩住嘴巴,屏息等著,大約一分鐘後,神崎醫生气喘吁吁地聲音傳來:「涼平,你現在什麼地方?」
 
稍微停頓了一下,我回答:「我在家裏。」
 
「你旁邊有人嗎?」
 
「有,…慶……慶太在我身旁……」我含含糊糊地說。
 
神崎醫生在話筒那邊長長鬆了一口氣:「涼平,你好好坐下來,深呼吸,不要著急……有個消息……壞消息……這樣吧,你把電話給橘先生,我先跟他說。」
 
 
「不。」我拒絕。
 
「……好吧,涼平,你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別太激動……是這樣,今天下午,你媽媽的情況突然惡化……搶救後本來已經穩定下來……沒想到晚上再次發作……死亡時間…大約是九點多……」
 
九點多,那時我在幹什麼?坐在昏暗嘈雜的酒吧,聽著掀天的搖滾音樂,看紅男綠女在眼前遊來蕩去。
 
舉起左手,按在自己的胸口,隔著皮肉與骨架,我可以摸到心臟在劇烈地抖動,一下比一下猙獰,就像一團正在被擠壓的痛感神經,絞痛得四肢百骸都麻木起來。
 
神崎醫生緊張的聲音不停地傳來,似乎在叫我的名字:「涼平、涼平!!你怎麼樣?……快點吃藥!叫橘先生拿藥給你吃………涼平!……涼平……涼平……」
 
手機從我指縫間滑下,我蜷起身體,依著路燈杆滑坐下來,已分不清此時流竄在血脈與神經回路裏的感覺是什麼,悲傷?痛楚?還是解放後的輕鬆?
 
吐出胸腔內的最後一口空氣,痙攣著的心臟阻止我吸進新的補給,窒息的感覺漫延到腦部,這不是第一次發作,這是第一次當我發作時,身邊沒有他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207  206  205  204  203  202  201  200  199  198  197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