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這裡是慶涼文區,有雷請移駕 歡迎來自家日記http://www.wretch.cc/blog/wyamin520
2017/10/22 (Su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09/02/01 (Sun)
「有一件事,一直覺得後悔……」橘慶太的眼睛從螢幕上直直地看過來,「我很後悔,當初不該和我太太離婚……真的不應該……」女主播表情震驚,一時接不上話來。
 
 
 

我的胸口像被棉花堵住了一樣,軟軟的,但很難受,不知該怎樣捶,怎樣打,才能減輕一點那種心酸的感覺。
 
屋子裏一片尖叫與驚呼聲,我聽不下去,放下咖啡壺又走回廚房。
 
橘慶太那個傻瓜,他真是一個傻瓜。
 
龍一跟進來,望著我的臉色問:「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我搖頭,對他微笑。這個人,曾見過我心臟停止跳動,所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那個橘集團的總裁,看不出來會在意老婆的,到底什麼樣的女人,竟捨得跟他離婚?」龍一放下心來,閒話家常。
 
我無語。什麼樣的女人?瘋狂,不顧一切,想要得到的,不擇手段也要得到。
 
第二天拿起報紙,財經版頭條竟是昨夜橘慶太的驚人表白,大眾口味,實在是不高明。
 
勿勿大致瀏覽一遍,見大小文章議論紛紛,竟無一個知道內幕的人開口講話,可見伊崎右典手段高明,既不阻止媒體炒作,又絕對封殺真相,連桃華繪理,也默然閉嘴。
 
進了辦公室,小姐們正拿著各式各樣的報紙,晨報、日報、郵報、金融日報……翻來翻去找有沒有獨家內幕,結果當然很失望。
 
「真是的,都沒有寫他前妻是幹什麼的,現在在哪里,什麼時候離的婚,為什麼離婚,記者們都在幹什麼啊,一點也不敬業!」宮崎小姐發著小小的脾氣扔報紙,一扔扔到我的桌子上。
 
「對不起啊」她趕過來收撿,「伊崎經理,你今天還要去樂天吧?」
 
我點頭:「要去做設計的效果回訪。」
 
「那可不可以」她吞著口水,「打聽一下報紙上沒有登出來的消息啊。樂天是橘集團的子公司,說不定會有內幕哦。」
 
「好吧。 」我輕飄飄地應著。小敬跳過來阻止:「別亂答應這群魔女啊,你以為自己是誰,媒體都挖不出來的內幕會被你挖到?」理所當然他立即遭到一堆粉拳的追打,滿屋子逃竄,可看表情還美滋滋的。
 
上午的準備工作出奇的順利,小姐們動作極度麻利地幫我印表格,打文件,裝袋,還不到十點就把全份的回訪資料整理的清清楚楚,一群人興高采烈送我和小敬出門,一直送到電梯口,鼓勵之聲不絕於耳,真算得上盛況空前。
 
樂天營銷部的鍵本經理態度熱情地接待了我們,對展示會的效果表示相當滿意,並說有機會還希望再次合作,弄得小敬非常興奮,全然不管人家可能只是客氣一下而已。
 
大略填好回訪記錄,我們兩人告辭起身。走在樂天大樓的長走廊上,根本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在翻有關他們總裁的報道或私下議論,遠遠不及我們這些不相干的公司裏的人激動,小敬不停地嘖嘖稱許,概歎自己的女同事太八卦,白領氣質不足。
 
迎面走來一個白領氣質極足的女子,十米開外就在微笑,我目不斜視,仿若沒有看見她,打算就這樣直直地走過去。
 
「涼平,可以跟你談談嗎?」名記者桃華女士屈尊下問。
 
「沒興趣。」我腳下分毫不停,小敬吃驚地看看她,再看看我。
 
「小涼」她一把拉住我,聲音柔柔,竟略帶哽噎,「你不要這樣,你這樣太辛苦,所以他才會後悔……」
 
我生氣地瞪著她,這個女人想在我的同事面前說什麼?桃華繪理,在所有聲稱愛我的人中間,她算是第二狠的。
 
「涼平,桃華小姐是你的朋友嗎?」小敬悄悄問。
 
「不是。」我斷然道,「你先到車上等我一下好嗎?」
 
小敬滿腹疑惑,但也只好揮揮手先走一步,一直到走廊盡頭還在頻頻回首,想要看出點什麼端倪來。
 
「小涼」等小敬走遠,桃華繪理挂上關切的表情,握住我的胳膊。
 
我甩開她,摸出手機,飛快地撥了一個號碼。「涼平?」伊崎右典立即接了電話。
 
「請讓你女朋友離我遠一點,別再來搔擾我,我已經受夠她那張臉了!」我對著話筒大吼。
 
桃華在一旁無奈地耙了耙頭髮,而伊崎右典遲疑了一下,才不確定地問:「你是在說……繪理?」我冷笑:「你有幾個女朋友?」說著掐斷電話,向樓梯口走去。
 
謝天謝地,那個女人總算沒有再跟上來。
 
下午下班後我去了一趟銀行,把除了本月必要生活費以外的金額轉到療養院的帳戶,那個瘦長臉的銀行小姐一面在鍵盤上敲敲打打,一面向我介紹一種高額信貸消費的最新優惠舉措,我給了她一個微笑,表明自己帳戶空虛,根本跟這種消費方式沾不上邊。
 
銀行小姐吃驚地?眼看我,細聲細氣地說:「不會啊,個人帳戶存款額在五十萬元以上就可以參加啊。」
 
我失笑:「我的帳上可從來都沒有超過十萬塊的,這次轉帳後就只剩五百啦。」
 
「先生真會開玩笑,你的卡上面明明還有七十萬呢。……還有啊,你每次打到這個帳戶上的款隔幾天就會如數退回來,為什麼你還是每個月都要轉一次呢?」
 
我眼皮一跳,急忙控制自己不要當場變臉色,勉強笑道:「這筆錢不是我的,是別人寄存在我帳上。你能不能把最近幾個月的轉帳明細打一份給我?」
 
銀行小姐甜甜地笑著,利落地打出水單,用信封裝好遞出來,服務態度真是一流。
 
一出銀行大門,我立即摸出手機接通橘慶太,簡單地叫他今天晚上到我住的地方來,連回音也不聽就掛了。
 
回家後備覺腳步沈重,沖了個澡,窩進沙發中打開電視,穿著粉紅色套裝的主播小姐正用圓潤的聲音播報著整點新聞:
 
「……接下來是一條本台剛剛收到的消息,原定今晚七點在半島大酒店舉行的橘氏集團與本田電子新專案合作的簽約儀式,因橘集團總裁橘慶太身體不適而臨時取消,變更後的簽約時間未定。由於此前橘總裁一直沒有出現健康方面的問題,故而有人推測可能橘對與本田公司合作有遲疑態度,所謂身體不適僅是藉口而已,而此類傳言對本田股價的影響……」
 
無聊的媒體。我啪的一聲關掉電視,門鈴也同時響起,響了三聲後,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
 
太陽穴兩邊隱隱作痛,我把整個頭倒裁著埋進沙發墊子裏去。過了一會兒,有溫厚的手掌摩挲著我的肩胛骨,一隻順著背脊輕撫著,一隻轉移到冰涼的臉頰上。
 
「涼……身體不舒服嗎?哪里不舒服?」橘慶太將我攬進懷裏,檢查體溫和心跳。
 
我直起身子,推開他,舉起手向他頭上打去,因為太用力,喘起氣來。
 
他沒有躲,就這樣受了幾下,溫柔地看著我,就好像看著一個亂發脾氣的孩子。
 
一陣氣苦湧上心頭,雙肩像承了巨石一樣的重,我倒在沙發上,把身體縮成一團,再也不肯理他。
 
橘慶太伸手過來仔仔細細地摸了摸額頭的溫度,再測了測脈搏的速率,才輕輕吐一口氣,拿毯子蓋在我身上,自己悉悉索索的開始查找我為什麼生氣。
 
蜷在毯子底下,心裏酸酸地聽他左翻右找,後來估計是看到了我丟在地板上的銀行帳單信封,突然安靜下來。
 
「涼……」他低低地叫著,聲音顫顫的。
 
我把毯子裹的更緊,用力閉上眼睛,卻沒辦法把淚水完全關在眼瞼中,被它細細地流了出來。
 
橘慶太又擔心又著急,拿了家中準備的氧氣罩來想讓我吸一點氧,剛湊上來,我就一把扯掉了管子。最後沒辦法,他只得跪在沙發邊,把紙巾裹在手指上,柔柔地給我擦眼淚,另一隻手,有節奏地拍撫著我的胸口,嘴裏哼著模糊的聲調,想要哄我把情緒穩定下來。
 
頭髮絲粘在濕濕的臉頰上滑進口中,我咬了兩下,紮紮得讓人有反胃的感覺。橘慶太立即察覺,小心地把它們撥到耳後。
 
恍然間想起那一天,迷迷糊糊地吃早餐,長頭髮滑了一絡進橙汁杯裏,被他微笑著撈起,用餐巾紙拭淨後,整整齊齊別在我的耳朵後面。同桌的人都在笑紅著臉的毛手毛腳少年,有爸爸、媽媽、伊崎伯伯、桃華繪理,還有………
 
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橘慶太立即飛奔去拿了棉被蓋住我。厚厚的,好重。
 
爸爸媽媽幾乎從不陪我吃早餐,那天之所以全體都在,是因為姐姐從美國帶新婚丈夫回來。姐姐一向是家中的寵兒,她的夫婿,自然也是貴賓。
 
那便是我第一次見到橘慶太。當時的他高大英俊,成熟帥氣,和氣的微笑著,每次與我說話,都會彎下腰來,讓視線與我齊平。
 
十六歲的少年,從此開始暗戀優秀的姐夫。單純寂寞的眼睛總是帶著純粹的愛與祟拜跟隨他的一舉一動,卻絲毫沒能看見溫順的面具下隱藏著的那個冰冷的殺手。那個殺手說他愛我,在這個世上,他只愛我。
 
他沒有說謊,他果然只愛我。除了我以外的人,都被他刀不見血殺的乾乾淨淨,一個不留。在叛逆的青春歲月,也曾為父母的忽視而流淚,也曾嫉妒姐姐的專寵,覺得自己太渺小,一切太平淡,希望某一天醒來,生活完全變了樣。
 
從小到大,上天從沒聽過我的祈禱,但就那麼一次,他把我的胡思亂想當了真。不知此時睡去,醒來後的天地是否會再次變色?
 
從白紗窗簾上透進來的曙色淡淡,藍幽藍幽的,感覺異常涼爽。眼睛酸痛,不想睜開,但腦子已經清醒。剛剛一動,就有人扶起我,用熱毛巾仔細地給我擦臉。
 
頭髮依然整齊,但眼中血絲密布,此人想是一夜未睡,目不交睫守著我。坐起來想想,突然覺得好笑,便笑了起來,笑得眼角泌出淚花。
 
「涼……涼……」他摸著我的臉,痛苦地叫著。
 
「你別叫,讓我笑一下,真的很好笑……」我用手掩住嘴巴,看著丟在地上的銀行帳單,「我在為什麼生氣?為什麼?因為我最後還是沒有辦法做一個能脫離你存活的人?這本來就是事實,為什麼我一直不肯承認?」
 
橘慶太抱住我,不停地搖頭。
 
「到頭來,我果然什麼都不能為他們做,所以他們不愛我,也是對的……」我笑得慘然,「原來能夠掌控一切的,永遠是你。」
 
「不是的,涼,不是,」他捧住我的臉,逼我正視他,「我不想控制你,我只想愛你,我受不了看你那麼辛苦。」
 
可我,我受得了,什麼樣的辛苦我都受得了。我受不了的,是沒辦法在死前,讓他停止對我的愛,這個願望的強烈程度,遠遠甚於希望自己不再愛他。
 
我叫他離開,他咬牙不肯。我知道他怕什麼,他怕自己一轉身,我就無聲無息地死在空蕩蕩的房間裏。
 
最後我們各讓一步,他走,叫了伊崎右典來。超級助理來到現場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到我公司去請假,果然不是一般的能幹。
 
我說:「只請半天就好。」他搖頭。答非所問:「你知不知道慶太有多恨你姐姐?」
 
我知道。當年他把離婚書丟到姐姐面前時,全身都散發著復仇的快意,無論瘋狂的女人如何撕打,如何哭鬧,如何用刀尖在自己身上一道一道劃,他都冷冷的看著,那個曾做過他妻子的女人越痛苦,他就越開心,開心到甚至沒有注意到我全身發抖地站在門外,捂著絞痛的心口倒下。
 
若我是他,遇到像姐姐對他所做的那些殘忍的事,我會更恨。可惜我不是他,我不能對自己說,只要愛他就好,其他的,與我無關。
 
伊崎右典在我床邊坐下,摸摸我的額頭:「曾經有一段時間,他所有的生活目的都是為了毀掉那個女人以及她周圍的一切,可現在他居然說後悔離婚,你說原因是什麼?」
 
我不說,他是個傻瓜,既然恨,就徹底的恨好了,為什麼,還偏偏不肯放棄愛的權利呢?
 
「涼平」伊崎右典溫柔地看著我,「若是千葉沙也加仍是橘太太,你就不會拒絕由他來支付那筆醫藥費吧?」
 
我抬起頭,直直的迎視著他:「伊崎右典,我現在還算能接受你,所以,請你不要學桃華。」
 
不喜歡這種似乎理解我所有痛苦的語調,不喜歡像這樣被剝出來誘哄般的安慰,就如同那一夜,驚恐萬狀,心痛如絞,被她溫柔地抱在膝上,輕輕地搖,輕輕地拍,一點一點,像吐血一樣吐露出自己片片破碎的癡情狂愛,聽著她的聲音,一句一句回答著她的問題,好似攀著一塊浮木,保留可以呼吸的希望。若非有那樣溫情的一夜,也不會在第二天看到報道時不可遏制地憤怒,若不是曾經全然的信任和感激,也不至於連橘慶太都原諒了,卻始終無法原諒桃華繪理。
 
伊崎右典不再說話,拿了牛奶給我喝,拍撫著我的胸口,滿面憂慮之色。
 
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可是,卻力不從心。我吩咐伊崎右典,只請半天假,可是下午,我仍然沒有去上班。
 
在藤蔓植物密密纏繞的院牆和生著紅鏽的大鐵門前,有一段對普通人來說不算長的上坡路,每次走過來,無論步子邁得有多慢,心跳都會加速。
 
開門的老警衛認得我,笑著點頭打招呼。院子裏有三三兩兩的人穿著病服散步,還有步履匆匆的護士們,一會兒穿過去一個,無一例外的,都是健壯的男護士。
 
不久以前,我的母親從這裏啟程去了虛無與未知之處,在那之後,我在這個世界上,就只剩一個有血緣關係的人了。
 
這個人正赤著雙腳站在地毯上,衣服很乾淨,只是被扯破了好幾個地方,頭髮整齊,披散著,十個指頭,被剪得禿禿的,但仍是在臉上挖出一道道粗粗的紅印。
 
她和我之間,隔著雙重鐵柵欄。我緊依著欄杆,也沒辦法把手伸到她可以握到的地方。
 
我一生的痛苦,是她帶來的。
 
我一生的摯愛,也是她帶來的。
 
千葉王朝盛極一時的時候,她就像個女王,看上了的,就算用搶,也要弄到手。財富、珠寶、權勢、地位、男人……都是這樣。
 
她聰明一世,卻不明白有些東西,是怎麼也搶不到手的。比如婚姻,比如愛情。這一句話,是桃華繪理點評的。
 
千葉沙也加的風雲一時,連封閉於校園中的我,都略有耳聞。當年的她,黑白兩道,縱橫無敵,卻愛上一個出身書香世家,與爭鬥血腥無緣的儒雅青年。
 
我想,這對於年輕的橘慶太而言,無異於橫禍天劫。
 
千葉沙也加的字典裏沒有拒絕這兩個字,她可以雇殺手綁走一個無辜可愛的少年,來逼迫他的哥哥跟自己進教堂;她可以在得知少年被不慎殺死後,輕描淡寫地責怪下屬「太不小心」;她可以囚禁住那個悲痛欲絕的男人,不讓他去看望飽受打擊病危的父母;她還可以若無其事地帶著這個男人回家,以為只要曾經是貓就永遠變不成老虎……
 
像千葉沙也加那樣雙手沾血的活著,一個錯誤就足以斃命。從雲端上跌落下來的滋味,就算是千葉沙也家也承受不住。我的姐姐,她給別人製造出那麼多的痛苦,自己卻連其中的萬分之一也無法負擔。在面對打擊這一方面,她不僅比不上橘慶太,連我,也比不上。
 
走廊裏響起腳步聲,神崎醫生匆匆趕來。
 
「她還好吧?」我淡淡笑著。
 
「身體很健康。」醫生就是醫生,總能找出好的方面來說。
 
「為什麼同樣是瘋,她看起來要比媽媽痛苦很多?」像是在形像地詮釋我的問題,她突然猛扯自己的頭髮,身子彎成蝦狀,嘴裏呵呵地叫著。
 
「簡單地說,再狂亂地思維也是建立在自己原有記憶的基礎之上的。」神崎醫生歎著氣,「你不用為她擔心,她還可以活很多很多年。靈肉分離地說,她比大多數人都健壯。」
 
我低下頭,把一個存摺放進神崎醫生手裏。
 
「這是幹什麼?」
 
「就算她不能活很多很多年,她也可以比我活的久。如果我死了,慶太就不會再管她了,到那時,就只能靠這筆錢來支撐她的費用,能撐多久,就撐多久吧。」
 
神崎醫生眼睛陡然睜的大大的:「涼平!你這是幹什麼?莫名其妙的,說這種話……」我笑了笑,推開他把存摺塞回來的手:「密碼是我的生日,你知道的。」
 
神崎醫生的手指有些發抖,把頭轉向一邊,來掩飾自己潮濕的眼睛。心裏猛然一疼。不過安排一下未來,一個不相干的人便如此難過,若我真死,那人會怎樣?
 
第二天去上班,因為無假缺勤,被上田總裁狠狠訓了一頓,若不是秘書宮崎小姐好心提醒他我聽訓的這段時間也是要領薪水的,他必會長篇累犢地念叨下去。這老頭難得捉住我的錯處,一時興奮,也是情有可原。
 
從總經理辦公室出來後,小敬告訴我昨天公司又接了一個大CASE,若是我在,上田總裁一定會交給我做,可惜人沒來,就交給龍一了。
 
正說呢,龍一興衝衝地引導著幾個人穿過前臺,像是要去會議室。我坐下來,打開電腦,拿出手上的幾個案卷。
 
一個人走到我的桌旁,站定。
 
抬頭看了他一眼,我繼續把注意力放回電腦上。
 
「真是山不轉水轉啊,千葉家皇朝的末代皇子,如今竟淪落到給人家打工當苦力了。」那人涼涼地譏嘲道。
 
「進藤先生?進藤先生,會議室在那邊,我們還是儘快把方案的框架溝通一下吧。」龍一隨後趕過來,四周的同事也被這邊的狀況吸引住了。
 
「千葉少爺,這裏付你多少薪水啊,不如到我那兒去吧,我加倍給你。」進藤推了推金絲眼鏡,惡意地道。
 
我沒有說話。他憎恨我是有原因的,當年姐姐與父母為挽回破敗的家業,曾以進藤投資為代價將我賣給他,結果什麼便宜都沒占著就被我差點打成腦震蕩,想來這口氣大少爺也咽不下去。只是因為我毫無線索的消失才讓他有恨難抒,今天好運碰上,豈有放過之理。
 
上田總裁從他的辦公室跑過來,宮崎小姐抱著檔案夾跟著。
 
「進藤先生,您的案子不是涼平負責的,是這位緒方……」上田總裁不明所以,想著先擺平就好。
 
「當然當然,千葉集團雖然已經煙消雲散,但畢竟也曾是商界老大,進藤集團怎好意思落井下石,勞動千葉少爺的尊手做什麼微不足道的方案呢。」進藤冷冷道。
 
周圍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拜傳播媒體所賜,當年千葉集團的崩潰,已不僅僅是一次商界格局的動蕩與顛覆,更變成了一部不亞於好萊塢大片的精彩故事。豪門、名流、黑道、巨富、破壞、復仇、不倫、外遇、淫奢、兇殺……種種動人心魄的因素,再加上富有同情心的女記者對於孽海遺孤的煽情描寫,和被隱秘勢力壓制下來的不為人知的所謂秘辛,常人的想像力怎經得起這樣強烈的刺激,長達半年的沸沸揚揚,就算今天也是一被撩拔就重新燃燒起來。
 
我想,若是有一天某張報紙披露出取千葉集團的龍頭地位而代之的橘氏總裁,便是當年離奇消失的那個女婿,一定會造成洛陽紙貴的局面吧。不過以橘慶太目前的勢力和伊崎右典掌控媒體的能力,這樣的事是絕無可能發生的。
 
一陣壓抑的靜寂後,進藤對自己扔下這個爆炸性消息的效果很是滿意地笑了:「千葉少爺,我想請您出去喝個茶,不知肯不肯賞臉啊?」
 
「對不起,我還有工作要做。」我仍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絲毫沒有離開的打算。
 
「工作?」進藤怪笑,「上田總裁,你說說看,他還有工作嗎?」
 
上田總裁額上泌出了冷汗,大家都默不作聲地看著他。
 
過了好半晌,他才像從牙齒縫裏擠一般擠出一句話:「現在是上班時間……他當然……還有工作……」
 
這句話頗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禁抬頭看了一眼這個胖胖的老傢夥。
 
進藤的驚訝猶勝於我,他用脅迫般的目光緊緊盯住上田總裁,陰陰地道:「上田總裁,你可要想清楚了,當年千葉集團雖說盛極一時,可手段毒辣,不知結了多少仇怨,它最後突然破敗,又帶累了多少人受池魚之災,損失慘重,若是千葉家小少爺安安穩穩在你這兒當設計師的消息傳出去,你想還會有誰拿案子給你接?」
 
上田總裁擦擦滴下來的汗珠,咬著牙道:「謝謝進藤先生關心,涼平是個好設計師,總會有人不計較的。」
 
進藤的臉有一瞬間的扭曲,但他旋即恢復正常,狠狠地說:「那你就等吧。我先告訴你,我偏偏就是那個計較的人,進藤集團的案子,就不勞煩上田公司了。」說著,再次丟過來一個威脅的眼神,拂袖而去。
 
大家默無聲息地站著,最後還是上田總裁揮手說了聲「都去做事吧」,才慢慢走回自己的位置。龍一留在原地愣了好一會兒,把手裏的資料朝垃圾桶裏用力一扔,大步向外面走去,將門甩得一聲巨響。
 
小敬拍拍我肩,小聲說「別介意」,但表情也有些不自然。這不怪他,換了是我,突然之間發現每天在一起上班的同事是好萊塢大片的主角,也會嚇一跳。
 
靜下心做完手頭的緊急事項,我來到上田總裁辦公室,把剛剛寫好的辭職信放在他的桌子上。
 
「這是為什麼?」他明知故問。
 
「上田公司已經因為我失去一個大客戶了,我不想看到同樣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
 
「涼平,涼平」上田總裁緊緊皺著眉頭,「你又沒有錯,我不能因為……」
 
「上田總裁,」我截斷他的話,「您在商場也拼打了大半生,知道有很多事情是沒有對與錯的邏輯的。我不能讓上田公司成為犧牲品,我必須走,您批不批准都不能改變什麼。」
 
上田總裁無奈地搖頭歎息,他明白我所說的都是事實。以上田公司的規模和實力,遠不足以庇護我。
 
收拾我數不多的私人物品準備離開時,很多同事都無言地注視著我,有些人走上前來,卻不知該說什麼好。小敬顯得手足無措,龍一左右踱了幾趟後想沖到上田總裁辦公室去。
 
我一把拉住他:「找他也沒用,我是自願辭職,他留過我,但我沒同意。」
 
「為什麼非得這個樣子呢?」龍一氣急敗壞的吼,「事情已經過去了不是嗎,那些大公司的老闆們真的會在意?」
 
「會。」我簡短地說,「絕對會。就算是和千葉家沒有舊恩怨的人,也會隨大流。商界的邏輯本來就這樣,沒道理為了我改變的。」
 
「那你以後怎麼辦?」龍一泄了氣,虛軟無力地問。
 
「放心,不會餓死的。」我給了他一下安慰的笑容,「等我找到新工作,會跟你聯繫的,好嗎?」
 
龍一抿了抿嘴角,無奈的點頭:「也只能先這樣了。你手機號不要換,過幾天我打電話給你,一定要接哦,要是聯繫不上你,我會報警的。」
 
我不禁失笑,換個工作而已,被這些感情豐富的人搞得像生離死別。回頭看看一直低著頭的助理小愛,我低聲叫她跟我出來一趟。
 
在樓梯間,我一直無語地看著她,看得她明顯心慌起來。
 
「千葉經理……」
 
「叫我涼平好了」我清淡道,「我知道你一向在做什麼,也不在乎你把有關我的所有情況,一五一十的全告訴伊崎右典。但是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你能讓我自己處理。這也算是我唯一一次請求你尊重一下我的個人隱私。」
 
小愛的臉一瞬間像火一樣燃燒起來。
 
第二天早餐,我翻開當天的報紙查看招聘廣告,現有的積蓄都交給了神崎醫生,我急需找到收入來源,以便進行自己設定好的計劃。
 
用紅筆圈出幾個較適合的後,我咬著麵包片,打開電視看早新聞,準備在天氣預報後再出門。
 
電話鈴聲突然大作,接起來一聽,竟是上田總裁打來的。「涼平,你快來救命,有幾家大客戶的案子,指名要你做的,你快來啊。」
 
「上田總裁,我已經辭職了啊,叫其他設計師……」
 
「不行,如果你不接,他們就不跟我們公司合作的。你辭職不也怕連累公司沒案子接嗎,現在這種情形,你當然要回來的,快點來啊。」
 
我沈吟了一下,輕聲道:「我知道了。」
 
看來小愛,仍是沒有按我的要求去做。
 
拿起遙控器,正準備關上電視,一條新聞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本台快訊,由於東京銀行突然宣佈暫不考慮進藤實業今年的貸款申請,導致進藤股價今日暴跌。為化解危機,進藤實業緊急召開董事會,但該公司發言人拒絕向媒體透露相關對策。據專家分析,東京銀行對進藤集團的不信任原因可能是……」
 
橘慶太,橘慶太,他的動作可真快。撥通了橘慶太電話,我直接說:「是你在插手吧?」
 
他頓了頓,小心地問:「涼,你生氣嗎?」
 
我冷笑:「我哪有那麼多精力來跟你生氣,況且,這些事情就算你知道我會生氣,也忍不住要去做的。」
 
「涼,我不能忍受……任何人欺負你……」
 
「所以你安插密探在我身邊?」
 
「對不起……我只是……」
 
「好了,我不想聽解釋,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涼,我承認有……收買過你的助理,不過這一次,是近藤自己撞上來的。他竟敢打電話到報社去,要發一篇有關你的報道……」
 
「報社?桃華繪理?
 
「是啊,我知道你不想再被過去的事打擾,所以採取了一點措施,媒體那邊,你就不用擔心了。」
 
「進藤的確不是什麼好東西,但近藤集團裏不只他一個人,你能收手時就收手吧,何必把其他人牽扯進來。」
 
「進藤集團今天的危機,不能算是我造成的。它本來就有很多內部問題,導致在銀行的資信度下降,東京銀行提出要橘集團做擔保才敢繼續貸款……其實原本也不是不可以替他擔保,順便從中漁利,可現在,我不再踩上一腳就是好的了。」橘慶太大概聽我語氣裏不像很惱怒的樣子,慢慢也就變的理直氣壯了。
 
我覺得沒有再談下去的必要,就掛上了電話。才挂斷三四秒,又立即瘋響起來。
 
「涼,你生氣啦?」
 
「我說過,沒那個精力,我要出門了,你別再打過來。」
 
「出門?你要去哪里?今天會下雨,小心別著涼,我過來送你好嗎?」
 
我淡淡道:「托您的福,找了那麼多CASE給上田公司,我得上班去了,掛了。」
 
走出門,天色果然陰沈,有一個人,靜靜站在街對面的水泥燈杆下,看著我,目光清晰而又鎮定。我的身體就像在三九天被浸在冰水裏一樣,寒意刺骨,正準備轉身跑回家,另一隻手緊緊攥住了我的胳膊。抬起頭,進藤面無表情俯視著我。




我在等大家的留言(爆)
新年快樂!!!!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無題
2009/02/08(Sun)12:05
hi
this is the first time to leave a comment
ur passage is really good!
keep going!!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ur passage !!
無題
2009/02/15(Sun)12:51
啊啊,這篇文好棒
每個人擔任的角色我都很喜歡
涼平在裡面也很有個性
不過我比較想知道
慶太愛上涼平那段到底是怎麼回事

請繼續加油喔,我會繼續看下去的ˇ
IZUMI.T 編集
無題
2009/03/08(Sun)19:52
這文感覺好撲朔迷離喔
讓人忍不住想深入了解
很好看喔~
請加油!!!!!
小涼應該會沒事吧~(心疼)
怎麼會被那種人堵到呢...(驚驚)
heiyu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OME 209  208  207  206  205  204  203  202  201  200  199 
Admin / Write
Calende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慶涼飯!!!!
嘴賤 手賤 腦殘 
HN:
龐小閔,小E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9/01
職業:
大學生  日文系 
趣味:
為慶涼而慶涼
自己紹介:
1.看BL的口味種有一定的堅持

2.攻受名字常常被我套上慶涼這就是堅持

3.我只是為慶涼而慶涼的慶涼飯而已這也是堅持(別繞口令###)


 
⊙看相簿按我↓↓
最近沒營養
幹氣喲!
[03/17 pk_yu]
[11/24 Yuki]
[01/29 藍月]
[09/11 毛毛]
[09/10 van]
同盟大好
破壊同盟
慶涼大好
鬍渣同盟   鬍渣同盟  
時光似箭(啥)
低能工具(?)
web tracker 起於2007/9/30計時:
oh ya偷走了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PR]